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

【生死自在】「斷食善終」的迷思與 再省思(一)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講座教授) 前言:「斷食善終」引發爭議 上周剛結束了「如何解脫末期生命困境──生命延畢生的解套之方」這一系列的討論,接下來我要跟大家好好談一談「斷食善終」的問題,為什麼會特別挑選這個問題來談呢?一方面是「斷食善終」的話題,與之前這一系列所討論的「末期生命困境的解套之方」有非常密切的相關性;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斷食善終」的議題上了新聞報導的版面,引發了傳播媒體、電視訪談以及報章雜誌的熱議,以至於從去(二○二三)年開始,就不斷有人問我有關「斷食善終」的問題和看法,問我用這個方法善終好不好?問我同不同意?支不支持?所以我覺得有必要跟大家好好談一談這個問題。 話說在今(二○二四)年三月十日(星期日),《聯合報》的頭版頭刊登了一則關於「斷食善終」的報導,醒目的大字標題寫道:「斷食善終掀越界爭議」,下面接著一行字體較小的副標題,內含兩個相互矛盾與衝突的情境:「『斷食』替照顧壓力解套,卻引發疑似『被善終』亂象」。接下來的報導內容,分別有四個小標題:「醫界認為斷食善終被過度美化」、「病主法門檻過高,適用對象有限」、「未全包含自主意識,踩法律紅線」以及「衛福部將提升預立醫療簽署率」,光是從小標題就可以看出「斷食善終」的一些爭議性問題。 接著在報紙的A3「焦點」版整版有相關的報導,其中包括有六小篇報導,標題分別為:「患者被善終?關鍵在非自主決定──外界視為『較溫和的安樂死』,專家指患者無表達意識,與法規有很大差異」、「全台逾二千植物人,等待善終解方」、「畢柳鶯不忍八十四歲母親受疾病之苦,斷食善終第一個對象是自己的媽媽」、「倡議變調,畢柳鶯:非我本意」、「檢察官:遊走灰色地帶」、「預立醫療決定不到百分之一」,光是從這些標題也可以看出「斷食善終」是有相當的爭議性。然而,從另外一方面也可以看出,因為有愈來愈多人面臨末期生命的困境而無法解套,諸如:疼痛難耐、失智、痴呆、陷入昏迷,乃至淪為植物人等等,家屬在無奈、無法又無助的情況下,只好訴諸奇特偏方或非常手段,「斷食善終」於是應運而生。 上一段文中所引述的六小篇報導中的,有二小篇是有關斷食善終倡議者畢柳鶯的報導,她可以說是引發「斷食善終」爭議的關鍵人物,在報導刊出之前,她已經協助了一百五十六人完成斷食善終,其中有六成是植物人。畢柳鶯本身是衛福部台中醫院復健科教學主治醫師,她為了要解決台灣有關善終相關法規的限制,所以提倡「斷食善終」,而她第一位執行的對象,就是她自己八十四歲的母親。她因為不忍心看到媽媽飽受病痛之苦,所以決定幫助她逐漸斷食,在二十一天之後,媽媽留下一句話「我要去遠行了」,然後安詳地離世。因為有了幫助媽媽斷食善終的經驗,所以她就開始幫助其他的病人斷食善終。 二○二二年三月,畢柳鶯根據自己幫助母親斷食善終的親身經驗,出版了《斷食善終──送母遠行,學習面對死亡的生命課題》一書,在傳播媒體的推波助瀾下,「斷食善終」的概念襲捲全台灣,乃至海外的華人社群,以至於我到國內外各地演講,都有聽眾提問有關「斷食善終」的問題。 然而,有不願具名的醫師透露,不少家庭因為不堪照顧病患的沉重壓力與負荷,在畢柳鶯以醫師之名推動斷食善終的影響之下,自行在家中協助無意識且已經臥床多年的失智長者「斷食」,該醫師認為,善終應該是要在病人自主意識下進行,然而讓無意識的家人進行漸進式斷食,等同於加工殺人。 畢柳鶯表示,她所協助的病人,都是在自主意識下同意斷食善終,如果病人本身沒有意願,則不是她要協助斷食善終的對象。而協助已無意識的插管臥床病人,則是因為家屬告知病人過去已有善終的意願,或者是家屬透過病人的個性推測其意願,她才會協助其進行斷食善終。如果有照顧者曲解她的用意,讓沒有自主意識的失智或失能家人斷食,並非她的本意。 畢柳鶯說,她也曾經協助過失智症患者斷食善終,但那是在病人還有意識之前,就已經先確認其意願;而且如果患者在生病的過程中,身體情況逐漸好轉,斷食善終可以隨時停止,並非毫無彈性。 對於畢柳鶯醫師的用心與初衷,我表達同情的理解,但對於其做法以及對於生命的觀點與哲思,則還有極大的討論空間,我會在接下來的幾周,跟大家詳細分析與解說。 (待續)

