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會心】 江畔何人初見月

文/徐國能 |2021.05.07
759觀看次
字級

文/徐國能

春夏之際,最多煩惱。

一切如此柔和恬淡,多情無言而惹人相思。

台北市六張犁的山邊,總有著童年以來始終未變的春天的容姿,綠意森森,襯著藍天舊樓,令人有遠行的思量;打著珍珠領巾的野鵪鶉散步於清晨的碎石小路,燕子勁掠低飛,幾乎與行人相撞又巧妙避開,這些都讓我想起了年幼的心境,這麼多年了,那些兒時夢想或聚或散,點點回憶都使人低迴。

有時我會想到那些舊日課文:「多霧的春晨,東天剛泛一些兒白,那樣的鳴聲便或高或低、或遠或近地流過來,透過蒼黃的紙窗,流進每一家低矮的茅舍,滴進人初醒的矇矓意識中,化成一股煙霧……」那是司馬中原老先生的文筆,回想中學時只纏綿於英數理化,公式與文法亦敵亦友,國文課隨時擔心抽背默書或小考形音解釋,哪有心情真正品味一個異鄉人在熟悉的呼喚中蔓生的鄉愁。而今我也在清晨這樣的呼喚中醒來,光影在窗簾外閃動,咕咕之聲似乎在樹林彼端綽約地呼喚遠遊歲月的靈魂,待真正走近,童年的鄉愁卻又如鳥飛去,遍尋無跡。

開車上班上學是例行工作,在春日,停車場後面是一排豪宅,相隔的鐵絲網攀滿野生牽牛花,無人照料卻也雍容自得,淡淡的紫間雜翠綠,白色粉蝶縈繞其中,大自然總是喜歡對人類嚴肅單調的目的作新穎的解釋,祂在區隔人間榮枯的圍籬上,展示春天美學的自由、平等與博愛。

為此我踟躕良久,「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群鶯亂飛……」這也是中學時在國文課本上讀到的句字,每到春來,我不復記憶丘遲如何勸降那位反覆無常的大將軍,只想到了每一株野草,春天都將之雕琢得精細無比,微妙中蘊含無限,展示生命的完美傾向。

美,總能喚起許多思緒。春夏之際,處處蕩漾回憶的波光豔影;如故江山,唯書劍老於風塵,終日的會議、審查、計畫……總讓我深懷辜負春光的微憾,這時偶爾讀詩,往往便在一個極小的時間縫隙裡,略微找回一點真實的自己。

日前政大的陳逢源教授送我一冊精緻的小書:《春江潮水連海平》,副標題是「別選唐詩三百首」,《唐詩三百首》我很熟悉,清代蘅塘退士所編,規規矩矩的好詩啟蒙我的美感經驗,從小陪伴我一同成長。但這本「別選」卻饒有風味,書名「春江潮水連海平」出自張若虛〈春江花月夜〉一詩,有別於舊作,收錄了不少機趣、沉重或新鮮的詩篇,每天放在手邊,或隨身攜於外套口袋裡,寂寞時便拿出來翻一翻,讀到「愁腸斷處春何限」,春天也就有了悠悠婉轉。

這部《春江潮水連海平》是已故詩人、學者羅宗濤老師的大作,我在東海大學念研究所的時候,羅先生正好來東海兼課,開授「唐代文學專題研討」,我對唐代文學一向興趣濃厚,選修了這門課也收穫不少;除了討論一些文學議題,羅老師還介紹了當時新編成的一些工具書,如吳汝煜編的《唐五代人交往詩索引》,在沒有電腦的年代,憑藉人力將唐代詩人相互贈答酬唱的作品作成詳盡的索引,這樣的理想和功夫讓我大開眼界,也稍稍理解文學研究的一些門徑、方法。

然羅老師在世時,《春江潮水連海平》一書還來不及完成,遺稿交付陳逢源教授,在今年初才得以問世。張潮在《幽夢影》這本有趣的書中說:「著得一部新書,便是千秋大業;注得一部古書,允為萬世宏功」,《春江潮水連海平》既是古書,又是新書,陳教授完成先人之志,風節使人欽仰;書末羅師母。陳靜雅女史所寫的跋文,更是感人肺腑,她寫道:「他離開後,一書桌的好詩,我久久不能去動它,天天晚上都把燈仍亮著,怕他回來黑黑的找不到書,看不見自己未完成的詩的簡析等等……」一部詩集薈萃的是千年前才子詞人的浪漫與奇想,也是今日可以成為永恆的刻骨相思。

我一面讀詩,一面遙想當年上課的情懷,東海大學教室外也是春深樹林,夕陽微光,那時的生活如詩;詩,反而有點虛幻朦朧了。然而就在那樣的世界裡,我也默默領略了一切,那些詩句、友誼、愛情或痛苦,就像事先安排好了一般,待我行至,便一一躍入我的生命中,成為我的一部分,在思考與試圖解釋他們之於我的意義時,那些巨大的美或至小的真理,都在我的生命裡形成了不可逆的影響,人,或許都是因緣下的結果,沉靜的東海黃昏,我記得風裡的眷戀。

也就是在那時,羅宗濤老師和我們講解張若虛〈春江花月夜〉這首詩:

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

永恆的真理如月輪般亙古孤懸於遼闊的夜空,誰在偶然中發現了獨屬自我的追求,誰又永遠無法明白這一切的意義何在?

如今我在春天的夜晚,重新讀著這些詩句,當年一起上課的女同學已成為我的妻子,正在輕輕地完成許多繁瑣的家事,塵世裡的機緣無法解釋,我們窗戶透出的光,是否為這春夜添增了一縷幽情。我想起那掠過我面頰的燕子,那開滿籬笆的牽牛花,每一次的相逢都充滿神祕的隱喻,這本薄薄的小詩集如潮水湧動往日的情懷,打亂了江月清澈的倒影,我們是怎麼從河的一岸抵達另一岸的?青春歲月中我什麼都不明白,如今回首,恰似隨手翻讀到的詩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