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春秋】 盛名之下的 蕭穎士

文/龔敏迪 |2021.05.05
358觀看次
字級

文/龔敏迪

清人賀裳的《載酒園詩話又編》把唐朝的蕭穎士,列為名重當時而不能持久於後世的人,而且不明白為何他的名聲還傳至域外。因為蕭穎士的弟子劉太真在〈送蕭穎士赴東府序〉中說:「頃東倭之人,逾海來賓,舉其國俗,願師於夫子。」《舊唐書》中也有類似的說法,說蕭穎士知名於新羅,他們的使者來華,也說他們國人「願得蕭夫子為師」。

《四庫全書‧提要》說,蕭穎士文章與李華齊名,但蕭穎士尤為當時所重。連一向被人仰望的李邕,寫〈進芝草表〉都要他來代寫。而《朝野僉載》記載了蕭穎士虐僕人杜亮的故事,有人勸杜亮說:你不過是他雇傭的人,「何不擇其善主,而受苦若是乎?」杜亮的回答是,我哪裡不知道這個道理?「但愛其才學博奧,以此戀戀不能去。」最終竟然為此而死了。

蕭穎士在〈贈韋司業書〉中說自己:「幼而苦貧,孜孜強學」,成年時就考中了進士,被朝廷官員們看重而知名。杜亮當然沒有那個機會,卻死於「愛其才學博奧」。

然而名動天下,被當權者的拉攏,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新唐書》說,宰相李林甫要拉攏他,他以服喪為由,哭於門內,李林甫只得弔喪而去。於是,被排擠去了廣陵的蕭穎士作〈伐櫻桃樹賦〉,諷刺李林甫是擁蔽風景,微禽棲托喧呼的大櫻桃樹,將它砍伐掉,才能見光亮、免喧鬧。

在安史之亂後,他也拒絕了想要另立山頭的永王拉攏,所以在平亂後,沒有像李白那樣受到牽連,不能不說,他的眼光看得遠而且準確。因此李華的《三賢論》說他:「當廢興去就之際,一死一生之間,而後見其大節。」但這也令他難免「志與時多背,常見詬於人。」

由於蕭穎士「直性褊中,少所容忍,於心不愜,未曾勉強」,也鬧出了笑話。一次在旅店遇到一位紫衣老人,領一小童來避雨。蕭穎士「見其散冗,頗肆陵侮」,等到老人上馬離去,才得知他是自己要見沒能見成的吏部尚書王丘。趕忙第二天登門謝罪,被教訓了一頓。

正如賀裳所說,蕭穎士稱屈原、宋玉「文甚雄壯,而不能經」,賈誼只是近理,至於枚臯、司馬相如,則「瑰麗而不近風雅」。然而賀裳認為蕭穎士的〈江有楓〉、〈菊榮〉等篇章,也不合《詩經》等正統的經典。

文章之道,學識與言之有物是根本,蕭穎士雖然批評了「徵辨說,摭文字,以扇夫談端」的淺薄;「尚形似,牽比類,以局夫儷偶,放於奇靡」的空虛,他對司馬遷也有微詞,但儒家傳統的自以為是,與恃才傲物、無處發泄矛盾交織,也容易使他陷入困境。

一次在旅夜,「有一婦人年二十四五」,她向蕭穎士求助,「獨行怕懼,願隨郎君鞍馬同行。」蕭穎士得知她姓胡,因為常見有人說有野狐,「於黃昏之際媚人」,就懷疑她是野狐,就唾罵道:「死野狐,敢媚蕭穎士!」等到他騎馬走了二十里,到旅店休息了許久,聽到有女人牽驢而入,對店家老人訴說:「適被一害風措大,呼兒作野狐,合被唾殺。」原來他是老人的女兒!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