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靜看世界】 鹹水植物的智慧 在四草潟湖,遇到四種紅樹林

文/王文靜 |2021.05.12
1104觀看次
字級
四草潟湖全景。圖/王文靜
紅樹林。圖/王文靜

文/王文靜

為何這種植物,好好的土壤不住,卻要落地生根在鹹水域 ?

春天的早晨,船行走於台南的四草潟湖,一隻鷺鷥或佇立在紅樹林上築巢繁殖,或忙碌地低飛於河海口。來此過冬的黑面琵鷺多數已離開台灣,只剩零星兩三隻,不知是準備留在台灣定居,還是晚一點才走。嘉南大圳、運鹽古道、鹽水溪及竹筏港溪四河交會於此後,入台灣海峽。

其中,運鹽古道是市定古蹟,這是日治時期日本人在台南開闢的第一條運河。河岸由玄武岩、硓石古石等材質砌成。河的盡頭是運鹽用的碼頭,銜接台灣第一個使用瓦盤製鹽的鹽田。這座現在已廢除的鹽田,在一百年前所產的鹽,有專屬碼頭及專屬運河,運出海到日本。

在《台江內海及其庄社》描述,「台江滄海之變,海岸線逐步向西推移,同時隨著曾文溪的輸沙作用,從明末清初到現在,大約推移了十三公里。」快速陸化、淤積的台江內海,在地理與文化上形成另一番景象。譬如鹽田文化,興起曾經的「半鹽半漁」的鹽工生活,他們半年受雇晒鹽,半年捕魚。

人因大地而聚,植物也因大地而生。

在四草潟湖,最難得的是聚集四種紅樹林(Mangrove):紅海欖、水筆仔、欖李、海茄苳,這是台灣僅見的區域。台北的關渡,以水筆仔馳名,我過去就把水筆仔等於所有紅樹林,殊不知這世界生根於河海口潮間帶的紅樹林種類有五十五種,它們的特色是演化出氣生根及胎生現象。

在惡劣的溼地環境,它們做出不同的演化,譬如幫助呼吸的氣根、幫助支撐的板根,幫助排鹽機制的葉片等等。

紅樹林植物的根系分布很淺但很廣,以支撐樹體並利於呼吸。在傳宗接代上,發展出植物界罕見的胎生現象。果實成熟後沒有立刻脫離樹體,而是發芽長出胎生苗,等胎生苗成熟後才會掉落。掉落後的胎生苗若無法固著,便會藉著漂浮組織,隨波逐流到合適之地定著。

至於這些「鹽生植物」是如何適應鹹水溼地?

紅樹林植物葉片的表皮角質層厚,具儲水組織,減少水分喪失。有的葉片則具有鹽腺,以調節體內鹽分。有的是藉由老葉的脫落來排除多餘鹽分。

船隻駛近紅樹林時,眼前,水筆仔、紅海欖、海茄苳併居為鄰。紅海欖與欖李在台灣的數量不多,只分布於這裡。

攬李是耐鹽最高的紅樹林,是「紅樹林界的阿信」,但沒有胎生現象;水筆仔因為耐寒性最高,所以,主要分布於台灣中北部。

以前,我總以為,紅樹林植物是因為喜歡鹹水域而生長於此,但後來才理解,不全然如此。實因它們擁有耐鹽的特性,當別的陸生植物無法立足於這樣的嚴苛環境時,這讓紅樹林植物成為這裡的優勢物種。也就是說,紅樹林並不是非要住在鹹水域,但是在這裡,它的長處被突顯,競爭得過其他物種。反之,豐饒的土地,雖然舒服,但它未必競爭得過。

有人將四草潟湖的部分航道比喻為「台灣亞馬遜河」,我第一次看到照片,心嚮往之;幾年前實際到訪後,失望至極。兩者相比,真是差矣。但這不表示不值得一遊,而是,更該突顯它所擁有的精采紅樹林相。

大地是一所學校。一如人類,每一種植物的落地生長,自有它的生命故事,有它如何適應的智慧。一樹一世界,細細咀嚼,人會更謙虛地臣服於大地。在四草潟湖,我看到的不是亞馬遜河,而是鹹水植物的智慧。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