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奇緣 】 一樣旅程,兩種際遇

文╱洪玉芬 |2021.02.26
780觀看次
字級
奈及利亞牛車路經選舉海報前,呈現傳統與現代同時存在的景象。圖╱洪玉芬
貧富懸殊,部落住屋簡陋,黍麥為主食。圖╱洪玉芬
傳統的茅屋,是住家也是穀倉。圖╱洪玉芬

文╱洪玉芬

(一)

清晨,盛大如宮殿的星級飯店Le Meridin Hotel Abuja,在沙漠晨曦的照拂下,顯得晶亮,四處靜謐無聲,彷彿一切仍沉睡於酣夢未醒。空盪盪的餐廳,吧檯上擺盤冰冷的食物,令早起的食欲味蕾,無法加溫啟動。惦記著司機在外等候,匆忙打包行李上路。

Abuja(阿布加),奈及利亞北邊的首府,距首次造訪至今二十載,雖然後來也曾多次前往,從沒一次如那次,叫人如此難忘。

奈及利亞,非洲人口數最多的國家,資源豐富,尤其石油藏量豐,二○一八成長為非洲的最大經濟體。Lagos(拉哥斯)主商業,Abuja則是政治中心,Kano(卡諾)為工業城,三城為奈及利亞的重要大城。

車子一出城,荒涼的景象馬上映入眼簾,黃土漠漠,跟習以為常的亞熱帶的茂密綠林,大異其趣。廣袤的沙漠,連綿無際,乍見時,新鮮感的欣喜被掀起,絲毫不覺乘車的枯燥。偶爾零星枯草從車窗掠影過,感覺天地之間,只剩我與司機這部Toyota小車,車輪貼著沙地刷刷的聲音,似清晰又寂寞的迴響著。

翻動的心海,還停留在Abuja的日常,它可謂是這個國度裡權貴的聚集地。朋友的家門口,停放著嶄新明亮的車子,花木扶疏的庭院與歐式建築,錯覺置身是英國或美國。屋內與屋外,門裡與門外,兩個世界,貧富懸殊,涇渭分明。門裡,環境的優渥,僕役成群,生活像是一個濾水器濾過的世界。門外,眾生勞苦,公共建設闕如,是令人一顆心會沉沉往下掉的世界。所幸Abuja與拉哥斯相較,前者因是首都環境整潔,一顆心尚未沉到谷底。

首次造訪Abuja,朋友把我奉為座上賓,派車送我至Kano。再三保證,司機如保鑣,一路護送,直至我安全抵達,打電話回報平安後,司機始能掉頭開車回Abuja。

行行復行行,景色毫無變化,依然一片荒蕪。說是高速公路,顯得過度溢美,蜿蜒的黃土小徑,與我們平日習慣的寬闊高速公路,差個十萬八千公里。車子開不快,一路坑坑洞洞,人在車內跟著車子上上下下跳曼波舞。不禁懊悔起來,不該為貪看陸地風光,捨飛機就汽車。按照這種速度,Abuja到Kano的距離共三百多公里,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抵達?

不知不覺近中午,依然前不著村後不著店,距出發已三個多小時。車子過度的跳動疲憊感油生,口渴、飢腸轆轆,想上廁所……不知為什麼,各種生理需求與渴望,全湧了上來。頓時,陷入一種恐慌,都會人的文明病,無法生存在原始自然的恐慌。急中生智,請求司機,找找附近的城鎮尋個中國餐廳歇歇腳、打打尖,再上路。

司機說,快到Kaduna(卡杜納),那是個大城,一定會有中國餐廳。希望萌起,但在遙遙的一方,總以為快到了,苦苦就是等不到,心情難熬。這時,身體說不出的不舒服的訊息愈來愈強烈,等待、忍耐、掙扎,反反覆覆的循環,到Kaduna已是一個小時後了。

Kaduna的中國餐館老闆幫我上起奈及利亞的經濟課,尤其是北邊內陸的幾個州。城內最大廠首推華人查姓老闆經營的紡織廠,出產非洲婦女花花綠綠的印染布,遠近馳名,且在歐洲股票上市。

休息完再上路,抵達目的地,全身虛脫,已是炊煙裊裊的黃昏了。

(二)

同樣的旅程,有一次我先生帶技師到奈及利亞做售後服務。我們在不同時空前往奈及利亞。我走陸路、他搭乘飛機。陸地與空中都有一樣的冒險。

他在Lagos的任務一完,搭乘飛機轉往北方的Kano。他感覺心頭一陣輕鬆,因為卡城朋友多。

Lagos在西南,Kano在東北,兩城相距一千多公里,中間隔個首都Abuja。在非洲搭飛機像搭公車,有時停靠不只一站,從Lagos到Kano,中途停靠Abuja。因此,兩個鐘頭的飛航變成大半天,或是一天就沒了。在此地搭飛機,耐心考驗無疑是最佳訓練所。

Kano,撒哈拉沙漠的港埠。冬季沙塵暴時興,籠罩整個城市,灰濛濛的天空原來不是霧。出發日,他所搭的航班因沙塵暴被取消了,只好靜待至隔日。第二天,老天爺大發慈悲,撒哈拉沙塵息怒停止吹拂,沙霧撥雲見日,全機的旅客,開開心心的拿著登機證上飛機。

飛機在藍天白雲裡穿梭一陣後,機長用當地語言廣播,引起騷動,他不解,鄰座為他解釋,原來飛機停靠Abuja後,是否繼續飛航Kano,端看天候決定。他心中忐忑,暗自祈禱老天要幫忙,萬萬不可停飛。

飛機降落前,機長又廣播起,這次全機艙的人反應更激烈,一片譁然。鄰座有默契忙再與他講解,原來天候不佳,飛機只能飛到Abuja。所有的旅客必須在Abuja下機,往Kano者可以獲得指引去搭乘巴士,巴士會載他到Kano的目的地。

他聽了,打消了求助Abuja友人的念頭。剛好也有多人前往Kano,偕伴同行,安心不少。巴士站位於車水馬龍、喧囂的街角,一上巴士,一絲後悔升起,小巴像是汽車報廢場拉出來的,座位小,加上行李,擁擠到爆。

長途漫漫,一路巔簸。一段旅程,也是一種另類的旅行,這一念化解了他的不耐。沒想到車抵Kano時,司機一反先前載他到飯店的允諾,要求全部的旅客統統下車。此話一出,群情激憤,全部湧到車前,團團圍住司機,七嘴八舌的討伐他,不該背信,對待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外國人。司機拗不過,為了杜悠悠眾口,只好硬著頭皮答應,繼續送他到目的地。

這種意外插曲與結局,始料未及。一段旅程,見識了人性,善與惡,正義適時來插手,良善的美德脫穎而出。這個結果讓他體悟到,即便窮鄉僻壤,真理正義或人性美好的一面,還是存在著。

隔日,在朋友的辦公室,他們都是土生土長的外來移民者,聽他講完一路的驚險,不禁語重心長對他說:「算你走運,我們是在此地出生、長大,都不敢如此做。」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