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速寫】 躲貓貓

文/林薇晨 |2021.10.15
1805觀看次
字級
朋友來拜訪我的新家,也攜帶著她領養的貓。這是一隻年約兩歲的虎斑貓,背上布滿灰黑與咖啡的條紋,一橫一橫,只有胸膛到肚腹是整片雪白。我們坐在廚房的餐桌旁喝茶吃點心,面向客廳的魚缸,不時關注著,以免貓將牠的指爪伸向金魚。然而,我的魚缸是帶有蓋板的類型,所以我想應當是不會怎樣的。圖/林薇晨

文/林薇晨

朋友來拜訪我的新家,也攜帶著她領養的貓。這是一隻年約兩歲的虎斑貓,背上布滿灰黑與咖啡的條紋,一橫一橫,只有胸膛到肚腹是整片雪白。我們坐在廚房的餐桌旁喝茶吃點心,面向客廳的魚缸,不時關注著,以免貓將牠的指爪伸向金魚。然而,我的魚缸是帶有蓋板的類型,所以我想應當是不會怎樣的。

有次我在Instagram上滑到某個日本金魚飼主的影片:他將一座貴妃浴缸改造成魚池,養著幾隻金魚與繚繞的綠菊,而家裡的黑貓每日早晨至池邊啜水,潤潤喉嚨的乾燥。我不禁留言問道:「如果金魚被貓吃掉了該怎麼辦!」那飼主一派輕鬆地答覆:「確實呢。」看來他似乎並不憂懼的模樣,反倒是我更在意那群金魚的安危了。

我的兩隻金魚在魚缸裡游來游去,隔著玻璃,牠們是否也看見了朋友的貓呢。金魚一貫鼓著膨膨的腮頰,小嘴微噘,彷彿也有許多的嘟嘟囔囔。這樣的臉蛋,介乎傻氣與嬌氣之間,我日復一日睇著,睇出了閃閃發亮的愛意,如同填補齲齒的銀粉,輕輕覆蓋於生活的某個缺口上。

朋友將她的平板電腦放在地上,開啟一個名為「CAT ALONE」的遊戲,讓貓自己坐在那裡玩。那遊戲非常簡單,也就是畫面中不斷出現相同的小動物,讓貓伸出手掌去捉。小動物的選項極多:有振翅的蝴蝶,有爬行的瓢蟲,有踅來踅去的壁虎——令人想起荒木經惟那張經典照片,鏡頭下的愛貓一口咬掉了壁虎的頭,壁虎身首異處,儘管黑白影像上絲毫瞧不出血色。貓的迷你的乖戾。不是乖,也不全然是戾。

貓坐在那裡對螢幕一按一按,目不轉睛,肉球點擊一下,平板就響一下,震一下,命中的小獵物死亡也似暫停一下,隨後又繼續紛繁移動。儘管這不過是個虛假的遊戲,也能滿足牠的熱衷狩獵的天性。貓的玩具似乎總是關於掠食,好比遙控老鼠、電動鯽魚、兔毛鳥羽製成的逗貓棒之類。那遊戲裡的壁虎給貓攫獲以後,彷彿也會升起虛假的靈魂,成為貓的小小的,小小的倀。

我們吃著特地訂購的栗子瑪德蓮,胡亂地聊,聊的都是關於貓的話題。據說江戶時代的忍者擅長透過貓的瞳孔形狀來推斷時間,蘇軾也有〈貓兒眼知時歌〉:「子午線,卯酉圓,寅申巳亥銀杏樣,辰戌丑未側如錢。」也不知道準不準確。「絕對是不準確的啊。」朋友表示,貓瞳除了受到光線,也會受到情緒影響——如果夜晚在燭火旁,那瞳孔依然可以縮細;如果白晝而興奮,那瞳孔也會放大成橢圓。想到飛簷走壁的忍者很可能因為過於信賴貓瞳而誤判時辰,我們不禁低低地笑了。然而無論如何,那狹縫般的垂直瞳孔,總是來自一雙獵戶的眼睛。

貓終究厭倦了重複的平板遊戲,在屋子裡四處梭巡,我們也不去管。突然,牠一跳跳上客廳的沙發,搭上木百葉窗旁小茶几上的魚缸,伸手掀開了魚缸的蓋板。蓋板急遽翻起的音聲傳到我們耳邊。

貓將頭俯向魚缸。

貓舉起了牠的手爪。

兩隻金魚以為飼料時間到了,相偕游上水面。

在這一剎那,我感到我的身體裡響起救護車激昂的鳴笛——「貓不會去抓金魚吧」「貓不是最愛吃魚了嗎」「貓不會對我的金魚怎樣吧」「拜託千萬不要怎樣」「萬一怎樣了我該怎麼辦」「金魚快點逃離啊啊啊啊」「之前Instagram那個日本飼主也是同時養魚又養貓所以應該沒事吧」「一定沒事吧嗚嗚嗚」「我的金魚是不是要死了」「是不是要成為貓的餐點了」「且慢且慢且慢」——我和朋友趕到魚缸旁想要阻止貓的獵捕。

然而,貓只是伸出舌尖,口渴也似,舔了舔魚缸裡的水。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