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毒負心漢的現世「爆」

文/賴樹明 |2021.04.20
1214觀看次
字級
狠毒負心漢的現世「爆」 圖/心皓

文/賴樹明

得知詹女已死,巫倫順就像如釋重擔一般。繼續利用他岳父的關係,積極追求名利。當然,惡人終有惡報,巫倫順有一次受邀演說,題目是「夫妻恩愛的祕訣」。結果,講到一半時,麥克風無緣無故的突然冒起煙來,隨即就爆炸了。毫無防備的巫倫順,就這樣當場被炸得頭破血流、兩眼失明,送到醫院救治後,因頭部受傷過重而成了白痴……

在戲劇《包青天》中,有一齣是關於負心漢「陳世美」的劇情。陳世美原本是個窮書生,因娶到賢淑的妻子,與其同甘共苦,讓他無後顧之憂的專心讀書,最後高中狀元。孰料,當他考上狀元後,竟為了貪圖榮華富貴,隱瞞已婚的事實受招為駙馬。當他髮妻千里迢迢帶著孩子來到京師之時,他非但不出面相認,反而還暗中派人謀害。此人不但薄情寡義,而且心性歹毒。不過最終仍難逃惡報,受刑於虎頭鍘下。陳世美「薄情郎君」的惡名,也因此流傳到今天,成為時下許多為夫不義者的寫照。台灣有句俗話說:「台上有這樣的戲,台下必有這樣的人。」以下這則故事,可說是一部活生生的陳世美劇情現代翻版,在台灣和日本曾造成不小的震撼,看完不禁叫人心寒落淚,也讓人不得不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理。

民國六十八年的七月,一位來自台灣嘉義,名叫詹月娟的婦女,帶著年僅三歲的女兒小敏,在日本橫濱一家旅社服毒自殺。當警方據報趕到現場時,發現牆壁上有個用血寫的斗大「恨」字。勘驗母女屍體時,又發現兩人不但死不瞑目睜著大眼還淌著滴滴的血淚,彷彿在向警方痛訴他們死得如何不甘心。看到這種場面,辦案老練的日本刑警即意識到這椿自殺案的內情絕不單純。

將屍體暫放殯儀館後,負責本案的警官橋本四太郎,透過我國的駐日單位協助,從死者的護照資料很快在台灣找到了詹月娟的父母。詹女的父親名叫詹風平,是位憨厚老實的農夫,母親游嬌月是家庭主婦,他們世居在嘉義縣的布袋。由於夫婦兩人都十分熱心公益,在地方上頗受好評。詹月娟在家中排行老三,上有一位哥哥及姊姊,下有兩個弟弟,當時都已經出社會做事。詹月娟自小就很用功,從國小到高中的學科成績都在前三名,大學聯考更以高分考進台北師範大學。在當年大學生稀少的情況下,詹月娟回到鄉下自然引來不少羨慕的眼光,而詹家也始終將詹女視為門戶榮耀的象徵。



在大四那年,因社團活動她認識了一位名叫汪玄仁的台大學長。他的外貌並不出眾,但卻多才多藝,加上為人幽默、談吐不俗,因而博得詹女的青睞。經過半年的交往,兩人由普通朋友變成男女朋友,乃至論及畢業後的婚嫁事宜。看在雙方同學的眼裡,二人正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對。在當時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羨慕眼光。

可是世事難料,汪玄仁畢業那年參加了中橫的登山活動,返家途中意外的發生車禍,經送醫救治半年後仍宣告不治死亡。治療期間,詹月娟每天教完書都會去陪汪玄仁,因為經常與醫生研究病情,結識了一位台大畢業的實習醫生巫倫順,他長得一表人才,卻沈默寡言,即使說話也是一板一眼。巫倫順對詹月娟的印象深刻,於汪玄仁去世之後,他就開始熱烈追求詹女,遇到醫院沒有排班時,他就到詹女任教的學校門口接她回家,還親自下廚煮菜招待她,除此之外,詹女每次搭火車回嘉義,他就自充護花使者,接送她往返火車站。這樣持續了一年半的時間,最後詹月娟終於被他的熱情所感動,接受這份感情而步入禮堂。



就在這時,先前巫倫順向日本京都大學申請的入學許可已經獲准。但是必須在一個月內到校註冊,這個消息對新婚的巫倫順來說,有點難於抉擇。原本他打算放棄這個留學日本的機會,繼續留在醫院工作。不過詹女並不贊同,她對丈夫說,有多少人想出國深造都沒有機會,既然自己有能力又有機會,為何不好好把握?至於學費的問題,她會幫忙想辦法。

巫倫順覺得妻子的這番話不無道理,遂決定赴日學習,同時內心充滿了感動及感激。在離開台灣的前一夜,夫妻兩人攜手從陽明山上聊到山下,巫氏再三向詹女保證,一旦完成博士學位就即刻返國,在台北開設一家小醫院,屆時她就可辭去教師的工作,專心輔助他的事業,過著天倫之樂的生活。詹女對丈夫的理想與愛意感動不已,內心想著自己真是嫁對人了。

