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就是禪 】玫瑰人生

文/楊錦郁 |2021.05.20
942觀看次
字級
圖/楊錦郁
圖/楊錦郁

文/楊錦郁

我從小就愛玫瑰花,尤其是紅色的,玫瑰花不是生活裡的花花草草,它一上場,都是有點特別的事,喜事偏多,且往往瞬間攫取眾人注視的焦點。

近幾個月來,我的生活空間幾乎隨時都有玫瑰妝點,花容花氣相伴,賞心悅目之餘,也覺得有些奢侈。這段時日,經過我插作的玫瑰花少說也有幾百枝,親手整理過大小不一、顏色和品種不同的花,當被刺傷成為尋常,我好像才有點逐漸接近它。

密集插作這麼多玫瑰,是在做新娘捧花的練習,練習分兩種,一是螺旋腳的花束;一是用鐵絲手綁的捧花。玫瑰常被用來象徵愛情,所以新娘捧花通常都有玫瑰花,我自己結婚的時候,新娘捧花就是一大束紅色的玫瑰花,那時的花材不若今日豐富,新娘的玫瑰花大多配上曳地的文竹,喜氣又飄逸,後來我只要看到文竹,就特別好感。

不過,現在的新娘捧花形態樣貌多變,有歐式的多層次自然草花風,也有端莊整潔的美式風,花材的採用更是繽紛,桔梗、非洲菊、繡球花、石斛蘭、滿天星、百合等等。據我的觀察,不論花材如何多變,玫瑰花多半是主花,所以在練習新娘捧花的過程,我插作過最多的玫瑰花,隨著手上拿到的單瓣複瓣、單色重色,大大小小不一的玫瑰花,我進一步了解到如今玫瑰花的品種已有百種,雖然種類繁多,但這上百種玫瑰花卻有一個共同的特色,就是美。

玫瑰花的美帶有點神祕的氣質,它的花瓣重重,隱藏其中的花心不易曝露,感覺它向外展現美麗的外貌,但內心深處卻不為人所知,這樣的氣質加上它還散發出雅而不俗的微微香氣,更加的吸引人。因此一座或大或小的玫瑰園,必然相當迷人。

在我的記憶深處,一直保有一座玫瑰園,那是小女孩時去過,位在員林的玫瑰花園。我家在彰化市,但爸爸工作上的客戶分布在彰化縣,常常要去員林、社頭拜訪客戶,而我那時髦的媽媽,有段時間每星期都要到員林找某個師傅做頭髮,媽媽出門都會帶著身為老么的我。當媽媽從美容院梳整完畢後,我們常會到員林鬧區小吃或四處逛逛。而我對於員林最深的印象,是當地有一座玫瑰園,玫瑰園位在鎮旁,進口處有一些特別的植物,如課本上介紹過的豬籠草,然後是一大片的玫瑰園,玫瑰花分成一畦一畦,紅的、白的、黃的、粉紅的在陽光照耀下綻放,伴隨一股清清的幽香,花園中還有白色的拱門,拱門上攀附著玫瑰花莖,讓人有種置身在歐洲的王室花園。即便當時年紀尚小,但員林那座美麗的玫瑰花園卻一直留在我的內心深處至今。後來我也看過若干歐洲王公貴族的庭園,但卻沒有留下太深的印象。

春分,得知士林官邸有一場玫瑰花展出,心想,姑且去瞧瞧曾經是第一夫人所擁有的玫瑰花園是怎樣的景致。果然不出所料,官邸玫瑰花園裡遊客甚多,大部分的人都忘情的在拍照,我也一樣。一畦畦不同品種玫瑰花,大多數是我未曾見過的,只能從它們的命名去聯想:「伊豆舞孃」花莖清瘦;「法蘭西斯」花容飽滿,顏色如陳年紅酒;「櫻鏡」似粉紅的寒緋櫻;「珠玉」和「紫薰衣」是小朵玫瑰花;「玉鬘」又名「蔓性粉露斯塔」,顧名思義有蔓生線條。其他還有「日光」、「漂亮寶貝」、「紫星」、「至愛」、「黑影夫人」等。只是在繽紛的玫瑰花園裡,卻不見我最初熟悉的紅的、白的、黃的簡單花種。不過,另一個熟悉的畫面,卻讓我感到雀躍,就是由玫瑰花做成的一道道拱門,我在玫瑰拱門下穿梭,感覺六、七歲小女孩的我從拱門的這一端走進去,再從另一端走過來時,已是如今後中年的我,員林和士林的兩座玫瑰花園正好串起我半世紀的人生。

平日,為了學習手綁捧花,我固定要到老師開的花店教室去練習,一天,我踏進花店,立刻被一大盆已經插好,得用雙手環住的玫瑰花籃吸引住,因為花太多,不好做成花束,所以花店採用的設計是將紅色的玫瑰花剪短,整齊的鋪排成心狀,用提籃裝置。我仔細看了又看,心想這送禮的人可真是大手筆。問過老師,老師說這二百四十朵玫瑰花是某男士要送給一個心儀女生二十四歲的生日禮物,我想著二十四歲的年輕女孩生日就接到二百四十朵玫瑰花,那以後要怎麼辦啊?但脫口的是,二十四歲就收到二百四十朵玫瑰花,那麼以後的人生一定要很精采。我想到自己,結婚後,三十八歲時收到先生送的三十八朵玫瑰花時,既開心又感動;當我和先生認識四十周年當天,出其不意收到他送的九十九朵玫瑰花時,雖然高興,但心底卻暗自嘀咕著,怎麼花那麼多錢啊,那也是我唯一一次收到的九十九朵玫瑰花。

生活中,要送出九十九朵或接到九十九朵玫瑰花,其實不尋常,那意味著有很重要的好事,畢竟這是玫瑰所代表的價值。我也送過一百朵玫瑰花,那是我乾爹一百歲生日的時候,我到花店訂花時吩咐:要一百朵玫瑰花、紅色的(如同我新娘捧花的顏色),然後又提高聲量說:是要幫一位一百歲男士祝壽的。對我而言,紅色玫瑰花是表達敬愛之情的首選花。

自幼喜歡玫瑰是無緣由的,隨著年歲的增長,我在喜愛之外更增加了欣賞,玫瑰的美不僅是外表,它的個性或本質也很有特色,先說它帶刺的莖吧,很少有美麗的花朵似它,會讓想接近的人一不注意就被花刺扎傷,所以在插作玫瑰花,我總是十分謹慎。另外手綁花束的做法是把花朵剪下,從花萼下穿過鐵絲對折,用綠色膠帶將鐵絲捲好,再將五、六十支串好鐵絲的花朵配上葉片組合成一把花束,著重的是技巧的練習。由於花束可以搭配的花朵多樣,我做過各種花朵的練習,但只要拿到玫瑰花,我都會特別小心,因為玫瑰硬頸,力量拿捏不好,鐵絲穿不過去或變形,又或者整朵花斷頭,是常見的情況,而花束少了幾朵玫瑰,就不飽滿了。相形之下,其他的花就不似它如此有個性,比較容易上手。

玫瑰花最讓我動容的是凋萎的時刻,玫瑰花凋謝時,整朵花仍都保持完整的樣子,但一被觸及,花瓣瞬間俐落掉淨,結束一期的生命。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仍保有完整的尊嚴,多美啊!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