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靜看世界】 時空之旅 冰河‧紅檜‧阿里山

文/王文靜 |2021.03.17
1355觀看次
字級
被砍伐的昔日紅檜。 圖/王文靜
阿里山林鐵2月26日出動蒸汽火車頭運載疏伐柳杉,重現百年場景。圖/林鐵文資處提供
台灣第二大神木,2700歲的鹿林紅檜。 圖/王文靜
日治時期的森林鐵道。 圖/王文靜

冬日午後,踏踩在阿里山古道的鐵軌與枕木上,我有進入歷史現場的興奮,但是更多惆悵與矛盾。帝雉與山豬還在,鐵道依然,但山林幾無紅檜,被後植的柳杉全面取代……

我有衝動,希望有一個按鍵,穿越百年時空,跨入沒被破壞的原始台灣。尤其,當讀到卜萊斯(W.R.Price)這段文字:
「有一片紅檜林,若非親眼所見,沒人會相信世上竟有如此壯美的森林。林子裡的大樹,估計每株有十幾公尺寬,五十公尺高。這樣雄偉的植物,能與它媲美的只有美國加州巨杉。」卜萊斯筆下「有一片紅檜林」是──阿里山。
五十公尺高,大約今日十五層的高樓。想像,站在台灣的任何一座城市,周遭的水泥大樓是一株株的紅檜,那就是卜萊斯所見。
再想像,今天被譽為台灣第一大神木「大安溪神木」,高有五十五公尺、樹圍二十五公尺。在百年前,不過是紅檜林的其一,彼時,單單阿里山就有三十萬株紅檜。
一百一十年前,畢業於劍橋大學的卜萊斯隨當時世界植物學的泰斗威爾斯(H. J. Elwes)到台灣,他們是最早到台灣採集的歐洲植物學家。那時台灣高山森林還沒崩壞,日本人還沒將森林鐵路全程鋪入阿里山。不只歐洲人,全世界都罕知在台灣高山上藏著一望無際的千年巨木林。一九○○年,日本人發現後,以「東亞第一巨木」歌頌這片針葉林,於是吸引普萊斯與六十六歲的威爾斯而來。
「東亞最好的森林,加州之外世界最巨大的針葉樹,都在台灣的群山上。」這是威爾斯在一九二○年的觀點。威爾斯曾經計算一株倒下的巨大紅檜的年輪,算出「他」有二千七百圈。當時,學界以「植物學黑暗之地」形容台灣深山是沒被探索的瑰寶。
兩億年前,恐龍活躍的年代是紅檜最繁盛的時期,但六千五百萬年前的冰河時期,恐龍大滅絕,檜木的分布也縮減到只剩在北美、日本及台灣。台灣因為有很多高山而成為亞熱帶唯一的紅檜原鄉。紅檜藏身在海拔一千七百公尺至三千公尺間高山霧林間,成為從冰河時期倖存的孑遺植物。
卜萊斯看到世界最珍貴的紅檜森林,也將親眼所見寫入《台灣植物採集記》。當時鐵路只到半山腰,不久,阿里山的林場線全線通車,一輛輛火車上山了,敲響原始巨檜林的喪鐘。日本人開始阿里山三十年的伐木工作。
人類是凶手,運送檜木下山的鐵路是凶器,墳場是日本各處神社,包括明治神宮。被砍伐的林木有多少?有一支日據時代的黑白影片《南進台灣》,記錄當時如何將檜木從阿里山運下山,在嘉義一座東亞最大、占地十六萬坪的儲木場。舊資料也記錄,一九二○到 一九三○年,嘉義出現近百家的木材工廠,因高山紅檜而致富的木材商人,富甲一方的程度,在嘉義市還有一條金屋藏嬌的「細姨巷弄」。
冬日午後,踏踩在阿里山古道的鐵軌與枕木上,我有進入歷史現場的興奮,但是更多惆悵與矛盾。帝雉與山豬還在,鐵道依然,但山林幾無紅檜,被後植的柳杉全面取代。這是一條時空之路,在霧林的黑白迷濛間,我倒帶走入那支黑白影片的歲月,日本配音員昂揚的聲調,一列列火車如意氣風發的軍隊,運送巨檜下山「建設祖國」。
再無法見到二位英國植物學家當年的霧林驚嘆,千年紅檜沒了,伐木火車也退役了,只剩沒入林徑的鐵道,還有嬉鬧的遊人。誰能發明一個穿越百年時空的按鍵?讓紅檜免於浩劫,依然隱於山。♣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