由於日本的學費相當貴,而巫倫順的家庭並不富裕,所以一年下來詹女所有的積蓄都被花完。為了掙取丈夫的學費,她只好下課後再兼任家教,偶爾還回娘家向父母拿錢,可是仍然無法支付他在日本的全部費用。另外,那時她與巫倫順所生的女兒已經一歲大,請保姆的費用以及生活開支,每個月也要將近三、四萬元,如此重大的負擔逼得詹女幾乎喘不過氣。



有一年寒假,在偶然的機會下,她認識了房東的舅舅小凱,他是台北板橋一家酒店的經理,為了解決當前的經濟窘境,在他的介紹下詹女以「賣笑不賣身」的方式,到這家酒店上班,前後持續了三年的時間。雖然解決了巫倫順在日本的一切生活及學業費用,卻也因為長期喝酒熬夜,使得原本身體狀況就欠佳的詹女,罹患了嚴重的肺結核。經過醫生檢查後宣布從此無法再生育,這可說給了詹女一次極大的打擊。不過每當她想起,這一切都是為了丈夫所做時,便自信滿滿的認為丈夫一定會體恤她,甚至更加的愛她。

然而,事實並非詹女想像中的那麼完美。巫倫順在即將取得博士的前半年,返回台灣參加祖母的喪禮。當他從旁得知詹女到酒店上班及罹患肺結核病時,他非但不生氣與追究,反而故作無事,一切似乎未曾發生過一樣。這使得詹女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心裡更加堅定對丈夫的愛。

可是誰又能料到,在返回台灣之前,巫倫順早已瞞著在台灣日夜等待的妻女,偷偷和指導教授的女兒結婚。又在京都的市郊開設了一家小型醫院,自己擔任院長,教授和他女兒則是出資的董事。但紙終究還是包不住火,巫倫順返回日本沒多久,消息很快就傳到詹女耳裡。但是,她並不相信這些傳言。始終堅信自己不會看錯人的詹女,很有信心的對周遭親友說,倘若巫倫順真的對不起她,那麼天下就真的沒什麼好男人了。

然而說歸說,詹女的內心還是半信半疑。於是,利用身體健康較穩定時,她帶著女兒小敏一起來到日本。聽到消息的巫倫順,此時自知事態的嚴重性,為了避免自己的醜事不被揭穿,他竟暗地設下了一個可怕的圈套。首先,他以課業繁忙為由,派人先從機場將他們母女接到一家小飯店,又說當天晚上會去相見。另外,卻叫人假扮成服務生,在巫氏前去飯店之前侵入房間強暴詹女,然後自己才在這時出現。此時,那位強暴犯就依巫倫順的計謀,在巫氏面前謊稱自己就是詹女的姘夫,在如此「啞巴吃黃蓮」的情況下,巫氏就「理直氣壯」的向詹女提出離婚的要求。



果然,這個計謀奏效了。巫氏逮到機會立刻翻臉不認人,儘管詹女過去對他再怎麼好,此刻他完全忘的一乾二淨,甚至以汙穢的言詞羞辱她。夫妻間的情義,一時之間全化為烏有。詹女自知兩人婚姻再也難以挽回,只好忍痛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在離開京都之前,為讓小敏見父親一面,透過學校的資料,詹女找到了醫院,結果竟發現巫氏除了早已另娶新妻,飯店的強暴案也是丈夫所設計的。對詹女來說,就如同晴天霹靂般,她滿腹怒氣的衝進院長室,正想問個明白,但是除了再度被巫倫順羞辱一頓,還被警衛轟出來,根本沒有任何詢問的機會。由於身心受到極大的打擊,在前往橫濱拜訪阿姨之後,詹女便與小敏在飯店內服毒自殺,雖然負責本案的日本警官橋本四太郎查出此事的前後因緣,但因詹月娟母女是自殺,儘管可說是間接被巫倫順所害,但對他也無可奈何。

得知詹女已死,巫氏就像如釋重擔一般。繼續利用他岳父的關係,積極追求名利。當然,惡人終有惡報,巫倫順有一次受邀演說,題目是「夫妻恩愛的祕訣」。結果,講到一半時,麥克風無緣無故的突然冒起煙來,隨即就爆炸了。毫無防備的巫倫順,就這樣,當場被炸得頭破血流、兩眼失明。送到醫院救治後,因頭部受傷過重而成了白痴。

至於麥克風為何會爆炸?對象為何是薄情寡義的巫倫順?講題又為何與夫妻恩愛有關?到底這是巧合、天意,還是報應?無人能下定論。不過從這件事我們要誠摯的奉勸天下間的佳偶,台灣有句俗話說:「有緣才會結成夫妻。」既然是有緣,我們就應該好好的珍惜,切勿將夫妻關係視為利益的交換。因利益交換的婚姻是絕對不會幸福的。博學多才的巫倫順,為了眼前的功名利祿,一步錯,步步錯,終致泯滅天良地傷害深愛自己而付出一切的妻子,最後自己也落得如此下場。如果,當初不貪圖眼前的利益,依約回國,以其能力及妻子的協助,事業有成自是指日可待的。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