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奇緣】 一汪尼羅河流向海

文╱洪玉芬 |2021.01.22
793觀看次
字級
蘇丹現代化餐廳以傳統茅屋造型展現。圖╱洪玉芬
酷熱天氣下設立大眾公益飲水。圖╱洪玉芬
蘇丹的傳統市場一角。圖╱洪玉芬
市場裡販售的椰棗。圖╱洪玉芬

文╱洪玉芬

「他有錢蓋這麼美輪美奐的房子,居然不還你們公司的欠款。」隨同我前來的貿協專員M,望著富麗堂皇的一室,不禁憤憤不平地嘀咕道。M和我,一是公一是民間,為搜集商情,連袂來喀土木,拜訪工商團體,停留多日。

冬日沙漠,早晚溫差大,到了晚間氣溫急降,冷冽縮頸。遠眺藍、白尼羅河匯流後,水流幅度變寬,水域豁然開展如汪洋大海。高大的椰棗樹,沿著河岸站立,風生水波,一襲襲的皺紋,靈空寒意皆生。此時此刻,歇息,為一天的奔波畫下休止符,應是完美的選擇,尤其喉嚨腫痛身體不適徵兆已顯。然而,我仍整裝以待,等人來接去晚餐。

接我的不是別人,是客戶的兒子B,他自尼羅河那頭的橋過來。伊斯蘭教國家晚餐時段極晚,晚到吃著吃著眼睛要閉起來的那種。八點約好來接人,八點一過,我們在大廳望穿秋水,時間滴滴答答、一分一秒地過,還是不見蹤影。

蘇丹十幾年的來來去去,沙漠的高溫、人情的溫厚,新興市場的潛力之誘人……種種,隨著時間的推移,如涓涓滴流,匯成河,流成海洋。

技師出差,皮箱裝滿乾貨,油米鹽醬瓜肉鬆香菇蒜頭薑……像是一個台灣小型的雜貨店,給搬了過來,回程時換來蘇丹朋友的溫情,沉甸甸滿箱的椰棗與紅茶。沙漠國家酷熱非常,水龍頭打開燙手,為了工作總是隨遇而安地暫居工業區附近的民宿。不舒坦之處多如牛毛,冷氣忽大忽小忽冷忽熱,洗澡時水龍頭水柱細如絲。儘管先天環境令人格格不入,台灣人硬頸的精神,仍設法自炊自理生活,且把機器一台台給開起來。類似的旅程,一次、二次、三次……一次次流下的汗,風乾了;滋生的情感,在沙地開出燦爛的花朵來。

直至九點,B才姍姍而來,他說工廠下工後,回家梳洗後再來,所以遲了。不忍責備,每人都為自己的吃飯穿衣而努力,不是嗎?

夜晚的尼羅河,在燈光照拂下,像一條璀璨發光的鑽鍊。等待的不耐,與喉嚨的不舒服,在河流與涼風的輕喚下,稍稍舒緩。

B的老爸E,一個高大的蘇丹人,英文不會說,碰到我只微笑點頭致意。每次登門拜訪,他都用個小紙片兒,歪歪扭扭地寫字,與我會談,但也僅止於寫寫阿拉伯數字,猜想他可能沒受過多少教育。

首次與他交易,一切尚稱平順,唯有點尾款,屢催不還,非得我千里迢迢來。我天天上門,他有的是時間,陪我坐、陪我等,然後一個苦瓜臉面對我說,明天再來取錢。我信以為真,天天來,天天拿不到錢。那時逢齋戒月,全城的餐廳不開,他給我一盤記憶中最美味的烤羊餐。儘管心裡對他恨得癢癢,面對他的笑臉,真沒轍。

尼羅河,蜿蜿蜒蜒,自衣索比亞的高原發源,流流淌淌,到了蘇丹變成緩流的三角洲地帶,造就了恩圖曼(Omdurman) 、喀土木(Khartoum)和八里(Bali)三大城。河岸邊肥沃的土壤,可種植出世界品質最纖細的棉花。河岸人家,樂天知命,擁抱著黃土漠漠與原始自然,划槳搖擺渡河,無盡的時間,彷彿歸他們所有。

E原本狹仄簡陋的工廠,因我們的機器,日積月累的生產獲利,變得明亮、寬廣,沙地平房改建成雄偉皇宮的大宅。我們台灣優良的機器,讓他變成一頁沙地富貴的傳奇。

尼羅河,正是蘇丹人的生活寫照。曾幾何時,橋梁築起,公路通了,許多國家在這塊土地較勁,掘土挖泥為油田,隱形的戰爭也來了。

人性有善有惡,一開始選擇相信它是善,偏偏人性又經不起考驗。而人也是健忘的,殷鑑已遠。沒想到此次的窟窿更大。

魔鬼藏在細微的枝節裡,我絲毫未察覺。當他再度添購機器,戲碼重演,尾款未付,機器完成擱置倉庫看了總生厭。一念之仁萌起,先出貨讓他有機器生產產品,賺了錢再來還吧。

可笑的念頭一生,陷自己於萬劫不復之地。

蘇丹利益爭奪,內戰屠殺,南北蘇丹分立。不禁納悶:這國度蘊含豐富的天然資源,該是老天爺的賜予,何苦懷璧其罪,落得戰場般的苦日子?苦日子使蘇丹鎊直直落,貶值腰斬近半。

這時E面對帳款,欲哭無淚,手軟腳軟,連背也凹陷下去。人民的吃飯穿衣民生大事,因國力的衰弱,都被逼到牆角去。現實殘酷,可把一個人的志氣、信用,磨損得體無完膚。

一桌豐盛的食物,全是燒烤物,我喉嚨痛絲毫引不起食欲,猛灌開水,主人夫婦屢屢勸食,心裡更多的惦記是帳款。我不能讓黑手的血汗,化為烏有。他手拿帳單,翻來覆去,數字始終清晰印在紙上,沒變少也沒隱身不見。他時而哀聲嘆氣,時而微笑對我,就是不提如何付款。我渾身解數道德勸說,例如「我不會因這筆錢而變窮,你也不會因此而富有」、「你的孩子在現場,見證這一切,你好,將來他也會好」……好說歹說,還是沒用。

最後,簡直不敢相信飄進我耳朵裡他的話:「這合約不是我簽的,是我兒子簽的,理當找他去還。」簽約時,他推辭他寫字不好看,讓他讀大學的兒子代簽。

他的無賴,城裡的朋友,義憤填膺,紛紛獻策。有人建議去法院提告或投訴宗教警察,也有暗示要討債公司出手。我婉拒了。不禁想起以前此地一個客戶,工廠失火,機器毀之一旦,重新採購後,我公司退還他多付的金額。從此他廣為宣傳,公司因信譽佳而得利。

得與失,乍似失,實則得。尼羅河畔,觀水流,無聲似有聲,輕輕告訴我許多道理。例如,E從此避見我,我能猜想他的不安。相對於我,在此擁有諸多金石般友誼,總適時對我伸出援手,讓我在蘇丹仍度過許多安然自在的時光。♣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