MORE

【生死自在】如何解脫末期生命困境 —— 生命延畢生的解套 之方(二十五)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講座教授) 詹爸爸往生事蹟的因素分析與經驗借鏡 順應大自然的生命機制, 運用佛法協助親人安詳善終與如願往生: 在上周的文中,我以詹爸爸的最後生命示現為例,在臨終關懷的最後一哩路上,針對一些極為重要的根本認知與關鍵細節,做一綜合的整理與進一步的解析。這一周是最後的結語,希望大家能夠將我所解說的全部內容,很認真且仔細地閱讀,並且融會貫通,建立堅實的信念,然後與家人及親朋好友分享。 不僅如此,鼓勵大家,從現在開始就要與家人開誠布公地深入討論「生命的永續經營」課題,及早形成共識,未來就能夠從容應對以及圓滿處理親人與自我的生死大事。 即使親人已經陷入末期生命的困境,諸如:失智、痴呆、陷入重度昏迷,乃至淪為植物人等等,我們都能夠仰仗佛法,透過全家人至誠懇切地為末期親人誦經、念佛、開導、懺悔、發願、回向,祈求三寶加持與攝受,只要信念堅定,持之以恆,絕對能夠為陷入末期生命困境的親人解套,如願往生佛國淨土、乘願再來或者轉生善道。 佛門諺語有云:「人有誠心,佛有感應!」星雲大師一再開示我們:「有佛法就有辦法!」在家人形成共識的內容當中,有兩項最為根本的要素:其一、是對於生命自然機制的如實認知與了解,其二、是對於佛法信念的堅定不移與力行實踐,當家人都具備了思想建設的堅實基礎,形成了共識,再加上佛法的堅實信念與力行實踐,假以時日,一定會有不可思議的感應道交。 有關第一點,對於生命自然機制的如實認知,就是要確實了解一期生命即將謝幕的歷程,也就是「肉體關機」與「意識轉化」的過程。這時候我們一定要順應大自然的生命機制,千萬不要做無謂的醫療或人為干預,讓生命原本的自然機制自動運行;其實家人最需要做的,就是運用佛法來協助親人安心,了無牽罣地安詳捨報善終,然後如願往生佛國淨土、乘願再來或轉生善道,就如同玉蓮師姐對詹爸爸所做的,不做任何的醫療或人為干預,而是一心為他誦經、念佛、持咒、懺悔、回向。 有關第二點,對於佛法堅定不移的信念,就是星雲大師所說:「從佛教的觀點來看,生命是不死的,他只是以各種不同的形態存在而已。也就是說,雖然外在流轉的形體不同,但是,生命的本質是不生不滅的,只是因為緣分的關係,到各種不同的空間不同的示現罷了。」 大家務必要將大師所說的話,如實地運用在對末期親人的臨終關懷上,就是要擴大生命的視野,看到「生命的未來」與「未來的生命」。大家要深入地理解我們「一期生命」的肉體死亡絕對不是「生命」的「終結」,更不是生命「墮入虛無」而「斷滅」,而是老病困頓的肉體生命「休息之後重新出發」;換言之,是「這一期生命」過度到「下一期生命」的轉化過程,然後邁向未來續起的生命。 因此,當我們陪伴在末期親人身旁時,要用「清晰的言詞、柔和的語調、肯定的語氣、堅固的信心以及至誠懇切的意念」,來為他開示「生命不死」以及「生命永續經營」的道理與概念,引導他「萬緣放下、一心念佛、發願往生或乘願再來」,同時祈求佛、菩薩的慈悲加持、攝受與接引。即使臨終病人一時無法反應,只要家人至誠懇切地為他開導,所開示的話語內容就會傳達進入病人的深層意識之中,引導他與佛法相應。 我再一次特別強調,即使從外表上看起來,末期親人已經完全失智、痴呆、昏迷、淪入植物人狀態,完全沒有任何意識反應,就如同詹爸爸的情況,家人仍然能夠以他們的誠心與意念,祈求佛菩薩的慈悲加持,只要至誠懇切,持之以恆,就能與親人的意念溝通,產生不可思議的感應道交。 因此,如前所述,我們絕對不可以對親人說出任何會讓他牽腸掛肚的情愛話,攪亂了他的往生正念,而是要開導、鼓勵他放下所有前塵往事的牽罣與執著,特別是要肯定他一生的貢獻,感謝他一生的辛勞,讚歎他此生已經勞苦功高、功德圓滿,沒有遺憾了,而為生命畫下完美的句點。 最後一點,我們當然需要與臨終親人做最後的道別,但這絕對不是「陰陽兩隔」的「永別」,而是用佛法「相約來生」,共同發願:「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鼓勵他「先行前往佛國淨土」,我們將來也會「隨後就到」,屆時大家都能夠在佛國淨土相聚重逢,見佛聞法,成就佛道,普度眾生,圓滿生命的永續經營。 (全文完)  

