【記憶深處】 花開哪堪折

文╱劉素美 |2021.01.06
602觀看次
字級

文╱劉素美

小時候,家門前有水池,後面有竹林,田野上頭野花多,野花紅似火。所以,我不懂憐花惜花,覺得花花草草稀鬆平常,像阿公家大鐵門兩旁,就是以盛開的燈仔花做圍籬,紅配綠,富貴又美麗。

菜園裡,空心菜、地瓜葉的花,和牽牛花是不是遠房表親?長得就像不同顏色的小喇叭,各吹各的調。茼蒿菜的花是小太陽,總是仰天燦笑著。愛美的含羞草帶個花粉撲,偶爾塗抹了下,被人一指點,就羞得低頭藏無處。

與花共存,隨心我所欲,摘花、戴花、插花、煮花,花招繁,不及備載。

小時候,要走很遠的路去上幼稚園,那時可沒娃娃車,好像也沒有綁架小孩的歹徒。在園裡,上下課就只是吃喝唱跳,記憶中沒拿筆寫過ㄅㄆㄇ,ABC狗咬豬更別說了。最喜歡騎木馬,使勁地前晃後盪,太刺激了。上課了,還不想進教室,發現園裡一朵盛開的紅花,比家裡的燈仔花美太多,伸手一採,啊,好痛,手指頭馬上冒出血珠,嗚嗚,玫瑰帶刺,幼時就領教過。

後來隨父親職務調動,搬到後龍警局日式宿舍,踩的都是榻榻米,還可以在上頭趴睡翻滾,不怕撞得滿頭包。出了玄關大門,是條水泥小徑,兩旁種滿白色的蔥蘭,莖條嫩綠得像蔥蒜般。和鄰居幾個小朋友扮家家酒時,就愛採一把,切切剁剁,炒炒煮煮,便是盤好菜,綴幾片花瓣,色香味就俱全了。

「飽餐一頓」後,我們偶爾會跑去爸爸的辦公廳,哇,人好多,真熱鬧,趴在窗邊探一下,看到有人雙手被拷住,警察爸爸和伯伯在大聲問案,噢,壞蛋被抓了,不知犯了什麼罪,面目好猙獰,怕怕!還是回去摘花扮家家酒有趣,那時,怎麼沒有警察叔叔嚇唬我們,亂摘花要被關喔,我真的看過廳裡頭有間鐵欄杆圍住的牢房,怪可怕的。

小學五年級搬來基隆後,每天上下課都要經過一處小山坡。有次放學走著,抬頭一望,山頂怎麼有朵小白花,迎風招展,好吸睛,就這樣,每天望來望去望成愁,決定要爬上去看個究竟。夾緊學生裙,雖然行為野蠻,但春光絕不能外洩。

終於爬上頂看清楚了,一朵百合花,一朵隨風搖曳,純白花瓣卻糊滿黃色花粉的百合花。怎麼是這樣,我在山坡下企盼了那麼久,仰望得那麼殷切的花,怎麼可以髒兮兮不完美,我好失望,冒著滑落山坡的危險奮力爬上一探的,怎能如此不堪?我把花採了,握在手中,坐在山坡上,任風吹著,與花同悲。

搬來基隆之前,我也沒看過野薑花。雨港多雨,山野間、溪水邊,季節到了,野薑花含苞吐嫩蕊,或迫不及待像群白蝶翩翩舞出,眩人心神,要命的是,帶香氣襲人,誘惑至極。

第一次被一大片野薑花吸引住,群蝶亂舞中,那香氣,從鼻間直沁腦門,盈迴充滿,再流竄十指與雙足間,似慫恿著:心動不如行動,此時不採待何時,快!

於是,縱身一跳(隔著一小田溝),大出手正要……慘叫一聲,花叢下不偏不倚一隻破玻璃瓶……花健在。人,還在啦,只是,掛了彩。

那次亂摘花,真的踢到鐵板了,不,踢到玻璃瓶了,從此,野薑花的回憶與腳掌上的傷疤並存(縫了幾針)──天長地久,永誌不忘。被我摧殘過的幾縷花魂,莫嘆璀燦易逝,來年再芬芳吧,也請原諒我們那年代生態教育的忽視。

路邊的野花,真的不要亂採,血的教訓,慎之戒之!而今,早已收起「辣手」,洗心革面,愛花惜花了。先生種的滿園花果,我都細心照護,不准陌生人覬覦。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