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教我如何 賞畫

文/池宗憲 |2022.09.25
1296觀看次
字級
圖/池宗憲
百歲畫家池伯成(右二)是創作體材多元的美學家,作者是左一。圖/池宗憲
圖/池宗憲

文/池宗憲

我的父親畫畫,我總是第一個賞畫的人,也是第一個提出批評的人,雖然我的話語不成熟,但父親總是用耐心聽完我的講法,年長後有一天父親可能按捺不住,告訴我看畫要運用謝赫的繪畫六法來看,他說這是他的老師王逸雲教他的。

謝赫的繪畫六法:「一氣韻生動,二骨法用筆,三應物象形,四隨類賦彩,五經營位置,六傳移摹寫。」觀畫六法深深烙在我心裡,我想父親作畫心中有其中心軸線,六法是說出他對於我這個兒子每次不成熟看畫的教育。

一回討論賞畫,他又提起謝赫六法,我拿出《茶壺樂活知己》,父親教育我看畫六法,我很得意地告訴他:「我在寫書時候應用了這樣的審美觀。」我從謝赫繪畫六法對繪畫理論提出的賞器系統思惟。

父親聽完以後,露出微笑告訴我:「懂得謝赫繪畫六法,運用到觀壺六法,應該是有用心在領略,這才是美的存在與真實的反映。」事實上,父親的畫我從小看到大,最有印象的是一幅完成於一九五六年,曾經入選全國書畫的《百雀圖》:畫了一百隻雀鳥,每隻形態各異,或飛、或舞、或站立、或啄食,我從幼至今看這幅畫覺得太神了!一百隻鳥生動歷歷在目,《百雀圖》已被國立歷史博物館永久珍藏,兩任館長廖新田、梁永斐先生先後賞圖,皆佩服父親眼力和筆力才足以畫活《百雀圖》,此圖讓後人看到畫家雀躍與觀察的敏銳。

他最拿手的老虎,讓我想起張大千兄「虎痴」張善孖曾在家中養虎,父親說他去動物園只看虎,他留一張與虎為伴的影像。我指著照片說:「父親有兩隻老虎在裡面……。」父親問在哪?我調皮說您也算一隻?!

我鮮少讚美父親畫作,是因為我覺得他的畫太多樣性:有花鳥、人物、老虎,甚至一些抽象的畫他都來。事實上,是我忽略父親繪畫多元的原創力,捐贈七十幅畫給佛光緣美術館時,佛光緣美術館館長如常法師論及父親畫作具宋人風格,促使我深入梳理父親畫作,發現他一九五○到一九八○年代花鳥作品:出現未落款畫名只有「伯成」兩字。父親說宋畫簡單,輕柔淡遠,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是對萬物的讚美,畫家怎能散溢言辭於畫中呢?

今人賞畫重名氣和市場行情,而賞畫重點在哪?父親的提醒正如清王夫之《薑齋詩話》裡提到的:「身之所歷,目之所見,是鐵門限。即極寫大景,如『陰晴眾壑殊』、『乾坤日夜浮』,亦必不逾此限。非按輿地圖便可云『平野入青徐』也,抑『登樓所得見』者耳。」足證好的畫作要親眼所見即寫生,這也是他作品的根基,才能在賞畫時帶來愉悅。

父親作畫八十年,我沒能跟從學畫,但更可貴的是從他身上學到如何賞畫。他常用自己的畫作任由我口出評語,讓我在他的畫裡看到的實像,用直觀又不負責任的評論,這是父親的愛,他用身教蘊育我賞畫的養分。

父親的畫不見在拍賣場有高價追逐,然而更多是他寫生對萬物體悟的創作體現,能遇知音相惜:台南企業家林昭圍在父親「虎虎生風」展場說:「畫中散溢純真自然!」前立法院王金平院長在佛光緣美術館收藏展後要求收藏畫作;另企業家張淑卿等人都深深為畫作花鳥寫實,靜謐雅致所吸引。

父親是八十年畫筆不停的畫家,創作體材多元,畫得流動生變,有綺麗色彩,有生動情感的表現,這將是我細嚼領悟賞畫的元素。

父親的畫筆繪出百年虎虎生風的美學!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