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藝筆記】秋蟲促織(上)

文/陳牧雨 |2021.08.03
888觀看次
字級
遊藝筆記 秋蟲促織(上) 圖/陳牧雨

文/陳牧雨

秋天的夜晚其實蠻熱鬧的。除了淅瀝的雨聲之外,據說秋天是許多蟲子繁殖的季節,為了求偶,秋蟲的鳴叫在秋夜裡,也是此起彼落的響個不停。

所以中唐詩人張仲素的〈秋夜曲〉這麼說:「丁丁漏水夜何長,漫漫輕雲露月光。秋逼暗蟲通夕響,征衣未寄莫飛霜。」

在中國古代,婦女都親自織布並縫製衣服,所以秋蟲的鳴叫,很像催促婦女們趕緊織布,準備縫製過冬保暖的衣物。因此秋蟲鳴叫被稱為「促織」是有其道理的。

只是那麼多種類的秋蟲,為何只有其中的一種獨享了「促織」的稱謂?其實如果你聽過「促織」的鳴叫聲,自然就會了解其中的道理。

以前,我曾住過永和福和橋下,住家臨近新店溪。有一次在溪畔的草叢裡,我捉到了一隻常在水墨畫中出現的「促織」。為了寫生方便,我把牠放進了一個透明的塑膠套。結果當天晚上,牠咬破膠套跑掉了,然後一連鳴叫了三天,叫聲非常類似蟬鳴,由於叫聲很大,迴響在牆壁之間,根本無法判斷牠的位置。

我們就這樣被吵了三天,然後牠就不知去向了。這時我才明白,就秋蟲來說,牠的鳴響應該是最宏亮,而且叫聲急切,連綿不斷,獨享「促織」之名應屬當之無愧。

「促織」在眾多秋蟲裡,不只鳴聲最為宏亮,俊麗的外型,也是其中佼佼者。這種蟲子最大的特徵,就是有兩條很長的觸鬚,以及長得極其誇張且布滿尖刺的後腳。其鳴聲是振動翅膀摩擦後腳所產生的聲響。色澤方面,雖然偶爾也會發現深褐色的「促織」,但大部分都是漂亮的翠綠色,因此也有人稱牠「紡織娘」這般柔美的名稱。

這種蟲子屬於直翅目螽斯科,「螽斯」是牠最早的名稱。很早就出現在《詩經》裡:「螽斯羽,詵詵兮。宜爾子孫,振振兮。螽斯羽,薨薨兮。宜爾子孫。繩繩兮。螽斯羽,揖揖兮。宜爾子孫,蟄蟄兮。」詩的大意先是形容振翅鳴叫的樣子,後說其子孫延綿不絕。原來秋天正是牠求偶的季節,古人注意到牠很會繁殖,因此賦予這個蟲子「多子多孫」的意涵。

螽斯還有幾種不同的名稱,包括「莎雞」、「絡緯」、「蛩」等。這些名詞常常出現在古代的詩詞裡。

如南北朝王筠的〈秋夜〉詩:「流螢漸收火,絡緯欲催機。」擺明「絡緯」就是「促織」。

清吳烺〈雨中花〉詞:「任屋角莎雞促織,吟遍朝昏。」也擺明如此。

宋劉敞的〈秋蛩〉:「促即復促即,秋蛩一何力。不見機杼巧,但聞日夜織。」亦復如是。

不過在綿長的中國歷史文化上,有一種秋蟲「蟋蟀」名氣比「螽斯」還要大,雖然鳴叫聲不如螽斯,但長期人們飼養來做為互鬥的風氣很盛,甚至連皇宮裡都很流行,歷代有些皇帝也樂此不疲。因為文字上的描述並不精確,因此很多人誤以為「蟋蟀」即「促織」。

就近代而言,我們看教育部頒定的國語辭典都有這樣的錯誤:



【促織】注音ㄘㄨ ㄓ

釋義:蟋蟀的別名。

參見「蟋蟀」條。



其實蟋蟀的外型與顏色跟促織差距很大,蟋蟀為黑色昆蟲,尾部有兩條長鬚,叫聲幽幽暗暗且斷斷續續,一點也不會讓人有被催促的急迫感。與「促織」這樣的稱謂很難搭上邊。而且蟋蟀被人們養來互鬥,但人們養「促織」大都為了聽其聲音。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