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賞析】黃庭堅求親詩

文/姬采芹 |2021.04.14
566觀看次
字級

文/姬采芹

宋代著名詩人黃庭堅,字魯直,號涪翁、山谷道人,創江西詩派,與蘇軾並稱「蘇黃」。他曾在詩中公開為兒子求娶蘇軾孫女阿巽為妻。這是怎麼回事呢?蘇軾有詩〈送楊孟容〉:



我家峨眉陰,與子同一邦;相望六十里,共飲玻璃江。江山不違人,遍滿千家窗;但苦窗中人,寸心不自降。子歸治小國,洪鐘噎微撞;我留侍玉坐,弱步欹豐扛。後生多高才,名與黃童雙;不肯入州府,故人餘老龐。殷勤與問訊,愛惜霜眉龐;何以待我歸,寒醅發春缸。



此詩和東坡平素風格差異頗大,蘇軾特別說明:「效黃魯直體。」蘇軾竟然「效黃魯直體」,難道自認不如嗎?黃庭堅的回應是:「子瞻詩句妙一世,乃收斂光芒,入此窘步以見效,蓋退之戲效孟郊、樊宗師之比,以文滑稽耳。恐後生不解,故追韻道之。」認為東坡「效黃魯直體」,不過是說笑的。

就像韓愈也曾仿效孟郊、樊宗師的風格,因為這樣的風格,更能適切地表達心意。然而擔心有人對蘇軾「效黃魯直體」一事產生誤解,黃庭堅便作〈次韻〉詩來說明原委:



我詩如曹鄶,淺陋不成邦;公如大國楚,吞五湖三江。赤壁風月笛,玉堂雲霧窗;句法提一律,堅城受我降。枯松倒澗壑,波濤所舂撞;萬牛挽不前,公乃獨力扛。諸人方嗤點,渠非鼂張雙;但懷相識察,床下拜老龐。小兒未可知,客或許敦龐;誠堪婿阿巽,買紅纏酒缸。



前面四句自謙詩作淺陋,推崇蘇軾的作品汪洋閎肆,吞吐五湖三江;接著下來用各種譬喻來形容蘇軾詩才華洋溢,筆力萬鈞,風格靈動,意境高遠,非自己所能及;並用事例表達東坡胸懷廣大,樂於提攜後進。結語四句,來了個大轉彎,用詼諧的語氣,笑稱自己兒子的性情還算敦厚,應該足以成為蘇軾的孫女「阿巽」的夫婿,他將去買紅綢來纏繞酒缸,作為婚禮之用。

黃庭堅此詩不是在向文學泰斗蘇軾致敬嗎?何以結語四句竟然謀畫起兒子的婚事來?難道前面的鋪陳,只為雙方結秦晉之好?

試著從輩分上去推敲,就能聽出弦外之音:「我的兒子與您的孫女同輩,我整整小了您一個輩分」,自謙在文壇上是蘇軾的後生晚輩。

蘇東坡〈送楊孟容〉押平聲韻部中,字數最少的「江」韻,紀昀評此詩:「以窄韻見長。」

詩中還出現「洪鐘噎微撞」、「弱步欹豐扛」等拗句,東坡想藉窄韻、長詩、拗句來形塑蜀地道阻且長的樣貌,傳達與楊孟容之間無畏考驗的長遠情誼。正如黃庭堅所述:「乃收斂光芒,入此窘步以見效。」

黃庭堅的〈次韻〉,每個韻腳都追隨東坡,創作上極為困難;然而在寫景、譬喻、用典上較〈送楊孟容〉更為圓轉自如,還能提出求親之語,完全表現出「黃魯直體」的特色。而東坡身為文壇領袖,卻有「效黃魯直體」之作,也看出他在文學創作中不拘一格的灑落態度。

蘇軾曾讚許黃庭堅:「孝友之行,追配古人;瑰瑋之文,妙絕當世。」對黃庭堅的人品與作品都十分欣賞。那麼兩家結親了嗎?很遺憾,並沒有。因政局動盪,蘇、黃兩人深陷黨爭,遭遇貶謫,各自天涯,朝不保夕,只能遙相祝福,未能結為親家。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