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就是禪】 微山水

文/楊錦郁 |2021.02.23
486觀看次
字級

文/楊錦郁

花藝插作之前,會先思索主花為何,然後開始挑選其他各式的副花、枝葉,通常準備五、六種花材,在顏色和線條的搭配上就顯得靈活繽紛。主花可以選擇的品項多樣,考慮到空間的架構,主副花或枝葉在插入花器之前,多少要將蕪冗的線條剪掉,譬如洋桔梗過多的花苞、或者小雛菊的未開花苞,一般會捨去。

不過,這些被裁剪的小花或枝葉,還是能變化出另一種風貌,只要換個一搩指高的小瓶投入,小花小草瞬間便成為視覺的焦點,讓人觀賞到細微的美和姿態。插好一盆花後,繼續整理裁掉的小花剩枝,將其插入適當的小花器,成為我插花的慣常,往往由一份花材衍出出好幾個小瓶插,而這個行之多年的慣常,源於多年前的一次本栖寺之行。

那一年,我們一行約三十人前往富士山下的本栖寺參訪,本栖寺位在著名的富士五湖本栖湖畔,環境清幽,山水清明,由旅遊勝地山中湖進入,需經過一條迂迴的山路才能到達,這條彎曲的山路也順勢將寺院隔絕出一個出塵的環境。寺院背山面湖,前方可以眺望本栖湖,湖面視野遼闊,近在眼前的富士山,水中倒影又成一景;倚山的後方庭院,栽種各種的植物,櫻花杜鵑楓樹梅花,隨著四季展顏,讓人再三佇足。因為寺院的環境有種自然的空靈和寧靜,所以參訪的團體到了這裡,通常不會安排外出的遊樂,盡量讓大家有多一點的時間在此靜心的禪修,或者和自然環境對話。

但為更豐富團員們的參訪行程,寺方特地在我們停留的兩天裡,延請兩位專業老師來到寺院幫大家上課,一個課是日本舞踊教學,大家先換上喜歡的浴衣,然後隨著老師的口令舞動,感覺團員們的舉足瞬間如古典仕女般的優雅起來。另一個課是插花,因我是名義上領隊,住持滿潤法師邀我一起準備花材。我一進到插花教室,看到桌上陳列了數十個迷你花器,高不過一、兩吋,材質有陶土、玻璃、白瓷、柴燒、竹器、木頭,造型各具特色,玲瓏小巧,每個拿在手上把玩,讓人不忍放手。

初次看到這麼多造型的小花器,我望向滿潤法師,他看出我的驚喜,說明這是當下流行的微形插花,用在茶席或小空間都是合適的,然後他說要趁這個時候去湖畔採些花材回來。我跟著他到穿堂入口處,換上雨鞋,各自提著一個鉛桶,桶裡放置剪刀,步出寺院往湖邊走。

出了寺院,沿著小徑來到了湖邊,湖邊有一個舊時供小艇停靠的木棧碼頭,是遊客們經常留影的景觀,循由棧道望去,更顯得本栖湖的遼闊氤氳。我們從棧道跨大步下去,踩在湖邊鬆軟潮溼的土壤。滿潤法師彎下腰,開始採剪蔓生的野花野草,我先是興奮的環顧一下四周,觀光的心情居多,也不知如何下手,瞄一下滿潤法師的鉛桶,已有露出的芒草、蒲公英,黃的粉紅的藍的小花草,於是我也趕緊彎下身,摸索尋找出適合入器的小植物。

我想,一般人甚少不喜歡花花草草的,那一堂微形插花課上,團員們依照老師的指導,從選擇小花器、小花草,再依主從、線條考量插入花器,氣氛也由剛開始的熱烈趨於安靜,每個人都專注在手上的插作。微形也是縮形,擴大來看便是一個個小宇宙。在這樣的插作中,每個人用手上有限的花材,在選擇的小花器上,全神的架構出心中的微山水,微山水中有土地、水、空氣、風和大自然的氣息。作品完成後,大家雀躍的分享各自的作品,方才在湖邊兀自生長的野花草,如今被安置在不同的小花器中,宛如有了另一個身世。

下課後,我回到自己的房間,一眼看到床邊的小桌上,擺著一盆微形插花,兩、三株狗尾草配上粉紫小雛菊,讓整個小房間變得靈動起來,納悶的是,先前進進出出的,卻對它視而未見。

源於這次的經驗,開啟我對小插作的注意,尋常進到一個公共空間,視線會自然被室內的花作吸引,有些飯店或餐廳,對花藝裝置特別用心,從大廳迎賓的千朵花型插作、餐廳的各式盆花,乃至餐桌中央的立花,都很講究,讓人身在空間中,也感染幾分雅氣。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去飯店參加百歲壽宴,壽翁的女眷多擅長花藝,所以除了特別的花藝設計外,每個客人的餐盤前還各擺一個小玻璃花器,器皿布滿紅玫瑰,襯上其他綠色從枝,色澤飽滿喜氣,映對著壽翁的福澤。這盆微型玫瑰花園也是當天的伴手禮之一,我至今保留著小玻璃花器,彷彿當日的喜氣都還留在其中。

接觸小插作之後,我也留意起花器,市面上合宜入眼的小花器不多,若有,不是流俗就是偏貴,這麼一來,生活上任意可取得的小小玻璃瓶就成為現成的花器。其實花器就如同土地一樣,不同的土地能滋養不同的生長,好比我有一個在日本買的小花器,由兩片陶土捏成一個倒「冊」樣,再上以淺灰釉色,小花器造型簡單卻充滿手捏創作的質感,用在茶席茶花上,常受到注目,這個花器因為插口淺小,只能插一兩株小花小草,奇的是,再不出色的小草一投入器,就是自然好看。

我曾在一個小市集,看到兩個女生在賣小石頭鑿成的花器,那時已近黃昏,假日市集將結束,我被小花器吸引上前,攤上的物件還剩不少,顯然生意不是太好,這些花器依石頭的色澤和大小定價。我拿起一個黑膽石的小花器端詳,攤主說那石頭是流經台中南投地區的烏溪產的,我回說知道,因為家裡就有一顆。簡單交談後得知,原來這些形狀不一的石頭花器,全出自攤主父親的手藝,他是一個愛石者。後來我挑了一顆產自台東的石頭,石頭身上帶有灰白色線條,是它出身的印記,但是這顆小石頭不太好插作,投入小花草,總覺得比重不對,石頭太沉小花太輕。但每次只要看到這顆石頭花器,就會想起女生努力推展父親石雕作品的心情。

學習花藝後,面對主花、從枝、綠葉,乃至小花小草,逐漸體會並懂得欣賞他們各自的美,花草從大地生長,經過陽光空氣水的滋養,再以各種不同的樣貌出現,不論被插成巨作或小品,都是微山水,同樣蘊涵大自然的訊息。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