趨勢人物41 福爾曼 手指畫出氣候變遷影響力

楊慧莉 |2021.10.09
1271觀看次
字級

文/楊慧莉

近10年來,地球暖化,洪水 、森林野火等天災肆虐,許多 物種瀕危,在在顯示氣候變遷 問題刻不容緩。各個領域都有 人登高一呼敦促採取有力行動 。以手指作畫享譽全球的粉彩 畫家福爾曼,即為其中之一, 她的方式是把氣候變遷受創源 頭帶到世人的眼前……


生命 軌跡
藝術家之路 水到渠成


札莉雅‧福爾曼(Zaria Forman, 1982-)是超寫實粉彩畫家,風格鮮明,以畫出超大型的極地風光見稱。她創作的靈感來自童年跟著家人遊至幾處世界最偏遠之地。

母親是啟蒙老師

原來,福爾曼的母親是一位攝影家,那些極地風光都是母親的攝影題材,也成了她懂得欣賞海天變幻莫測奇景之美的最佳素材;她尤愛觀看西部沙漠平原上遠遠出現的暴風雨、南印度的季風雨和照亮格陵蘭島水域的北極光。

顯然,福爾曼走上藝術之路,其來有自。託母親職業之福,福爾曼成長過程中,家中有各種藝術媒材供她嘗試。從會手握蠟筆時,她就開始畫畫了。其母對攝影的熱愛促使她到極地探險,而女兒等家人不僅支持,甚至一起走訪。於是,在北非騎乘駱駝、在北極附近趕狗橇,都成了家人的共通回憶。

然而,福爾曼的母親不僅以身教成為她的啟蒙老師,還親自教導她藝術領域裡最重要的光影知識,包括如何等待光線、如何辨識恰到好處的神奇時刻。儘管母女倆所擅長的媒介不同,一位善拍,另一個會畫,但兩人的構圖相仿。福爾曼坦承自己是傳承了母親的美學品味,「她把我帶到遠方、常常是人煙罕至之境,從小就影響我的眼界」。

作畫方式顯性格

每個畫家都有她擅長的媒材和獨特的作畫方式,福爾曼亦不例外。她用軟式粉彩顏料作畫。由於不用筆、刮刀等工具,而是用手指和手心直接在紙上作畫,「手指畫家」之名不脛而走。她的作品都是旅遊中所見。換句話說,旅途景物是她繪畫的題材。因此,她會邊旅遊邊拍下數千張照片,藉此蒐集繪畫素材。

通常,她會在現場做些素描,藉以抓住自己對當地景觀的感受。回到畫室後,她就根據記憶中的經驗感受及拍回來的照片,畫出大幅作品。有時候,她會重塑水或天空的樣貌、改變冰塊的造型、混合和搭配不同的意象,創造出她想像出的景觀。

她的作畫過程是,先用鉛筆簡單勾勒出景觀,接著循著幾筆主要線條作畫,然後加進層層顏料,用手心和手指在畫紙上抹出種種景物,再把粉彩色條剝成碎片,弄出細節。

福爾曼之所以選用粉彩作畫,背後有其原因。她表示,用粉彩,簡單而直接;這種媒材需要極簡主義的作法,紙張齒槽只能承受薄塗,因此不容許畫錯或重畫。萬一畫錯,她也不太用橡皮擦,寧可用幾筆線條把錯誤「修正」,並視為一種樂趣和挑戰。不過,與其說她喜歡這種單純的作畫過程,不如說她善用粉彩媒材的種種局限,以控制自己龜毛的個性。「我容易迷失在細節裡,若粉彩和紙張沒有提供限制,我擔心自己會沒完沒了的一直畫下去。」

畫出生命的源頭

通常,福爾曼完成一幅超過十英尺寬的「巨」作需要兩百到兩百五十個小時。她表示,作畫過程對其而言,類似禪定,可以讓她安靜下來。她也不覺自己在畫冰或水,「那些意象都化作最基本的顏色和形狀」。一旦作品完成,她又可以領略整個場景,感受冰山在晶瑩剔透的水上漂浮,或是一朵朵浪花頂著泡沫。

