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評述】 蘇東坡與堂妹

文/龔敏迪 |2021.05.13
416觀看次
字級

文/龔敏迪

林語堂的《蘇東坡傳》提到:「蘇東坡有一個堂妹,是他的初戀情人,而且畢生對伊人念念不忘……此堂妹嫁與一個名叫柳仲遠的青年。以後,蘇東坡在旅遊途中,曾在靖江她家中住了三個月。在堂妹家盤桓的那些日子,東坡寫了兩首詩給她。那兩首頗不易解,除非當做給堂妹的情詩看才講得通。」這段話是需要商榷的。

蘇軾(即蘇東坡)給程之才的信中說:「近得柳仲遠書,報妹子小二娘四月十九日有事於定州,柳見作定簽也。遠地聞此,情懷割裂,閒報之爾。」堂妹小二娘死於定州,因為其丈夫為定州簽判任上。

蘇軾〈與胡郎仁修書〉也提到:「小二娘知持服不易,且得無恙。伯翁一行甚安健,得翁翁二月書信,三月內許州相識書,皆言一宅安康。」蘇東坡的二伯蘇渙有三子四女,幼女即小二娘,嫁柳瑾(子玉)之子柳仲遠,卒於元符元年。清人張道《蘇亭詩話》就說:「細審原意,伯翁乃蘇軾自指,若小二娘為蘇軾之女,則不當自稱伯翁。翁翁乃指蘇轍,故小二娘亦為轍女,胡仁修為轍婿。」很明顯,此小二娘非那小二娘。

林語堂沒有舉出蘇軾寫給她的二首詩,相傳是〈杭州牡丹開時仆猶在常潤周令作詩見寄次其韻〉:「玉台不見朝酣酒,金縷猶歌空折枝,從此年年定相見,欲師老圃問樊遲……」及〈刁景純賞瑞香花憶先朝侍宴次韻〉:「上宛夭桃自作行,劉郎去後幾回芳;厭從年少追新賞,閒對宮花識舊香。欲贈佳人非泛洧,好紉幽佩吊沈湘;鶴林神女無消息,為問何年返帝鄉。」把蘇軾與周邠、刁景純唱和的詩,說成給堂妹的的詩,豈不離譜?

蘇軾的〈祭堂妹德化縣君文〉確實說了:「宮傅之孫,十有六人,契闊死生,四人僅存。維我令妹,慈孝溫文……萬里海涯,百日訃聞,拊棺何在,夢淚濡茵,長號北風,寓此一樽。」看重親情的蘇軾,老病中遠在萬里海涯,聞報祖父宮傅公留下的十六個堂兄妹,眼前僅存四人中又亡故了一人,哀傷之情自不必說。還有〈祭柳仲遠文〉中有「痛我令妹」、「如柳氏妹,夫婦連壁。云何兩逝」之句。有妹才有妹婿,祭妹婿連帶言及更親一層的妹子,也是極其自然的。

所謂「蘇東坡與堂妹的禁忌之戀,始於年少,至死未休」,作為編造的噱頭,令人無言,當作事實就過分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