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只是一片雲中探頭的葉子

文╱蕭蕭 |2021.01.14
728觀看次
字級

文╱蕭蕭

一片葉子,如果終其一生真的只是一片葉子,那就真的是一片葉子。

果不其然,好多好多不同的樹葉、草葉,不論是卵形、心形、線形、披針形,終其一生真的僅僅是一片葉子。

但是,有一個人不是這樣想。

他從福建福安市來,福安這個地名就讓人有內心富足而安寧的感覺,據說是宋朝理宗親批「敷賜五福,以安一縣」而得名。西北境內的白雲山,終年白雲嬝繞山頭,頭巾一樣變化著山景,山不高但雨露豐沛就是靈,因此,山與平洋之間溪谷縱橫,當時的文學家說是「形如丹鳳飛銜印,勢似蒼龍臥吐珠」,茶和詩人都喜歡這樣的山意、雲情。

是的,他有一個務農的父親,種茶樹,種果樹,所以,從小就在茶山、茶園,梭一樣穿著,從小就學著揉青、浪青,炒茶、焙茶,任茶香在鼻腔、肺腔裡進進出出,梭一樣細細地、緩緩地穿著。甚至於他還進入中國茶學泰斗張天福(一九一○─二○一七)所創辦的福安農業職業學校(現在升格為寧德職業技術學院),全中國最早的「茶科」就讀,再進入福建農學院農藝系深造,畢業後又回到母校擔任教導主任,草木中人,樹草、樹木、樹人,也樹德。

樹草、樹木、樹人,也樹德,是的,這個人就是吳振鐸(一九一八─二○○○)。鐸,古代一種振動自己的唇舌以發出聲音的樂器,如果以鐸的特色來看吳振鐸的一生,似乎可以想像他鼓動自己的整片臉頰、整根舌頭,讓茶湯周匝在自己嘴巴的腔室裡,可以輕觸舌尖、可以翻轉舌上、可以潛藏舌底、可以探險舌根,感受風生水起的潮浪聲,天邊彤雲的翻滾,可以感受人生的況味在自己的宇宙間激盪,最後發出嘖嘖的幾聲讚歎!是的,他在教人品茶、賞茶。如果放大空間來看,每一片茶葉其實都是一片會說話的舌,在風中,在雲霧裡,說著不同的法,唱著不同的歌,吳振鐸的一生都在觀察、聆聽,嘗試著扦插不同的親本,育成更美好、更輕盈的舌片。

吳振鐸是在一九四七年夏天來到台灣,任職茶業改良場,那時還叫作平鎮茶業試驗支所,他是技士兼主管,這個茶業試驗支所雖然數度變革隸屬的機構,吳振鐸卻都擔任場長職務,直到一九八一年五月請辭,這一生,一成不變的、重複的與茶樹、與泥土、與風霜為伍,一成不變的、重複地觀看茶葉萌芽的密度、節間的長度,秤量百葉芽的重量,全面推展茶樹育種實驗,不懈怠,不苟且,先後育成十餘種台灣茶樹新品種,增加農民每公頃的生葉收量,拉長了茶葉可以採摘的周期,無愧於茶,無愧於茶農,無愧於一片葉子終其一生不應該只是一片葉子的認知。

吳振鐸,一個仔細衡量數字微細變化的科學家,發表學術論文一百多篇,但他終究不只是一位科學家。

他將品系代號2027這樣的數字,被命名為「台茶十二號」的新品種,育種成功,審查通過之後,特以祖母名諱「金萱」賜給她,再以母親的芳名「翠玉」賜給了「台茶十三號」,茶葉因此有了跟人一樣親切的名字,喝茶多了一層親情的思念與溫馨。

情意的滋潤,從此盪漾在飲者的心底。

金與翠的色澤,萱與玉的品味,茶嶺邊、茶席上、杯盞遞交時,水與乳、乳與蜜、蜜與醍醐,消失了界痕。

人文的氣息,在茶與人之間、人與人之間,有了某種程度的感通。

茶,不僅是一片葉子,不僅僅是解渴的飲品。

吳振鐸一生守護茶葉,吳振鐸還讓一生守護的茶葉,不僅僅是一片茶葉,彷彿從那裡可以嗅聞出陽光開朗的笑聲,霧露漬潤的情意,柔韌綿長;彷彿茶葉的香氛有著纖纖玉手般的絲綢,伸向粗礪的人生路途。

或許,從最開始與茶認識的那一天,吳振鐸就有著一分信念:

一片葉子,不只是一片葉子,她才叫作:茶。♣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