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人物29 當代旅行家布魯吉魯 踏遍全世界 悟得一真理

楊慧莉  |2021.07.31
1733觀看次
字級
布魯吉魯將旅遊經歷出版成多本作品,並透過演講傳達「四海一家」的理念。圖/網路

文/楊慧莉

旅遊,是現代人的生活調劑,但對有當代「馬可波羅」之稱的法國旅行家布魯吉魯來說,卻是生命的全部。他從十七歲踏出國門後,就愛上旅遊,直到近年年事已高才歇止。他到訪過全球251個國家和地區,包括台灣,不僅看遍各地風土民情,更深入人心……

雲遊 四海
少小離家老大回


安德烈‧安托萬‧布魯吉魯(André Antoine Brugiroux, 1937-)出生於巴黎。十七歲時,他以全班第一名畢業於法國飯店學校。當時,學校提供他兩個工作機會:留在國內飯店工作,或前往蘇格蘭就業,他選擇後者,興奮的抓住海外工作機會,就此踏出了成為一位當代偉大旅行家的第一步。

好奇是前進動力

布魯吉魯走出國門的那一年是一九五五,旅行可不像今天這樣方便。當時,歷經二次大戰的法國,正在重建;別說沒網路、「沙發衝浪」這種時下流行物,許多家庭也還沒有電話和電視,而旅人曾經最愛的紙本《寂寞星球》指南也尚未出爐;只有有錢人才坐得起飛機。

事實上,當時也沒歐洲聯盟,到海外工作有點複雜。幸好,巴黎飯店學校首次與蘇格蘭有交換計畫,布魯吉魯躬逢其盛。由於家中也沒人在旅遊,他只能跟父親說自己「想好好學英文」。

布魯吉魯到了蘇格蘭後,先從在一間飯店當服務生做起。他在當地自學英文,並換了另一份工作。他心想,何不也來學學西班牙文、德文、義大利文等其他語言?於是,他像空降部隊般的登陸了西班牙、德國、義大利等國,去時就像一張白紙:語言不通、無業、無友,也沒相關文件。

一開始,布魯吉魯且戰且走,腦中一點規畫也沒有,甚至有些害怕,但一切就這麼順理成章,彷彿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十七歲的他,儘管對人生尚無計畫,卻對這個世界充滿好奇。他想親眼看看和了解這個世界,這成了他前進世界的最大動力。慢慢的,他了解自己踏上的其實是一趟靈性追求之旅。出生於二戰前的法國的他,潛意識裡想藉由認識各個國家的人找尋「和平」的可能性。不過,他一開始並不了解自己有此動機。

旅遊方式很克難

歷經近十年的四處漂泊,布魯吉魯發展出較成熟的旅遊方式。一九六五年,他前往加拿大當翻譯三年,再用期間所存的一萬兩千美元,再度踏上環遊世界的旅程。

接下來的六年,布魯吉魯以搭便車的方式,一點一滴的花盡所有積蓄,平均一天一美元。那一美元主要用在基本生活所需。此時,旅遊成為他的日常。他仰賴別人免費載他一程,交通工具涵蓋汽車、船隻和飛機;有時為了等這種免費便車,他得原地等待三天。但正是透過「搭便車」的方式,他橫越南美洲、跨海、抵達非洲和所有其他洲,在一九六七至一九七三年間,完成旅程長達四十萬公里的壯舉。

對多數人而言,布魯吉魯所採取的旅遊方式很克難。他常以地鐵站為家,有時為了洗個澡和一些生活補給去敲陌生人家的門。旅遊中,有三件事是他的禁忌:睡飯店、吃餐廳和搭小黃。

布魯吉魯表示,「我從不睡飯店,一開始上路,這就成了我的原則;我睡在睡袋裡。我也不上餐廳,而是光顧街道旁的市場。」至於小黃,既然選擇以搭便車作為主要交通方式,他就不可能踩線,只是「搭便車」在非洲變得更困難,非洲人不解怎麼一個白人可以搭「白」車,他們反而要他多付三倍的車資。

探險超過一甲子

布魯吉魯的克難式旅行,是想深入當地,走入民間,「當時,我明白唯有搭便車、不住旅店,才有可能看到全世界」,只是他不知自己可以走這麼遠,而且過程中還充滿驚險。

比方說,他曾在非洲看到一棵果實纍纍、沒人採摘的芒果樹。他看果實再不吃,就要爛掉了,於是就整天吃起這種免費的水果。只是這樣的行為,已引起當地人的懷疑。

事實上,他真的有多次坐監的經驗。一回,他人在哥倫比亞,當地祕密警察誤以為他是要把飛機挾持到古巴的劫機者,二話不說,把他打入地牢。那是切‧格拉瓦在古巴革命、整個南美洲動盪不安的年代,外來客都被高度質疑為革命分子。布魯吉魯沒想到自己會被當成「hijacker」(劫機犯),但抓他的人壓根也沒想到他只是「hitch-hiker」(搭便車的旅者)。

除了哥倫比亞,布魯吉魯還在其他南美洲國家、伊拉克、伊朗、敘利亞和約旦遭逮捕;在祕魯、巴西和哥斯大黎加被驅逐出境,讓他自嘲說,「還滿喜歡被這樣送出去,就當是一種運送方式。」

