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人物37】瑞克林兄弟 打破藝術與生活界線 首創零星級旅館

楊慧莉 |2022.07.16
5224觀看次
字級
派屈克(左) 法蘭克(右) 圖/CHRISTOPH KAMINSKI
2016年,瑞克林兄弟打造的露天旅館,賣的是大自然體驗。圖/推特
作品「BIGNIK 2022」,用兩千八百塊紅白相間的布鋪滿部分聖加侖舊城街道。圖/推特
睡在路邊思考世界危機,但仍享有私人管家服務。圖/推特
瑞克林兄弟打造的「防空洞旅館」,讓旅客感受過去冷戰時期的氛圍。圖/取自維基百科

文/楊慧莉

出門旅遊,奢華的高級飯店常成為有錢人的首選。不過,在瑞士,由瑞克林兄弟所打造的零星級旅館,沒牆、沒廁所……一樣讓人趨之若鶩,何以如此?

介入 生活
藝術不在博物館


法蘭克‧瑞克林(Frank Riklin, 1973- )與派屈克‧瑞克林(Patrik Riklin, 1973-)是一對瑞士概念藝術家兄弟。由於兩人是同卵雙胞胎,乍看之下,難以分辨誰是誰。不過,與之對話後,明眼人還是能看出其差異。

兄弟倆用他們的工作室,創作了許多介入生活、直指社會問題的作品。對他們而言,「藝術必須有個清楚的功能,應置於社會中心,而非在博物館!最好的藝術不該被看作是藝術。」

藝術品能住也能體驗

一九九九年,雙胞胎在蘇黎世、法蘭克福和柏林的藝術學校各自受教時,就在聖加侖市打造了一個藝術設計團隊「Atelier für Sonderaufgaben」,在他們變色龍般的多功能工作室,從事介入公共空間的藝術創作、影片製作,也開藝術研討會和訓練課程。

兄弟倆尋找非傳統的解決方法,顛覆社會制度的一般運作;透過互動方式,人們往往成了其顛覆過程中的演員。將近十年的努力,兄弟倆打出知名度,受到塞沃倫市(Sevelen)當局的請託,首創全球第一間零星級旅館,從此聲名大噪,終於嘗到一夜成名的豐碩果實。

原來,塞沃倫市縱使地處阿爾卑斯山內,美景當前,卻閃過觀光客的雷達。於是,法蘭克和派屈克靈機一動,將冷戰期間為了防治核子武器攻擊而設置的地下防空洞改造成旅館。與一般豪華飯店相反,零星級旅館走極簡風;在當地居民協助下,兄弟倆簡單布置旅館,房間除了雙人床和床頭櫃,家徒四壁,房內也沒溫水、暖氣設備可用,室溫最暖為攝氏十五度。

零星級旅館除了能住,也是瑞克林兄弟的藝術品。旅館走道昏暗、有著厚實的水泥牆,呈現出冷硬的氛圍。兄弟倆希望來此住宿的旅客能感受過去冷戰時期的氛圍。

零星級成藝術家標記

法蘭克表示,「防空洞旅館」就該如實呈現,過多的裝飾就毀了。由塞沃倫鄉民一起經營的旅館,沒有太多預算,目的是讓旅館成為一處人們聚集的場所,社會背景縱使有所不同,但因睡在防空洞的共同經驗而凝聚在一起。

零星級旅館成立後不久,國際詢問度踴躍。世界經濟論壇曾在離塞沃倫不遠的達沃斯舉辦,開會期間有與會人士跟瑞克林兄弟團訂,甚至還有人提出在英國開旅館分店的建議。當時,他們先在德國和英國註冊,打算在瑞士賣出十二個執照,讓人在不同地區搭建方便的防空洞旅館,當然得嚴格遵守旅館的藝術理念。

而今,當初的第一間防空洞旅館已結束營業,改成博物館形式供遊客參觀。但「零星級旅館」的概念已成為瑞克林兄弟藝術作品的重要標記。

玩出多樣的藝術介入

回到工作室,又可見到法蘭克和派屈克不時活動於組織和藝術融為一體的過程。他們有些理念和介入需要時間落實。兩兄弟覺得他們在工作室所為,只是延伸他們童年時在沙坑所玩的遊戲,差別只在場域不同,而玩法日趨成熟。兩個藝術家擅長將他們的藝術介入放進政治和社會的框架裡,然後再加進一些嘲諷式的幽默。

比方說,他們曾推出「都市電話」案,在聖加侖附近城鎮庫爾市政廳前面裝設一座公用電話,人們可以藉由當局所設定的號碼撥打這支電話,如果有路人經過接起電話回話,撥打者就要捐出小筆金額給當地的非政府組織,愈多回話,捐款就愈多。打電話人真的不知誰會剛好經過、然後接起電話,這感覺有點像在探險,也像小時候亂打電話,看誰會接起的遊戲一樣。

