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 半是華年半是夢 (下)

文/張梨美 |2021.09.07
995觀看次
字級

文/張梨美

愛情,總逃不開傳說,吹皺一池春水的是高一數學老師。我們的學姐,師大數學系狀元,又是第一名畢業,畢業後即回母校任教。生得慈眉善目,永遠收拾得乾乾淨淨,微微自然捲的短髮,妥妥地梳到耳後。總是清一色打扮,白襯衫,灰藍色及膝A字裙,腳踩一雙暗色低跟包頭鞋。上課鈴聲一響,她就準時地走進教室。同學起立敬禮一完畢,一句廢話也沒有,開始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啊寫地,講啊講地,不知多少同學的眼皮撐啊撐地,終抵不過地心引力和周公的招喚,陷入好夢由來不易醒之境。下課鈴聲一響,她,像一陣風似地,走了。留下了謎一樣的數學,和一則淒涼美麗的傳說。

準備結為連理的男友同窗四年,二人相知相惜,多少攜手同遊處,就在最甜蜜的時光,迎來了最大的噩耗,男友不幸因車禍去世。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女主,從此活在過去,還有他們共同的數學。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相似的傳說,不同的女主。到了高三,迎來了不怒而威的女導師,教的是地理。不知何故,她總把捕魚說成撲魚。我聽著,就在腦海裡繪出她像個傻蛋似地,直愣愣站在溪水中,一看到魚群游過,就整個人撲上去。那蠢樣,想笑又不敢笑,怕她手上粉筆咻地一聲飛過來。一次,她頗為自得地說,雖然她畢業於師大,可大家都以為她念台大,因為她的氣質貼合台大高材生。我們聽得一臉問號,滿心疑惑,可誰也不敢置一語。

淒美的愛情到了她身上,翩翩佳公子不是命喪車禍,而是死於癌症。問世間,情是何物?自此,她守身如玉,摒棄了師大人的拘謹,活成了台大人的瀟灑。清湯掛麵的我們,霧裡看花,半夢半醒間,吾愛吾師,吾更愛流言傳說。

老師們談的是口耳相傳之愛,慘綠少女,說的卻是真情實感。

第一個暑假尚未到來,就有兩位女同學因過不了情關而休學。其中一個座位就在我後面,瘦瘦的,怔怔的,笑起來怪怪的。聽說是去年休了學今年回來復學,還沒來得及稍稍熟識,人,就消失了。長得土里土氣的女導師欲語還休地解釋了幾句,我們揣度著,大概就是情關難過這麼一回事。沒人記得她的名字,甚至不記得她的存在,更不知芳蹤何處。

另外一位女同學來自嘉義,清清秀秀白白淨淨,帶著幾分孤傲之氣,頗符合我對才女的想像。然躋身萬綠叢中,大多數人只能看著台上風光、台下鼓掌,我想像的才女,也僅限於我的想像。我們都參加了三民主義研究社,一次,幾所高中同性質社團連袂去台大交流,接待我們的是位醫學院男生。後來聽說讓她輾轉反側念不下書的,是個大學生,直覺認為應該就是他。「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第二年,她回來了,從高一念起。高一高二同在一棟樓,看過她一次。升上高三,搬到有歷史感的光復樓,若為聯考故,萬事皆可拋。往事如煙,但願伊人,喜樂安康。

在我拚盡全力考上台北一國立大學時,母親才驚覺女兒竟然也會笑,兩個妹妹不再狐疑這個姊姊得了自閉症。年華似水流,我已不再是那個鬱鬱自卑的少女;鄉愁記憶,有時不過就是一種浪漫。回首向來蕭瑟處,「記得當時年紀小,你愛談天我愛笑。有一回我們並肩坐在桃樹下,風在林梢鳥兒在叫。我們不知怎樣睡著了,夢裡花落知多少?」♣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