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片】 愛情電影中的社會正義 《鱷魚Grit》

文/蘇士今 |2021.10.16
635觀看次
字級

文/蘇士今

《鱷魚Grit》雖是愛情電影,卻反應了許多社會問題,土地炒作、公權力的軟弱無能、黑道惡勢力強欺弱……等,患難見真情更加難能可貴,但實現社會正義,更是我們追求公平溫暖的社會更該努力的方向。



「喜歡就咬著不放」動物系個性派愛情電影《鱷魚Grit》, 由金馬新人柯震東、金馬影后李心潔、金馬影帝李康生主演,千萬票房導演陳大璞執導。

《鱷魚Grit》不是一見鍾情、天雷勾動地火式的愛情電影,而是那種可以慢慢、細細咀嚼的情愛故事。

「這個是龍嗎?」

「因為缺錢,所以少了角,缺了角的龍就變成鱷魚了。」

她笑了,他萌了。

話說鱷魚是怎樣的動物呢?大部分的人都只是在電視或網路的動物頻道認識牠,牠並不是可以任意抱抱親親的可愛動物,也許還有一點可怕,但牠只要確定了目標就會緊咬不放,如此不屈不撓的精神,就是所謂的「鱷魚」精神,或許在奮力一搏的過程中未臻完美,卻已豐富了所有人的生命。

天差地遠的兩人

他就是余大偉(柯震東飾),綽號小魚,是個更生人,立志成為鱷魚。看他傻里傻氣的萌樣,在十七歲時竟鋃鐺入獄,實在很難以想像是如何走上歪路的,而片中似乎暗示著這背後藏著不為人知的隱情,不過,這並非重點,重要的是他個性善良並極力擺脫過往的不是,來到了議員服務處找到劉主任(李康生飾)並求得了一分小小助理的工作。

她是陳芝平(李心潔飾),是個青農,滿臉憤世嫉俗,並不是人見人愛的女人,是左鄰右舍眼中擋人財路的釘子戶。「什麼都可以出口,唯獨土地不行。」她說,由於這分「土親人親」的強烈信念,堅持守著農地,守著生長在土地上的農作物。

「我的農地沒有水。」小魚接下了這個為人民服務的任務,而對於初出茅廬、沒有社會歷練的他而言,一切都很新鮮,本以為打幾通電話就可解決的事,但除了被公務機關踢皮球似的推來推去外,才發現大事不好了,內情複雜又危險。

如此兩人的邂逅,既不浪漫也不有趣,一個穿著俗俗的白襯衫、黑西裝褲,滿臉稚氣呆樣、不經世事的年輕男人,一個穿著邋遢、手持電鑽鋤頭硬漢般的村婦,想想那個畫面,大姐姐帶著小弟弟對抗來自於四面八方的惡勢力,倒是會讓人想跳進螢幕裡成為他們的幫手,只是這兩人如何生出情愫的呢?

如同小魚的「打斷手骨顛倒勇」,雙手上了石膏的他,嘴巴雖哀號,內心卻更勇。看到小魚的毫不畏懼的臉龐,陳芝平眼裡不再憤恨了,有的只是不捨。這就是所謂的革命情感吧!

戀愛的那一瞬間

看到這裡,不再覺得《鱷魚》不是浪漫的愛情電影,情侶間的餵食畫面、嬉笑怒罵的逗趣場面一應俱全,而此隻鱷魚竟變成了可抱抱親親的可愛動物,只是革命尚未成功,這段還在醞釀中的戀情該何去何從呢?

兩個活在不一樣世界的人,再加上大姐姐與小弟弟的年齡差異問題,如此的戀愛該如何談下去呢?李心潔表示開始在拍片過程中尋找愛上「小魚」的原因:「我本以為她是在哪一個瞬間突然對小魚有感覺。後來發現,愛上那個人的瞬間,不是在一個多麼重要或者是特別的時刻,而是一個很簡單不自覺過程。」

這段很簡單不自覺過程的愛戀,是慢慢且深深的種在兩人內心深處的,哪會想到身分地位的不同,哪會害怕姐弟戀的刻板印象問題,不管是小魚,不管是陳芝平,只要愛上了,真真見證了「直教人生死相許」的愛情。

《鱷魚Grit》雖是愛情電影,卻反應了許多社會問題,土地炒作、公權力的軟弱無能、黑道惡勢力強欺弱……等,患難見真情更加難能可貴,但實現社會正義,更是我們追求公平溫暖的社會,更該努力的方向。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