MORE

【生死自在】如何解脫末期生命困境 —— 生命延畢生的解套之方(二十四)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講座教授) 詹爸爸往生事蹟的因素分析與經驗借鏡 臨終的過程就是「肉體關機」以及「意識轉化」的過程(續): 在前兩周的文章中,我特別強調「死亡」與「臨終」的過程就是「肉體關機」與「意識轉化」的過程,這是大自然的生命機制,也是生命的奧祕與奧妙。因此,任何人希望能夠沒有痛苦地安詳善終,乃至歡喜地如願往生,就要順應大自然的生命機制,避免不必要的醫療干預,讓他的身體能夠自然地順利關機。 在這個過程當中,他的意識就能夠在沒有痛苦的情況下,順利地脫離肉體,然後邁向下一期的生命旅程──佛教稱之為「捨報往生」,就是捨棄老朽衰敗的報身,前往出生到下一期的生命之旅。也因此,我們如果希望能夠旁助親人善終往生,就一定要避免親人遭遇到任何不必要的醫療干預,然後運用佛法來協助親人安詳地捨報善終以及歡喜地如願往生。 詹爸爸的往生事蹟就是一個絕佳的實際案例,我就以詹爸爸的最後生命示現為例,為大家做進一步的解析。詹爸爸在他生命的最後階段,因為感冒引起併發症,家人將他送到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治療,而且做了氣切,接上呼吸器。按照一般常理,接下來就會送到加護病房,用機器與管線繼續維持生命跡象。很幸運地,詹爸爸遇到一位學佛的醫師,看到詹家人那麼虔誠念佛,就建議他們不需要再救治了,最好是將詹爸爸接回家中念佛求往生。後來,家人經過討論形成共識,就將詹爸爸從醫院接回家中,同時安排好臨終助念的空間以及相關的事宜。回到家之後,詹爸爸身上所有管線都撤除了,然後大家就一心一意地為他助念。 以上這一段過程與情境,顯示家人將詹爸爸接回家中念佛的決定與共識,是非常正確與明智的,最後成就了詹爸爸的善終往生。如果詹家人宥於世俗之見,將詹爸爸送進加護病房繼續救治以及醫療干預,如此一來就會不斷地拖延他能夠善終往生的機緣,甚至於不幸拖到他「多重器官衰竭而死」,平白錯失了善終往生的契機,那就遺憾終身了。 詹家人原本以為將詹爸爸接回家中,將身上所有管線都撤除之後,他很快就可以往生,結果卻延續了六天才捨報,家人又再為他助念了整整二十四小時。在這整個過程當中,詹爸爸的色身出現的一些現象(也可說是瑞相),雖然造成一些有驚無險的插曲,不過我認為這些都有助於幫助大家深入地了解「肉體關機」與「意識轉化」的過程,讓大家能夠學習如何明智地因應處理,不會因為誤判而做出錯誤的處置。 