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人‧生】 我親愛的少年

文/楊堤曉 |2021.09.17
634觀看次
字級

文/楊堤曉

我在國中任教,三年一輪,帶了好幾屆學生畢業。

少年如陌上的春樹,出芽、展葉,一刻不歇地成長,轉眼就新綠滿枝,濃蔭蔽天。新生入學時,他們還如稚氣的兒童,但三年間,就在眼前快速茁壯,轉變成窈窕淑女與翩翩公子。

國一的男生有些比我矮,國二時就個個竄高上去。我問丁丁:「你怎麼長這麼快?現在身高一七幾?」他得意地回答:「老師,我一八九。」

旁邊的同學說:「老師,我今年長二十公分。」另一位說:「老師,我兩年胖二十公斤。」

我是導師兼國文老師,除了上課之外,早自習、午休要坐鎮在教室,確保全班三十幾名學生不受彼此干擾,安靜地學習與休息。

青春期的孩子情緒不穩,容易焦慮,還要面對人際、升學的壓力,在窄仄的課桌椅間每日度過九個多小時,實在不容易。所以我對學生盡量寬容,希望他們能在單調冗長的書案生涯,忍受勞苦,收斂玩心,學習一日八堂輪番而來的課程。

某天上課鐘響,我才踏進教室,「颼」的一聲,一顆黃澄澄的柳丁從教室後面擲來,砸在黑板上。我眼睛瞟一眼激動的郭「投手」,那孩子平日酷帥不羈,滿和善幽默,這日不知什麼緣故發那麼大的火?

我想,他這一記強勁的直球該解氣了吧?所以,在全班鴉雀無聲中,我若無其事地攤開課本開始上課,劍拔弩張的氣氛瞬間煙消雲散。

另一日早晨,第一堂課已經開始了,周才揹著書包出現在教室門口,令人眼睛一亮的是,他新燙了一個蓬鬆高聳的玉米鬚頭。這驚世駭俗的孩子放著後門不走,在同學的注目下,面無表情,不慌不忙地登上講台從我面前晃過,再左轉下台回自己座位。

我打趣說:「你可不可以低調一點?」他淡淡地回答:「我就是這麼高調。」

周的父母因家暴新近分居,他因而鬱鬱寡歡,愛發脾氣。還好有個死黨,兩人形影不離,但也常一言不合在教室大打出手,拉都拉不開。有一次衝突之後周竟然哭了,我很捨不得,在他身邊輕輕說:「乖乖別哭,老師疼你。」我怕他會嫌肉麻,還好並沒有,啜泣聲止了,情緒也慢慢平復。

之後,我常常在孩子們生氣、傷心時,溫和地哄:「小心肝、乖寶貝,別生氣、別哭,老師愛你。」沒人不領情,多少能安慰到班上半大不小、敏感又需要溫情的孩子們。

我跟學生說:「老師念你們、管你們,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你們好好學習。我是你們在學校的媽媽,督促你們是我的責任。」這種直接簡單的語言,孩子都懂,連平日調皮、好譏諷的同學也沒出來放嘴砲。

有一天中午吃完午飯,我在洗手台洗餐盒,小敏悄悄走到我身旁囁嚅道:「老師,我寫字條給阿龍,他都不回,也不理我,我好難過。」接著聲淚俱下。

阿龍是班上的大帥哥,有八點檔偶像劇男主角的顏值,內向沉默的小敏,此刻正捧著一顆破碎的少女心,向我傾訴。我低聲跟她說:「感情是勉強不來的,不過你至少勇敢地嘗試過了。別擔心,你忍一忍,畢業後,大家各奔東西,一切都將是過眼雲煙。未來,你會有許多機會遇到屬於自己的真愛。」

誰說少年不識愁滋味?成長是要付出代價的。

教育家杜威說:「教育即生活。」希望我親愛的少年,不要只學習課本上的知識,在面對五味雜陳的人生時,學會包容與幽默;經歷生命中無可避免的風霜與試煉時,試著堅忍而豁達;對人對己輕鬆、溫柔點,就算在苦中也要尋快樂,流著淚也能夠微笑。

(本文由「台北市閱讀寫作協會」提供https://www.facebook/TWLA2010)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