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片 《花神咖啡館》愛與音樂穿越時空

文/吳孟樵 |2021.10.02
795觀看次
字級

文/吳孟樵

帕拉迪絲與弗洛朗詮釋兩名受苦的女性,母愛與愛情,愛得如此深切,痛得如此傷感,強烈地感染觀眾,將不同時代背景與故事的兩條支線串起來,撞擊人思考「執念」與「愛」,以及何為自由。



跨越四十二年的故事,連結一九六九與二○一一年,分屬親情與愛情的苦澀滋味。兩組不同的年代,演繹不同的生活面貌,卻有其因果輪迴的執念,讓愛翻轉為沉入與頓悟的氛圍。《花神咖啡館》(Caféde Flore)片名浪漫,反覆出現的同名曲子(馬修赫伯特的知名曲子)情調悠揚地穿越時空。

下一世飽嘗痛苦

二○一一年,安東尼(加拿大創作歌手凱文帕虹飾演)四十歲,是知名的DJ,經常得往返於加拿大蒙特婁與法國巴黎,他的生活幸福,背影卻是孤單沉靜,甚至必須壓制內心想吶喊的衝動,機場大廳裡與他相對而過的幾十名唐氏症男孩、女孩,像是一組完全不同環境的對照,這是鏡頭刻意埋下的故事種子。

安東尼成長以來,家中至少有一半的照片都有前妻卡洛(中年卡洛由埃萊娜弗洛朗飾演)在他身邊。與現任愛侶蘿絲(Rose,這名字象徵青春燦亮的女孩。艾芙琳布霍飾演)愛得難分難捨。不是中年危機產生的愛,而是相繫於四十二年前的愛。安東尼向心理諮商師提問:「如果心靈契合,愛情就不會死吧,也不會出現兩個真愛吧。」諮商師反問他:「是什麼讓你的靈魂

伴侶換人?」

另組故事發生於一九六九年,賈桂琳(知名歌手演員,也是強尼戴普的前愛侶凡妮莎帕拉迪絲飾演)生下唐氏症男嬰羅宏,羅宏的父親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她韌性堅強地獨自承受撫養的責任,拚命工作,親自哺乳,準時接送兒子上下學,堅持讓他接受一般學童的教育,教導他怎麼對應在校碰到的霸凌。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日日早午晚如陀螺般,忙碌且面容憔悴地付出她的所有。母子間親暱之愛可以抵抗世界所有的現實,但也無法容納兒子有天遇上唐氏症女童,兩童難分難捨哭鬧時,賈桂琳崩潰了!

這崩潰不僅留下遺憾,更在下一世飽嘗不同的痛苦。她依然愛得無怨無悔,甚至得隱藏自己的痛,痛得變成夢遊者,也常夢見或隱約看見模糊的男童身影。她跟好友說,我一定得找出個解釋,否則難以活下來。

帕拉迪絲與弗洛朗詮釋兩名受苦的女性,母愛與愛情,愛得如此深切,痛得如此傷感,強烈地感染觀眾,將不同時代背景與故事的兩條支線串起來,撞擊人思考「執念」與「愛」,以及何為自由。生存的必要條件就在於放手,放手了,也讓彼此的愛自由。

讓愛自由與飛翔

加拿大知名導演尚馬克瓦利(前作《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藥命俱樂部》)身兼本片的製片人之一,編劇與剪接。故事與畫面盡在其腦袋裡穿梭,綿密的編織,也賦予多種音樂型態。他的兒子猶如漫畫美少男,在片中飾演安東尼的少年時期。十年前上映時,已大受矚目,而今再饗影迷,依然很有韻味。

設若影片停留在卡洛解了惑,已明暸自己與安東尼的前世是賈桂琳與羅宏,而安東尼不知前世因果,當她情深意切地奔去安東尼家,對他說:「請你原諒我。」卡洛、安東尼、蘿絲三人相擁的畫面,不以接下來的幾分鐘劇情做交代,僅保留片尾劇情的照片來呈現,則會更有餘韻。

片中還有很大的關懷意義是唐氏症孩童如天使。冰島樂團席格若斯演唱的〈夢遊者〉(或譯為「沉睡天使」),空靈優美的歌聲裡是許多的唐氏症男女穿著飄逸的白色長衣服,背後有副翅膀,翅膀不大,象徵飛不高,但是他們處在白雲藍天綠地如天界的環境裡。《花神咖啡館》以這首歌作為片中很重要的歌曲,是對世間的期許:讓愛自由與飛翔。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