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17】隨堂開示錄─教育講習47 叢林參問

星雲大師 |2022.10.03
1826觀看次
字級
圖/人間社記者如地

文/星雲大師

提問二:最近四處都在提倡人間佛教,大師的人間佛教與印順法師的人間佛教有什麼不同,差異性如何?



比丘有一種是「蘭若比丘」,歡喜過清淨的生活,住在山崖旁,做一種不問世事的、出世的修持;有一種是「人間比丘」,歡喜做入世的事情,在人間教化。二者性格不同,方法不同,但是都要讚美,彼此不必你看不起我,我看不起你。

要把印順法師歸到人間佛教來談,這樣對他是不恭敬的。印順法師在思想上、學術上的成就,現代學者很少人能與他相提並論,所以我替印順法師定位成一位論師,他是一個佛教專家,是一個原始佛教的學者,他的研究涵蓋了佛教的教派,這樣定位對他更恭敬。

深入了解 理性思考

四十幾年前,我初到台灣的時候,就跟印順法師同住過,他所教導的學生,和我都是朋友,他的書我無所不看,也一直很尊敬他。但是,我也要替印順法師跟各位說明,他不是一個人間佛教的運動者、發揚者,也不是創始者。大家沒有把他的作品發揚,而是把「人間佛教」的名稱,隨便與他湊在一起,這與印順法師是合不起來的。

這是我對印順法師的看法。我尊敬他,所以把他推為一個論師、教派的學者、思想家。要當一個學者、思想家是不容易的,所以我就做個宗教家,倡導人間佛教。佛教徒要理性,我們說一個人好,好在什麼地方;尊敬一個人,尊敬的條件是什麼,應該要有所認知,不能隨便說說。



提問三:台灣每年有好幾次的選舉,候選人來拜票時,請示大師該如何處理?



台灣佛教發展,除了教界大家發揚、努力弘法利生,選舉對佛教的提升也有貢獻。記得在四十年前,民國五十年(一九六一)左右,佛教要請一個議員、鄉鎮長、鄉民代表來參加我們的聯誼會,他們都要坐上座,出家人都是在下座,他們高高在上地坐在那裡,認為是當然的,甚至認為出家人都是沒有用的。由於出家人的地位提升,候選人要選舉就看重寺院的信眾,不得不到寺院拜票,現在是出家人高高在上,他們坐在下面,不過,他們也認為適當。

東晉慧遠大師連皇帝都不拜,因為政治無法超越宗教,而宗教卻可以指導政治。太虛大師倡導佛教徒要「問政不干治」,要關懷政治、關懷社會,可以對國事提出意見,但是不干涉治理,不做警察局長、縣長、鄉鎮長。

歷史上佛教從來沒有干涉過哪個政治,或者打倒哪個政權,除非邪教,一般正知的宗教都和政治保持一個距離。佛教不參加政黨,是由於黨派時興、時衰,你參加的黨可能會衰敗,可是佛教不能跟著衰敗;政治是無常的,宗教則是長遠流行的。

弘法利生 團結合作

佛教讓政局放心,因為佛教的目的是修行、樂善好施、淨化人心、維護社會次序。對於政治,佛教不會造反,不會在政治上爭權奪利。出家人好比是一個公司的員工,只懂得服從做事,董事會裡面鬥爭,謀權奪利、上台下台,或者是改朝換代,員工仍然照常工作。不管是這個朝代、那個朝代,佛教都要擁護,好比是董事會改組,我們只顧弘法利生就好了。

有一位黨國元老李子寬居士,因為開國有功,在國家很有地位,民國三十七年(一九四八)他和孫張清揚合力把台北善導寺買下來,民國五十年(一九六一)我剛到台灣不久,李子寬對我說:「法師啊!你們最好參加國民黨,不然你們弘法不方便。」其實那時候出家人要加入國民黨也不是很方便,因為宋美齡女士壓制佛教,好在當時也有一些很正直的立法委員、國大代表、監察委員護持佛教,我們也為了安全而入黨。不過,要感謝基督教有一句「信教自由」的話,這句話讓佛教也得到護持。

過去政府曾經要立宗教法,我幾度都很贊成,因為如果能讓天主教、基督教、佛教統統在一起,有什麼災難來了,大家可以合力抵禦。過去天主教、基督教有制外法權,都沒有任何法律限制,佛教反而要受到〈監督寺廟管理條例〉的壓制。我希望能有一個平等的法律,讓大家能接受的,把各種大的、小的宗教都團結起來。佛教要團結,現在台灣民主自由,但是若有一點災難,不團結不能生存。(待續)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