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story83】義大利國寶級女星貝魯奇 歷久彌新的祕密

楊慧莉  |2022.07.30
6550觀看次
字級
年過半百的貝魯奇,魅力不減當年,廣告代言不斷。圖/推特
貝魯奇在《記憶殺神》中,飾演想掌控一切的黛凡娜。圖/推特
貝魯奇在51歲時出演007系列電影,成為影史上最年長的龐德女郎。圖/推特
貝魯奇在《真愛伴我行》中,舉手投足令人驚豔。圖/推特
貝魯奇與《駭客任務》男主角基努‧李維合影。圖/推特
貝魯奇與大女兒迪娃同登《時尚》雜誌封面。圖/推特
貝魯奇慶幸自己有點年紀,才能演出卡拉絲。圖/推特
貝魯奇不怕變老,相信女人在不同階段各有風情。圖/推特

文/楊慧莉

被公認為全球最美麗的女人之一的義大利女星貝魯奇,出道至今長達四十年,仍在舞台上占有重要一席之地,似乎絲毫不受年華老去的影響。女人,最怕歲月這把殺豬刀,但貝魯奇卻有恃無恐,為什麼呢?

天生麗質
模特兒出身站上歌劇院


莫妮卡‧貝魯奇(Monica Bellucci, 1964-)是國際知名的義大利影星。大學念法律系的她,由於長相出眾、身材火辣,自然而然往靠臉吃飯的行業發展。於是,她先是走上時尚伸展台,以模特兒身分出道,接著躍上大銀幕,以《真愛伴我行》(Malena)奠定影史地位——片中,她舉手投足,美到讓人驚豔。

除了擁有高顏值,貝魯奇會說英語、法語等多國語言的長才,讓她在歐美影壇很吃得開。除了《真愛伴我行》,尚有許多膾炙人口的電影,如《駭客任務》系列、《受難記:最後的激情》、《史密斯先生》等。

半百成為龐德女

而今,年過半百的貝魯奇,魅力不減當年,廣告代言不斷。去年,她讓義大利精品品牌Dolce&Gabanna找上,成為最新包款「Devotion」的代言人。

事實上,貝魯奇在五十一歲時出演007系列電影,成為影史上最年長的龐德女郎。對此,她還自嘲應該叫做「龐德女士」,因為以年齡來說已稱不上「年輕專屬」的女郎了。

從獨立製作的藝術電影到叫座的商業電影,貝魯奇都參演過。如今,這位會多國語言的義大利女星克服對舞台表演的恐懼,扮演歌劇女神卡拉絲(Maria Callas),將自己的首次舞台亮相獻給了沃爾夫(Tom Volf)所創作和執導的作品《瑪麗亞‧卡拉絲:信件與回憶錄》(Maria Callas: Letters and Memoirs)。這齣表演首場在巴黎演出,之後巡迴義大利、希臘、土耳其。原本去年底要在英國倫敦女王陛下劇院登台表演,但Omicron來襲,延至今年四月。

多年來,貝魯奇婉拒了許多劇場演出邀約,而今披甲上陣,讓她有感而發,「我做夢也沒想到。」從彩排到首演,她要面對好多人、好多能量,即便現在想到都讓她有些害怕。

演出兩位奇女子

導演沃爾夫是透過朋友認識貝魯奇。他登門拜訪她在巴黎的家,說服她拿下這個角色。沃爾夫從二○一三年起投入卡拉絲人生的相關研究和創作,二○一七年還親自執導紀錄片《卡拉絲:為愛而聲》,對於卡拉絲的生平和為人瞭若指掌。當他聽到貝魯奇念著卡拉絲的信件,就「一見鍾情」,「感覺像是她能馬上意會到卡拉絲的情感和心境,當時陽光從窗戶灑進來照在貝魯奇的臉上時,我可以看到卡拉絲的影子。」

《瑪麗亞‧卡拉絲:信件與回憶錄》訴說歌劇女神對工作的熱情及她的苦難人生,包括她與船王歐納西斯多年的情感糾葛。舞台演出還探究了卡拉絲孤獨的晚年,讓演出者貝魯奇不免感歎:「到最後她只剩音樂,其他都沒了。」

最後,貝魯奇靠的是穿上卡拉絲的一件伊夫‧聖羅蘭品牌服飾,克服舞台恐懼。那件卡拉絲在上個世紀六○年代穿過的洋裝,貝魯奇穿起來很合身,完全不用修改。為了避免將衣服損壞,貝魯奇很想翻製那件衣服,但又擔心沒穿原件上場演出會失常。

不過,除了卡拉絲,貝魯奇去年還扮演紀錄片《噴水池的女孩》(The Girl in the Fountain)中的瑞典女星艾格寶(Anita Ekberg)。貝魯奇發現這兩位奇女子有一些共通性,「她們都想掙脫困境,但也只能在工作上取得獨立,內心仍然受到拘禁。」

