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雜論】 再論天雨粟

文/龔敏迪 |2021.02.22
226觀看次
字級

文/龔敏迪

《聖經》說,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離開了埃及,他們在曠野行走,沒有食物,神讓地面出現味道如攙蜜的薄餅,這就是「天上掉餡餅」的由來。中國的《逸周書》也有「神農之時,天雨粟,神農遂耕而種之」的事。這樣的好事卻被《淮南子》說成:「昔者倉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大有天上餡餅、地上陷阱的意思。

王充的《論衡.感虛》說:「傳書言:燕太子丹朝於秦,不得去,從秦王求歸。秦王執留之,與之誓曰:『使日再中,天雨粟,令烏白頭,馬生角,廚門木象生肉足,乃得歸。』當此之時,天地祐之,日為再中,天雨粟,烏白頭,馬生角,廚門木象生肉足。秦王以為聖,乃歸之。」他又在《論衡.是應》中質疑:傳說燕太子丹使西斜的太陽再回到天空正中,天降粟雨,烏鴉變成白頭,馬頭長出角,廚房門上雕刻的木象生出肉腳來,既然這是虛妄的論述,那麼像感應之類的傳說恐怕也不是真實的。

《莊子.天道》對「傳書」有解釋:「意之所隨者,不可以言傳也,而世因貴言傳書。」王充所說的「傳書」就是收入《風俗通.燕太子丹》。《史記》的解釋是,少年太子丹在趙國做人質時,與同樣在趙國的秦國人質之子,後來的秦始皇秦王相歡。秦始皇回國後,太子丹又去了秦國當人質,但秦王並不善待太子丹,太子丹「怨而亡歸」。所以太史公曰:「世言荊軻,其稱太子丹之命,天雨粟,馬生角也,太過。」

說太子丹:「仰天而嘆,烏即白頭,馬生角。秦不得已而遣之。」是因為太子丹居然跑了!從秦國首都咸陽逃回燕國,不能不說是個奇蹟。〈燕太子丹〉中說秦:「為機發之橋,欲陷丹。丹過之,橋為不發。夜到關,丹為雞鳴,遂得逃歸。」太子丹自己則說:「天為雨粟,烏白頭,馬生角,廚人生害足,井上株木跳度瀆。」他是利用井上株木跳過河的。這難道不是太子丹「天雨粟,馬生角」的命運嗎?他要荊軻去刺秦王也同樣不容易,但不容易不等於沒有可能,荊軻差一點就成功了,更何況燕國被暴秦所滅已成定局,作一次最後的抗爭,失敗了也是少數個人承擔後果,怎麼說都勝過坐以待斃。

雖說魯迅評《史記》為「無韻之〈離騷〉,史家之絕唱」,但司馬遷在當時也大受儒家影響,所以要把〈伯夷列傳〉放在列傳之首;〈太伯世家〉放在世家之首,以彰顯所謂「能讓」。同時他也主張大一統,對於反抗暴君的態度是有點微妙的。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