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新話】 傳統不傳統 《屋上的提琴手》

文/陳煒智 |2021.06.26
703觀看次
字級

文/陳煒智

百老匯音樂劇搬上電影銀幕,風行多年,在一九七○年代熱潮漸退,一九七一年推出的《屋上的提琴手》儼然成為電影美學、觀眾品味轉型關鍵期的重要里程碑;由此至彼,有去無回。

就某種程度而言,《屋上的提琴手》在歌舞片類型中看起來十分保守。不過,老派還是有老派的美;它端莊,嚴謹,雖然片長很長,但娓娓道來,不疾不徐,盡顯雍容大派。

《提琴手》講述的故事充滿對「傳統」價值的挑戰與突破:二十世紀初的烏克蘭鄉下,猶太胖老爹預備把膝下三個正值適婚年齡的女兒嫁出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猶太人文化圈裡代代相傳的「傳統」,只不過女兒們芳心有屬,一次又一次,胖老爹和老婆讓步、妥協,年輕人的世界,有年輕人新的規矩,他們要談的是「愛」!老爹突然問老婆:「你愛我嗎?」

「你問這幹麼?」老婆回嘴:「我幫你生兒育女,做牛做馬,幫你燒了二十五年的飯,陪你挨餓受凍,替你守著這個家,如果這不是『愛』,我也不知道什麼才是『愛』」。

來自各地的反猶太勢力,終於燒到他們的村子。當局一聲令下,全村必須在三天之內變賣家產,離開此地。他們只好帶著行囊,推著車子,踏上茫茫未知的旅途。

這是一個小之又小的「家」的故事,在百老匯舞台卻意外挖掘出令世界各民族極富共鳴的價值。當年在日本上演時,日本製作人感動地大喊:「老爹嫁女兒!尊重傳統!打破傳統!這麼『日本』的故事你們美國人竟然懂!」

在舞台、在銀幕上看起來都如此「傳統」的作品,在創作的過程中,其實一再突破既有的藝術框架,編舞放棄華麗的百老匯舞步,回頭探索民族律動,以近似「土風舞」的基本姿勢打造與地氣相接的肢體語言。導演甚至為了探索具象呈現「傳統」的方式,找到知名畫家夏卡爾的作品為靈感。他畫裡的生老病死、天使翅膀、燦爛色彩,豐富了舞台視覺。在他的畫中一再出現的「屋上提琴手」,更直接被拿來當成劇名,以及全劇的核心主視覺。

在故事裡,提琴手只與胖老爹互動。當「媒妁之言」提親成功時,提琴手從屋頂下來與老爹共舞;當婚禮進行時,他守在危殆不安的屋脊,護佑著腳下純真的新郎新娘。戲到終了,眾人被迫遠走他鄉,他奏起最終的主題曲,靜靜將琴夾在腋下,隨著老爹一家走向漫漫天涯。

傳統妥協了,但傳統沒有被擊倒。而且因為傳統微調、修正,所以傳統與時俱進,哪怕到海角天涯,有了琴,還是能奏出動人的樂聲,更能將這一路上的經歷,繼續傳給下一代。

傳統不傳統,屋上提琴手。電影的「老派」是刻意為之的美學抉擇,舞台原作的創意,更是精心打造的「看似尋常最奇絕」。幾年前,金馬奇幻影展重映《屋上的提琴手》,精美的修復畫質,讓這部問世已經半世紀的電影,再次贏得新生代觀眾的熱愛和仰慕。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