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走廊】 上海大時代的浮沉 (12-6) 西淪陷區的社會生活

文/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2021.07.09
572觀看次
字級
日僑赴上海神社參拜 1938年10月28日,日軍攻陷漢口,在滬日僑在上海神社舉行參拜儀式。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上海恢復表面秩序 1938年5月,日軍占領上海半年後,南京路經修復後慢慢恢復原有的生活秩序,戰時的投機生意日趨興盛。表面上經濟活動又回來了,實質上日軍統治的陰影無所不在。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軍規畫興建上海神社 1938年,日本占領上海一年間,即在上海市政廳前豎起「上海神社建設地」的牌子。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淪陷區的苦悶 1941年12月,日軍占領之下的上海。日軍小型裝甲車在大街上耀武揚威,車輛行人均需讓道。日軍在上海市內主要道路橋梁均設崗哨,凡路人經過,按規定都要向日軍敬禮,凡不從者,則會遭日軍士兵當眾摑耳光。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珠江邊烽火連天 1938年10月22日,日軍攻占廣州市,珠江邊烽火連天。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軍強制推行日語教育 1938年1月,日軍占領鎮江,開始在學校強制推行日語教育,灌輸奴化思想。圖為一名日軍軍官指導兒童用毛筆書寫日語字母。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偽政權初立 1939年3月28日,「偽新政府」要員在原南京政府大禮堂舉行成立一周年紀念會。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上海外僑的處境 1943年2月,上海的外僑等待食物配給,生活陷入困難,與中國人命運相同。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夜上海》的心聲 1940年12月,重慶國泰戲院上演《夜上海》中的男女主角。此劇為作家于伶於1939年所作,描寫紳士梅嶺春因日軍入侵,舉家逃到上海,其間經歷了種種艱辛。作家夏衍評此劇「從淺俗的材料中提煉驚心動魄的氣韻」。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裝模作樣的遊行 1939年3月28日,梁鴻志主持的「維新政府」成立一周年,漢奸團體組織群眾上街遊行慶祝,圖為遊行隊伍舉著「仁、義、禮、智、信」的標語,由於參加遊行的人都是被動員來的基層公務人員和學校師生,迫於形勢只能虛應其事,因此隊伍毫無熱情,遊行的人不是面無表情,就是帶著某種做戲的笑容。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侵略者的精神凌辱 1938年1月,日軍占領江南城鎮,開始強制推行日語基礎教育。圖為一名日軍官在課堂上教授基礎日語。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文/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軍攻占上海後,戰爭不斷擴大,隨後日軍再占南京,並犯下人神共憤的大屠殺,然而中國軍民不僅未曾屈服,抗戰的決心反而更為堅定。

1938年5月,南北日軍發動「徐州會戰」,10月間先後占領了廣州與武漢;1939年3月,再發動「南昌會戰」,表面上至此日本已占領了中國的半壁江山,實際上卻已達到戰略的終點,此後落入了中國戰場的泥淖。

至於被占領的上海,半年後社會與生活秩序慢慢恢復,不過原有經濟與文化創造活力卻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精神上的苦悶以及猖獗異常的投機買賣。到了戰爭末期,又由於瀕臨敗亡的日軍加緊財政的收刮,上海物資匱乏,通貨膨脹嚴重,除了少數人沉浸於紙醉金迷的生活外,絕大多數人過著困頓艱苦的日子。

然而在此時,中國國際地位有了根本的改變,從而解除上海的租界問題。1943年隨著軸心國敗相已露,中美英俄籌組聯合國之際,國民政府同時與美、英兩國簽署新約,廢除在華治外法權和租界,上海的租界問題在抗戰勝利的前兩年獲得解決,百年桎梏從此解除,剩下來的挑戰是中國人自己如何創造更美好的家園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