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新話】芭芭拉.回憶錄.往日情懷

文/陳煒智 |2023.11.18
669觀看次
字級
圖/摘自IMDb

文/陳煒智

《往日情懷》片中,大時代的風風雨雨——世界大戰、反共控制,以及好萊塢的「黑名單事件」一一浮現,從浪漫情愛到社會經濟,到政治,到家國,到世界。



年逾八旬的全能天后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出版新的回憶錄,這本名為《我的名字是芭芭拉》(My Name is Barbra)的自傳,長達九百九十二頁,標題援自她在一九六五年的同名電視專輯與專輯唱片(也是她個人的第五張錄音間專輯唱片)。

回憶如水彩濃濃淡淡

天后出書,又是回憶錄,果然全球轟動!史翠珊縱橫娛樂圈長達一甲子,這六十年以來,識才的伯樂並不在少數。一九六○年代初期,她年方二十,在紐約下城的歌台舞榭鬻曲為生,百老匯全新歌舞大戲要甄選演員,外型並不出色(但極有特色)的史翠珊獲大編劇亞瑟勞倫茲(Arthur Laurents,《西城故事》、《玫瑰舞后》的編劇)欽點,戲分雖少,但每個晚上都能讓全場千餘名觀眾為她高聲喝采,她也因此逐漸成名,進而爭取到領銜主演《妙女郎》(Funny Girl)的機會。緊接著,她從舞台而歌壇,從唱片到電視,再轉進電影,初登銀幕再演《妙女郎》電影版,就一舉中的,勇奪奧斯卡影后。

劇作家亞瑟勞倫茲在業界是出了名的「難搞」。才高八斗但性格乖戾,並不是一位很好相處的合作夥伴。他一手「捧紅」芭芭拉史翠珊,卻也在排演過程中一再羞辱、譏刺、嫌惡她的表演,兩人的師生情誼一經撕扯,迅速破裂。不過幾年之後兩人友情「破鏡重圓」,勞倫茲更把他年輕時最私密、最貼近心靈的一段羅曼史戀情,為芭芭拉史翠珊編成電影劇本,由她和勞勃瑞福(Robert Redford)連袂主演,不論英文原名或中譯片名,標題都詩意盎然,原名題為「The Way We Were」,我們過去的模樣,中譯喚作「往日情懷」。

這四個字一浮現眼前,史翠珊飽含情感的吟哦歌聲不自覺就在耳邊響起:回憶如水彩,濃濃淡淡,有時清晰有時朦朧,反正到最後,我們一定都只會挑最美的回憶來被自己永遠記得。也就是那些笑聲,那些最甜美的笑聲,我們會永遠記得——記得我們過去的模樣,記得那往日情懷。

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年

電影故事裡,史翠珊演的是脾氣乖戾、氣場強大、性格霸氣的知性女子,一九三○年代在康乃爾大學擔任共產主義研究社的社長,打著左派青年的進步旗幟,大聲疾呼青年人應該起身抗暴、打倒法西斯。在天平的另一頭,金髮雪膚、文武雙全、才華洋溢的勞勃瑞福,最叫人生氣(也仰慕不已)的是,他竟不知自己的能力有多好、才華有多高,課堂作業信手拈來,成績就遠勝寫到都焚膏繼晷、打字機快把滾筒打穿的芭芭拉史翠珊。

時光飛逝,她們在二次大戰接近尾聲的時候於紐約重逢,一時情燄熊熊,再也分不開。只不過,這對愛侶還是三不五時就要鬥嘴,一下子為國家社會,一下子為思想哲理……聰明人談起戀愛,困難程度絕不亞於一般人,他們到最後還會為了自己的尊嚴、為了智識的驕傲,不肯向對方認錯。

勞勃瑞福和史翠珊在片中就是這樣,因誤會而結合,因了解而分開。大時代的風風雨雨——世界大戰、反共控制,以及好萊塢的「黑名單事件」,從浪漫情愛到社會經濟,到政治,到家國,到世界,「The Way We Were」四個字說來輕鬆,唱來纏綿,實際回憶起來,永遠是心上重重的一擊。

電影結尾前不久,勞勃瑞福和史翠珊已經註定要分手,男的和自己的好兄弟駕著私家遊船馳騁太平洋上,彼此問起「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年」。

「一九四四」勞勃瑞福高叫!

「不,是四五年」他猶豫著……

「莫非是四六年?」

帥哥怔然,而海風徐徐,鏡頭拉遠,天地間的美景一覽無遺。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