此外,布魯吉魯還在婆羅洲遇上獵頭者;於委內瑞拉被六枝機關槍抵住背部,讓他以為自己完蛋了。不過,這些驚險之事,都未讓他卻步,直至前年因年事已高才停下腳步。

除了在巴基斯坦染上嚴重的痢疾,瘦得如皮包骨,只好被迫回法國醫治,而中斷旅遊外,布魯吉魯的旅遊歷程超過一甲子,到過兩百五十一個國家和地區,包括台灣。他在二○○七年一份「著名當代旅行者」名單中被評選為「地球仍存活的最偉大旅行者」,可堪稱是當代的「馬可波羅」,非凡的探險家。

胸懷 天下
四海之內皆兄弟


大病一場後,布魯吉魯重拾健康,又再度走出法國。後半場的旅遊經費,他靠著出書和將旅程拍成電影所賺取的錢給付,以此獲得財務上的自由。他的著作《一種人,一星球:一個世界公民的探險之旅》(One People One Planet: The Adventures of a World Citizen)特別獻給途中遇到的一位剛果廚師艾爾比(Albere),此人讓他驚豔,「他集誠實、勇氣、聰明於一身,是我心目中的完人。」

遇上美麗人事物

布魯吉魯一甲子的旅遊經歷裡,見過無數美麗的人和風景,到過全世界最偏遠的離島崔斯坦達庫尼亞(Tristan da Cunha),有過許多美好時光。其中,有三個民族讓他印象特別深刻。

◎俄羅斯人:到俄羅斯人家做客,感覺賓至如歸。歐洲有三大民族:盎格魯撒克遜人、拉丁人和斯拉夫人,除了第一類人以事業和金錢為重,後兩者都看重人心。而屬於斯拉夫體系的俄羅人,又特別浪漫、好客,極重心靈層面。聖彼得堡市也非常美麗,僅次於巴黎。

◎魁北克人:法國人和魁北克人就像表兄弟,都說法語。由於地大遼闊,大家生活起來比較放鬆、愉快,更甚與法國家鄉人的相處。他們有眼目所及都讓人心情愉悅的夏季風光,還有好吃的楓糖漿。如果不住法國,我可以在魁北克輕鬆的度過餘生。

◎羅馬尼亞人:沒到過羅馬尼亞,以為義大利是最具代表性的拉丁民族。這裡的人很慈悲,讓人很感動,鐵石心腸都融化了;跟他們交往,讓人最舒服。我很喜歡他們的茄子;他們有歡樂的墓園、外觀美麗的修道院,讓人暫時忘記紛擾的世間。

最好的旅遊配備

凡事有好有壞,搭便車可以讓布魯吉魯與當地人近距離接觸,但也讓他有時不免置身於險境。除了上述那些恐怖經歷,他幾次在美國遇到一些麻煩駕駛。一次是遇到一位醉漢,還好他及時要求下車,否則下場就是跟著醉漢撞樹身亡;另一次是碰到一位荒唐駕駛,免費給他搭順風車時,把孩子綁在後座,還讓他老婆沿路賣淫;還有一次是在阿拉斯加遇到瘋狂駕駛,一路咆哮,不時在寒冬中拉下車窗。

儘管遇到一些難以避免的人事物,但布魯吉魯還是盡量做好萬全準備。多年的旅遊經驗,他的心得是:當你準備上路時,請先清掉背包中的一半物品,因為多數都沒用;錢倒是可以多帶一倍,以備不時之需;在身上所穿衣褲中縫製暗袋,將錢和護照放在裡頭,以防被偷;冷天睡覺時,請務必將整顆頭蒙在睡袋裡,這樣腳才會暖和;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保持愉悅的心情,有一顆愛人類的心,別人自然親近你,就比較有可能擁有一段很棒的旅遊經驗。

籲人類團結一致

旅遊生涯中,布魯吉魯有多次遭遇危難的經驗,包括在阿拉斯加遇上零下四十五度的低溫而得了重感冒,但他當時就是想看看這個世界;儘管沒錢、沒資訊、也沒想到自己可以辦到的情況下,依然上路。多次逢凶化吉,讓他深信「有幸運女神一路相伴」。

此外,他還有極佳的心態,在作品中寫著:「我從來不會覺得別人該給我搭順風車,如果有人選擇開過而不載我,我也不會怪人家。但,奇蹟發生了近兩千次,每一次都讓人很驚喜。」

一路上,蒙幸運女神的庇佑,讓他發現,儘管每個地方有不同的風土民情,但大家都有情感,也都有快樂和痛苦;地球上其實只有一個國度,我們都是這個國度上的公民。

布魯吉魯認為,今日科技的發達,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讓全人類好似生活在一個地球村上,但這僅止於表相,並未認知到人類命運相繫,許多問題如要解決,要團結起來,一起克服,而這正是人類今日的挑戰。

古今中外都有「四海之內皆兄弟」的說法,但布魯吉魯深感這僅止於認知層面,他的世界之旅,透過與各地人的接觸和互動,再次向他彰顯這個真理,讓他有感而發,「現在是停止個人英雄式的競爭風格,大家該團結一致,攜手合作共度未來的時刻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