實驗結果,有時一天二十通電話響起,但只有五通被接起,即便經過的人都覺得有義務接起才能促成公益捐款。這證明很多人還是不習慣跟陌生人說話。

不管如何,雙胞胎會繼續堅持他們的「藝術介入」工作。對他們而言,藝術和社會就像沙灘上的沙粒,不會有資源用盡沒得玩的時候。

瑞克林兄弟的近作之一是「BIGNIK 2022」,用兩千八百塊紅白相間的布鋪滿部分聖加侖舊城街道,還同時將火車站重新命名為「BIGNIK 」。



置身事內
睡路邊感受危機


防空洞旅館後,瑞克林兄弟的「零星級旅館」概念繼續升級,於二○一六年推出阿爾卑斯山露天旅館。比起防空洞客房的家徒四壁,露天旅館連壁都沒有,也是極簡的雙人床等基本設施,房客仰頭看星空,連屋頂都省了。

旅客是唯一星星

這個旅館座落在海拔一千九百七十公尺的阿爾卑斯山上,風光自然美麗,但沒有方便的水電供應,上廁所,還要走個十分鐘。簡陋的旅館設施,每晚要價約一萬元新台幣,自二○一六開放預約後,到隔年底預約已額滿。

原來,露天旅館賣的是大自然的體驗。「客房」硬體設施雖比不上舒適型的旅館,軟體部分還算貼心——每間配有私人管家,提供送餐、旅遊建議、登山指南等服務。管家全天候待命,萬一半夜下雨,會協助將旅客遷至附近備用小屋。

露天旅館由瑞克林兄弟與旅店專家夏邦尼耶(Daniel Charbonnier)攜手打造,設計初衷是邀請旅客品嘗瑞士風光、享受被山景包圍的寧靜,同時也將在地文化融入住宿經驗,體驗當地的風土民情,因為餐點製作使用當地的新鮮食材,管家身分其實是當地的農夫。

瑞克林兄弟的零星級旅館以創意顛覆頂級旅館對於「享受」的定義,也不忘將旅客變成他們顛覆過程中的「演員」,誠如夏邦尼耶所言,「來到零星級旅館,你是唯一的星星。」此概念,旅客大概會在住宿露天旅館期間,與天空星星對望時,特別有感。

零星級第三部曲

日前,藝術家兄弟再度引發媒體關注。原來,他們的標記作品又「換裝」了。

從冷戰時期到瑞士風光體驗,瑞克林兄弟這次推出「反田園詩版本」的零星級旅館,地點不再是景色秀麗的阿爾卑斯山上,而是瑞士薩永( Saillon)村落一個加油站旁的路邊。雖然旅客還是能遠眺山景,但已不再那麼愜意;事實上,可能還很難睡。

因應迫在眉睫的氣候變遷問題,瑞克林兄弟也以具體行動響應,打造了一處「沉思」的場域。一如前兩種版本,客房基本配備是一張兩邊附有床頭櫃和檯燈的雙人床;特色亦是沒牆、沒屋頂、也沒門,所以沒有隱私,客人直接睡在星空下。

同樣的,不同版本的「零星級旅館」,客源自然不同。「反田園詩版本」是專為憂民憂世界的客人而設計,這類客人寧可藉由睡在路邊,引發危機意識,進而思索影響全球人類的社會、環境、政治和經濟議題,並進一步採取行動,也不願睡得香甜,對世界諸多問題無感。

不要你睡要你想

「重點不在睡覺,」法蘭克表示,「而是反思當前世界局勢。入宿這裡,就是宣告社會需要迫切改變。」

「簡而言之,現在已經沒有時間睡覺了,我們必須有所行動。」派屈克補充說,「如果我們今天依然故我,就會有更多地方出現反田園式的風光。」

因此,新版本的零星級旅館不是讓人休憩,而是要讓人保持清醒,環顧各種問題,從氣候變遷、戰爭、安全、平等到經濟等等。

目前提供四種套房,全都看得到阿爾卑斯山。儘管路旁車輛來來去去,旅客不得安寧,但那也只是讓他們居安思危,藉以想像一個更好的世界。無庸置疑的,旅客們再度成為零星級旅館唯一需要存在的「星星」。

此外,「星星」們也同樣可以有自己的私人管家,由他們提供早餐、飲料和點心,享受唯一五星級的禮遇;萬一天候不佳,附近還有不錯的飯店房間備用。

「反田園詩版本」的零星級旅館,目前僅供夏季開放預約,從七月一日到九月十八日,體驗價為每房每晚三百四十元美金,約一萬元新台幣。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