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花間集】 花如小輪的橙黃山柳菊

文/幼藍 |2021.10.31
14244觀看次
字級
繖房花朵盛開。圖/幼藍
橙黃山柳菊的葉大部分簇生基部。圖/幼藍
頭狀花序,莖上覆蓋短硬毛。圖/幼藍
兩性的舌狀花。圖/幼藍
海邊傾倒於一旁的橙黃山柳菊。圖/幼藍
橙黃山柳菊的白絨種子。圖/幼藍
小花橙黃或橙紅色。圖/幼藍
草叢中的橙黃山柳菊特別亮眼,約35公分至50公分高。圖/幼藍

文/幼藍

一日散步來到教堂附近,於經常路過的小徑草叢裡瞥見橘黃點點,好奇朝前走去,蹲下俯身細瞧,原來是一種野菊,但見直挺帶毛的莖上蹦出一朵橙橘小花,此外尚有許多緊閉的花苞。不曾見過這樣的小菊花,取出手機拍照後,順便摘下幾朵帶回家,欣賞觀察外,亦不忘翻書上網搜尋,費了一番功夫,總算查出它是「橙黃山柳菊」,又名「紅輪蒲公英」。

橙黃山柳菊學名Hieracium aurantiacum,另有一學名Pilosella aurantiaca,為菊科山柳菊屬,原產於中歐、南歐的多年生草本。倒披針形或橢圓狀倒卵形的綠色葉片,長5公分至20公分,頭狀花序,舌狀花瓣橙黃或橙紅色,花冠直徑1公分至2.5公分不等,植株高35公分至50公分,是一種矮小細緻的菊花品種,花期在夏秋之間。

插在小花瓶裡的橙黃山柳菊為客廳生輝,我細心呵護,天天換水,而它也很賞臉地綻放所有的花苞,盡情施展潛藏其內的嬌媚,持續一段時日才香消玉殞。見狀趕往教堂小徑欲再採集,然多數的花朵已枯萎凋落,更有幾株結出像蒲公英那樣的白色絨球。我頓時明白「紅輪蒲公英」的箇中原因,絨毛般的白色種子一旦經風吹拂起舞,飄落至陌生處後便可繁衍下一代,足見橙黃山柳菊生命力特強,遠從中、南歐飛抵北歐挪威孕育出新生命,著實具有侵入性。儘管挪威植物學家不樂見橙黃山柳菊這種外來野花,卻未將它列於黑名單上,我方有幸得以結識。

立於整裝待飛的白毛種子前,我打消了採摘橙黃山柳菊回家插花的念頭,畢竟它屬於野外。腦海驀然飛來奇想:如果我是《小王子》一書的作者,也許會讓來到地球探索的小王子,迸出對橙黃山柳菊一見鍾情的穿插情節。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