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雷,終未落雨

文╱石德華 |2021.03.01
2298觀看次
字級

文╱石德華

1

這場,不知該算不算東北季風的業績?三國赤壁那場,業績確實歸東風。

2

民國三十六年三月二日,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要求澎湖要塞司令史文桂,派兩中隊兵力增援高雄,撥交彭孟緝指揮。

二月二十七日晚上,專賣局查緝婦人林江邁販賣私菸引起暴動,由台北蔓延全島……三月二日,新竹暴動,台中暴動,嘉義暴動……史稱「二二八事件」。

史文桂沒派兵,理由一是民情,二是天候。

是日,澎湖著名的東北季風異常猛烈,完全不利船行。

至於民情,就真的無法三言兩語以業績來論了。

澎湖人很多求學、工作去在高雄,高雄像澎湖人第二個故鄉,地方士紳與青年大力阻止,「無論如何要把這艘船擋下來,絕對不讓軍隊去殺澎湖人」。

史文桂為此召開軍事會議,軍醫許整景及整個參議會大力反對調兵,史文桂遂向中央要求,軍隊暫時不調離彭湖。

而民情中最關鍵,如暗夜險浪最驚聲澎湃的那一記,如暴雨前空中響雷極轟隆霹靂那一聲的,是民女遭軍人槍擊這一事。有人稱為「澎湖版林江邁事件」。

三月二日傍晚,參議員紀雙抱的女兒紀淑帶著妹妹,從娘家返回位於馬公的自家,戒嚴期間,天色昏暗,士兵喝令口令,因言語不通,紀淑沒有應答,反而加快腳步,士兵遂由她的背後開槍,紀淑腳部中彈倒地。

自從得悉台灣起事,澎湖許多人已從離島聚集馬公準備響應,青年也組織自治同盟準備自發性維持秩序,他們且密謀前往警局搶奪槍械,是史文桂早一步將武器藏往他處而未釀禍。

這育有幼子的年輕母親遭槍擊的事發生,旋即沸騰群情,大家要向軍方討回公道,那天晚上,人群一波一波湧來包圍醫院,上千人集結院外吶喊……

我讀關於二二八的歷史,心中最慨嘆的,莫過於「槍聲」這二字。二二七那天晚上,一路從天馬茶房被民眾追趕的緝私人員,槍聲一響,誤殺市民陳文溪,二二八當日,長官公署樓上機槍掃射衝進的民眾,戒嚴後,時起的槍聲……

每一記響在二二八歷史扉頁的槍聲,在我耳中,最徹底的巨大的無可挽回。

3

馬公第一起槍聲,集結了憤怒的群眾,以及第二聲槍響的可能。

但紀淑的夫婿許普立,立即聯繫許整景,許整景再連繫史文桂,史文桂下令「救人第一,費用不計」,極力保全紀淑性命。若紀淑遭不幸,軍方會負擔其子女教育費用。

由日本京都大學畢業的賴銀和醫師負責手術,手術時間自傍晚七點到隔日凌晨四點,決定截肢,紀淑脫離險境。

當時縣長、鎮長、地方仕紳、有力人士都居中努力協調,紀淑的父親參議員紀雙抱,親自來到醫院外,懇切的勸說青年:

「我一個女兒犧牲了,不要再犧牲年輕人。」

歷史學家許雪姬在〈二二八事件在澎湖〉中說,紀雙抱在當年憤怒之際而能顧及大體,是整個事情能平靜下來的最大主因。

藏起槍械的提前布署,共同討論的不大意行事,有所抉擇的審慎思考,面對危機的竭誠解決,節制,對擁有權力的一方,尤為考驗。而當事人、在地仕紳、有力人士對年輕人的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同等效能的發揮了極大的安撫力量。

雖然回到歷史現場,我們的處理也不見得能更高明,但我總是在想,「澎湖版林江邁事件」槍聲擊向當事人,事件終能平和落幕;「台灣版林江邁事件」槍托敲向當事人,一發不可收拾。這二事,可不可能交叉或互文?

4

民國三十六年十二月,馬公民生路介壽路交叉路口,樹立一白色牌樓,名為「西瀛勝境」,兩側石柱各鑲嵌國民黨黨徽及碑文。內容為二二八事變發生蔓延全省,只有澎湖一地「安定如常」,「嚴守秩序」,特撥國幣二億圓合台元五百七十一萬四千,嘉許澎湖。

史文桂與地方政府法團首長仕紳討論後,款項半數發放全澎同胞,半數修建永久建築,其中八十萬台元,在觀音亭與澎湖水產職業學校之間的海岸,闢建一座海水浴場中正公園。這是全台灣第一座二二八紀念公園。

到過澎湖的人應該都曾從「西瀛勝境」牌樓走過,那兒望眼是風帆點點的美麗觀音亭海域,夜晚是花火節看煙火的最好地點。

媒體以「空雷作響終未落雨」為標題形容澎湖的二二八事件。「終未落雨」不意味安靜無事,是厚雲烏天大雨凝釀眼見雨即傾盆,那千鈞一髮軍民對決雷聲驚天的離島史事,一定得要鏜然鋪陳在前,「安定如常」,「嚴守秩序」這幾個字,才能從平面變立體,從尋常成不凡。

至於轟雷成空,你要看作歷史的偶然、運數的命定嗎?那些城隍廟前苦口婆心勸撫青年不要以卵擊石的長輩,醫院門口不斷來回折衝的在地人士,那些隱忍顧全與細思深慮……我想,我會看作,人的本分、自律與節制。

5

碑文上說,本來派國防部長白崇禧上將來宣慰賑撫,但部長旋奉召回京不及來到澎湖。

三月十七日至四月二日,白崇禧上將在台灣十六天,處理二二八事變善後事宜。白崇禧帶來國防部〈宣字第一號布告〉,其中第四條:「……參與此次事變或相關人員除煽惑暴動之共產黨外一律從寬免死。」這寬大善後的頒行,保全許多台籍精英,許多人因而直接、間接獲救。

白先勇《父親與民國》中提到白崇禧將軍的國葬:「前來悼祭的還有許多本省人士、台籍父老,很多與父親並不相識,攜老扶幼到父親靈堂獻花祭拜……因為他們感懷父親在『二二八事件』善後措施中,對台灣民眾所行的一些德政。」

當年澎湖馬公要塞軍醫許整景,因事件中曾被推選為縣長候選人,被認為是有政治野心的危險人物,史文桂建議他寫下陳情書,並替他面呈白崇禧,「幸蒙白部長明察,始免於難」他這樣說。

民國三十六年四月,白崇禧上呈敘獎,乞核示:

查此次台灣事變中,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獨斷應變,制敵機先,俘虜滋事暴徒四百餘人;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擊破襲擊要塞之暴徒,使台北轉危為安;馬公要塞司令史文桂,先將警察繳械防患未然;嘉義空軍基地……

軍務局簽註:呈核。

一、……以上各員均確有功,允宜獎勵。

二、馬公要塞史文桂,對台變無甚貢獻,且有人責以按兵不動者,似可不獎等語。

6

我在網路搜尋「史文桂」。

安徽合肥人。保定軍校,黃埔軍校。一九四七年任澎湖要塞司令。一九四九年任台灣炮兵司令。一九五四年退役。

一九五六年任台北縣立北投中學數學老師。一九五七年任台灣糖業公司顧問。

一八九六年生,卒年不詳。♣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