福爾曼的畫作中,常見冰冷的風景和海景。一言以蔽之,其作品充滿「水」的意象。她表示,水以各種方式吸引人類,「我們需要水才能生存,也被它在景觀中的美麗所吸引,不管是靜止、波光粼粼和流動的樣貌」。她將水視為生命的隱喻,始終變動,既美麗又可怕。水,不斷瞬間改變成新的樣貌,是福爾曼源源不絕的靈感來源,這種變動也是她在畫作中企圖表現出來的。

儘管已是箇中好手,福爾曼仍謙虛的表示,自己還在學習更多用粉彩表達出水變動的方法,而她也非常享受這種永不止息的挑戰。



人生 使命
手繪流轉瞬間喚覺醒


為了畫出心目中最神聖的意象——水,福爾曼「溯本追源」,到達北極。結果,她看到冰山以前所未見的速度融化,並發現融化的冰造成海平面上升,淹沒了一些低漥的海島國。基本上,她是順著冰融的水,從北極到赤道。

首次遠征嗅異常

事實上,二○一二年八月,福爾曼展開其人生首次遠征時,就意識到氣候變遷的危機。她當時帶領了一群藝術家和學者前往格陵蘭西北岸。本來,這場由她和母親一起規畫的遠征,領隊是她的母親。但,母親突然罹患腦瘤,腦瘤迅速占領其身體和心智,半年後就奪走其性命。生病期間,母親對探險的付出未減,女兒則答應繼續其未竟的旅程。

格陵蘭之旅讓福爾曼感受到一種熱情,與其母對北極如出一轍。冰山的規模並不起眼,但冰原卻是活生生的在動,而且發出一種她從未聽過的聲音。冰山的壯闊顯然可見,但福爾曼也感受到其脆弱的一面。在船上,她可以看到冰塊在異常溫暖的陽光下「冒汗」。

當時,她和同行者造訪了格陵蘭島上許多因紐特社群,得知他們正面對巨大挑戰。當地人跟她說,廣大的海域已不再凍結如昔;海面不結冰,將嚴重縮小捕獵和收穫範圍,威脅其生計和生存。

然而,格陵蘭融化的冰川不僅影響島上居民生活,也是海平面上升的最主要原因,升起的海平面將淹沒全球部分低漥島嶼。格陵蘭之旅後隔年,福爾曼造訪全世界最低漥的國家「馬爾地夫」,順道收集了新作品所需的影像和靈感,於是畫出了馬爾地夫沿岸層層堆疊的海浪,而這個國家極有可能在本世紀內就沉入海底。

肩起藝術家責任

漸漸的,福爾曼的人生使命在個人天賦和人生經歷中形塑:要透過作品傳達氣候變遷的急迫性。首先,她北上至北極圈,捕捉到那裡正在冰融的故事;再南至赤道區,記錄了冰融後的海平面上升。接著,她造訪格陵蘭和馬爾地夫兩處景觀迥異卻同樣瀕危的區域。

氣候變遷是全球社會面對的最大危機。福爾曼作為藝術家,深感有責任以作品發聲,特別是她擁有難得的機會可以遊至遙遠之境,即氣候變遷危機首先發難之區。她表示,根據心理學,人們通常基於情感採取行動和做出決定;有研究顯示,藝術會對情感造成衝擊。

不過,衝擊有其正面和負面。對福爾曼而言,儘管所造訪之區已顯現氣候變遷的危害,但她寧可用作品呈現它們原本的美麗,讓人們藉由感受這些地景的莊嚴之美,興起保護之念。

盼作品激發行動

福爾曼表示,災難性的事件每天以各種方式落在全球和個人身上,但她寧可正面以對這個世界,這也是其母賦予她的天賦之一。在格陵蘭島時,她將母親的骨灰撒入融化的冰川裡,成為其母所愛的地景的一部分。

儘管氣候變遷的可怕效應已出現,但若非親眼所見,大家還是覺得很遙遠。因此,福爾曼畫出巨幅作品,讓觀賞者有如親臨現場,對冰山和冰川之美產生敬畏之心。她的作品探討了那些偏遠地景的瞬息萬變和寧靜致遠、記錄了地景的變化,歌頌的是地球即將流逝之美。

福爾曼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讓人們對氣候變遷有更深刻的認識,藉以協助人們從變化的地景中發現意義,並樂觀的找出對策。在創作時,她注入自己對當地的深刻情感,其中夾雜著難過、急迫和希望之情;期盼能藉由作品將這些感受傳遞給觀眾,因引發共鳴而啟發世人在未來拿出具體行動。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