靠臉吃飯不長久

儘管演活卡拉絲,也能感受歌劇女神的生命熱情,貝魯奇自覺並無法像卡拉絲那樣,她有兩個孩子,得放慢腳步過活。雖然演過《駭客任務》系列讓她成為好萊塢明星,但貝魯奇很開心自己待在歐洲,「美國的名人概念還是有些不同的。在歐洲,即便在倫敦,演員比較能正常過活,可以送孩子上學,去超市買東西。」

貝魯奇的大女兒迪娃也步上母親後塵,憑著亮眼的外貌,目前十七歲已開啟模特兒生涯,只是仍半工半讀。社群網站上,已有六十萬追隨者留意女兒的動態,讓貝魯奇相信新世代靠著新科技可以更快展現自己的天分,而且也不再受模特兒和演戲無法兼做的限制。

不過,貝魯奇仍自覺一路走來好幸運,「起步雖早,但沒放棄學業,等到轉入影視界,也已二十五歲,可獨當一面了,也已進入一個可受保護的電影世界。」她想起當初拍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電影《真愛伴我行》時,只要應付相中她演「鎮上情欲對象」的義大利導演托納多雷(Giuseppe Tornatore)就好。

溫斯坦後來被證實為好萊塢的淫魔,眾多女星受害。當時,溫斯坦的公司相中另一位更知名的影星。幸好,也是名片《新天堂樂園》導演的托納多雷慧眼獨具,讓貝魯奇與電影雙雙一炮而紅,也讓貝魯奇更確認一件事:「世界雖然很重視形象,但電影工作不光是有美麗的外表就好,如果光靠顏值,大概也做不了多久。」

心理素質
不害怕變老迎戰新角色


今年四月,貝魯奇很風光。除了上歌劇院表演,她主演的美國動作驚悚片《記憶殺神》(Memory)也上映了。為了角色需要,她不僅增重,還進入一個全新的生涯階段,需要實驗新的演技,讓粉絲看到她不同於過去的新面向。

反派角色給省思

在新片中,貝魯奇所飾演的「黛凡娜」(Davana)是個反派角色——她是女商人,也是個慈善家;有時像個大善人,但有時又很邪惡。演員一反過去形象,藉由增重、燈光和化妝成功演繹這個角色。

在這部電影裡,黛凡娜極力保護自己作惡多端的兒子。對此,飾演角色的貝魯奇,自己也身為母親,她的看法是,這對母子都瘋了,但黛凡娜看似保護兒子,其實也在保護自己,因為她自己也並非清白。

影片中有一個關於黛凡娜的戲劇性、暴力情節,貝魯奇拍完後的感想是,黛凡娜罪有應得,「她以為自己不可侵犯,結果發生不可逆料之事;她以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但根本不可能。」

黛凡娜對生命的掌控,還包括自己的年齡;她病態似的抗拒老化,跟醫師商量能否活到一百三十五歲。貝魯奇於受訪時笑著表示,大家都想長生不老,但這怎麼可能?就算有錢,也無法控制一切!

老化開啟一扇門

至於老化,女星又是如何看待?她表示,「老化是好事;隨著年齡增長,我獲得新的機會扮演新的角色,黛凡娜,就為我打開了一扇新的門。」

貝魯奇也舉在倫敦劇院登場的《瑪麗亞‧卡拉絲:信件與回憶錄》為例,「我如果年輕一點就無法演出卡拉絲,要演這種角色,就要有些人生閱歷,了解她所經歷的一切,她是一個有天分的歌唱家,但她也是個心思單純的女性,最後卻是抑鬱以終。」

事實上,貝魯奇並無懼老化,只想自然老化。她勤健身,飲食節制,但也不過頭,「我一直都是個有曲線的女人,肉肉的,天生如此,也只想平和的老化。當你五、六十歲時,需求就不會跟二十歲時一樣,就像有了孩子後,焦點就會在他們身上,不再以自己為重。」

女人美麗的祕密

貝魯奇,四十歲生下長女、四十五歲生下次女、五十一歲成為龐德女士,她把一切看成自然現象,「人生有許多不同時刻,年輕貌美,只是一時,生理老化,人人都需面對,儘管使不上力,但我們很幸運,因為能夠老化,代表活得夠久,只是體能走下坡,靈魂卻成長了。」

因此,貝魯奇寧可臉上有幾條皺紋,也不願有張塑膠臉。她適度保養,關鍵在於戒菸酒、吃好睡好、做己所愛,且好好的愛自己。她相信女人的美不會因年華老去而逝去,而是以不同的形式展現;當然也絕不相信,女人會因年齡失去魅力和演出機會,而她自己的經驗就是最好的明證。

而今,歷經疫情的摧殘,貝魯奇重回工作崗位,深感能夠回來,真的是太重要了,「我們得幹活,做些有趣的事了,因為世界此刻正需要詩、藝術和美麗事物的撫慰。」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