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南北】 欲渡黃河冰塞川

文/戴永夏 |2021.01.14
293觀看次
字級
黃河融冰期,隨處可見大塊冰凌。 圖/資料照片

文/戴永夏

大陸過去由於黃河阻隔,兩岸往來交通很不方便。平時人們過河多乘渡船,枯水季節也可從少數浮橋上通過。但嚴冬一到,長河冰封,這時過河就比較困難。

從前天氣比現在寒冷,一到冬至「入九」,黃河便開始冰凍,民間稱作「叉河」。 「叉河」以後,有時河水不是一下子全結冰,其規律是「頭九叉河二九開,二九不開等春來」,黃河一封凍,順河船和渡口船全部停航,人們要過河,就要踏著冰凌步行。

過去有一種傳說,說是頭天夜裡「叉河」,第二天早晨若看見冰上有行人的腳印,有急事的人就可以履冰過河了;要是冰上不見腳印,不管封凍了多少天都不能過河,據說這叫「神仙引道」。當然這只是傳說,誰也沒有真正見到過神仙的腳印,履冰過河靠的還是前人積累的經驗。

「叉河」以後,人們有急事要過黃河,預先總是試了又試。過河的人要拿一根長長的棍子,行進中一聽見腳下冰凌響,或是見到冰上有裂紋,就要立即臥倒躺在緊抱的棍子上,或滾或爬,迅速離開危險的地方。若是幾個人結伴過河,行進中幾個人要拉開距離;攜帶的物品不能肩扛背馱,而是要拴上繩子在冰上拉著走。這樣小心地過了河,一顆提著的心才可以放下來,連說「萬幸,萬幸」!

若官員執行緊急公務或商人急需運送貨物,非乘船不可時,在冰封不太厚的情況下,也可破冰行船──即人工將冰打碎,給船開出一條路來,船在冰縫中慢慢行駛。劉鶚在《老殘遊記》中,就曾寫到在結冰的黃河裡打冰的情景:

過了原來的地方,再往下走,只見有兩艘船,船上有十來個人都拿著木杵打冰,往前打些時,又往後打。河的對岸,也有兩艘船,也是這麼打。

單靠破冰來行船十分有限,不但堅冰封凍時冰路難開,一遇氣溫驟降,砸開的冰也會很快凍上,連打冰的小船也會凍在冰裡,所以要過河還是得靠履冰步行。正如《老殘遊記》上寫的:

次日早起,再到堤上看看,見那兩艘打冰船,在河邊上,已經凍實在了。問了堤旁的人,知道昨兒打了半夜,往前打去,後面凍上;往後打去,前面凍上。所以今兒歇手不打了,大總等冰結牢壯了,從冰上過吧。

當然,履冰過河也會遇到許多意外情況。如「叉河」以後,如果冰下水流減少,冰面會下沉,這叫「塌凌」;如果冰下水流增大,將冰面鼓起,這叫「崩凌」。「塌凌」和「崩凌」都會突然發生,這對於履冰過河的人來說,都是特大的險情。所以沒有十分要緊的事,誰也不肯冒險過河。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