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伯

文/林怡辰 |2021.10.03
1108觀看次
字級
美工刀在一顆顆土雞蛋殼上刮了又刮,抹布擦了又擦,將上面的雞糞、髒汙、突起,一遍一遍,一顆一顆的美容後,「蛋伯」才敢開著小貨車,出門兜售土雞蛋。 圖/123RF

文/林怡辰

美工刀在一顆顆土雞蛋殼上刮了又刮,抹布擦了又擦,將上面的雞糞、髒汙、突起,一遍一遍,一顆一顆的美容後,「蛋伯」才敢開著小貨車,出門兜售土雞蛋。

「蛋伯」是我的父親,每次回家,總見他縮在小凳子上,瞇著眼,像機器般整理著那些蛋,八小時挺著腰,沒有停過手。偶爾孫兒嚷著要看卡通,他還得挪動位置,避避。

「蛋伯」曾是叱吒風雲的大老闆,都市裡的蛋黃區地段,服飾店面好幾家,上世紀八○年代開幕時還有港星來剪綵,手下店員十幾人,名車四五台,高級餐廳裡點的石斑魚,吃不下懶得翻,向來只吃一面的豪奢。然而時代變遷來得令人措手不及。成衣市場脆弱得像蛋殼,不規則的碎裂,帶來腥味的濃稠流淌,父親只能狼狽慌亂的清理。繁華落盡,曾經的一切,現在都只剩手中的這顆小小、易破的蛋。

從天堂到地獄,說不曾埋怨,是不可能的。房子被查封、討債集團上門、地下錢莊談判,剛工作就不斷貸款,只能流浪各地。看見水洗蛋蒼白的蛋殼,想起家裡土雞蛋的外殼顏色、橘紅蛋黃,似乎找到一個重新出發的機會。

所以大老闆成了「蛋伯」,和市場小販一樣,清晨四點就得出門,整理成一籃籃等著客人上門。家裡冰箱裡的蛋架上,也從此擺滿了太小、過大、有點裂痕的蛋,從蛋架蔓延到上層下層,一層一層。常常一不小心,又或是太小心,蛋殼倏然裂開,蛋白蛋黃洩了一地。

懷才不遇也好,生不逢時也罷,時代的眼淚落下時,也必須滋潤下一個世代。為了家人的五斗米,轉眼二十年,每天一顆顆的蛋,搖搖晃晃堆起姐弟三人的學費、柴米油鹽醬醋茶等全家的支出。

偶爾談起過往的輝煌,恍如隔世,手裡的一顆蛋,卻是可以牢牢掌握的。或許我們都踩在時代薄薄的蛋殼上,但總要如履薄冰的戒慎危懼,在其上刮了又刮,擦了又擦,抹去所有的髒汙,生命才會帶來平凡,卻濃醇的蛋香。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