因此,在臨終關懷的最後過程當中,針對一些重要的關鍵細節與認知,我再做一個綜合的整理,同時以詹爸爸為實例,跟大家做進一步的解析。 首先,人體是身、心、靈的複合結構,臨終者在生死轉換之際,最後「肉體關機」與「意識轉化」的過程是需要經歷一定的時間的,不是隨隨便便「說走就走」,通常會是三天至一周,也可能會更長一點,情況因人而異,不能一概而論。所以,詹爸爸最後歷時六天捨報,雖然超出家人原本的預期,卻是很正常的。 其二,臨終者在一期生命的最後階段,也就是在捨報往生前的一段時日,是不需要任何飲食的,通常是一周左右,也可能長達一個半月。這是大自然的生命機制,卻也是絕大多數一般家屬最難認同與接受的。 其三,臨終者很可能面容詳和,氣色正常,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是一個「臨終」或是「要死」的病人,甚至於臉色紅潤,而不是一臉「死相」──也就是閩南俗語所說「死人面」的樣子。所以,我們要破除以往錯誤的認知,以為臨終者就是一副「死人面」的樣子,而要正確地認知到,臨終者很可能面容詳和,氣色正常,甚至於臉色紅潤。 其四,臨終者的身體,是不可以任意翻動的,也不需要按摩、擦澡之類的服務。詹爸爸從醫院回到家中助念的第五天,詹大哥請醫生來家中看爸爸,是想確認是否需要飲食,醫生擔心詹爸爸身體躺久了,怕褥瘡又長出來,因而做了錯誤的建議,要為他翻身、擦澡比較好。然後,詹大哥和一個弟弟就幫詹爸爸擦澡、翻身,本來是念佛念到詹爸爸紅光滿面的,但是被他們這麼一番折騰,詹爸爸的神色就黯淡了下來,整個面容氣色變差了,沒有之前那樣的紅光滿面。其實,在此關鍵時刻,是不應該觸動他的身體的。一直等到當天下午,全家人一起在詹爸爸身邊念佛,然後到了晚上,詹爸爸的氣色才又好轉。(待續)

MORE

【生死自在】如何解脫末期生命困境——生命延畢生的解套之方(二十三)

詹爸爸往生事蹟的因素分析與經驗借鏡 臨終的過程就是「肉體關機」以及「意識轉化」的過程(續): 上周我分析了兩個至關重要的臨終關懷課題,有助於末期親人善終與如願往生:為什麼臨終者不需要飲食?又為什麼臨終者在不進飲食的情況下,面容氣色仍然很好?這是絕大多數人不知曉、不了解,也深感困惑的。為了幫助大家徹底明了問題的關鍵性,而且能夠具體知曉如何因應,我以「臨終的過程就是『肉體關機』以及『意識轉化』的過程」來具體解析。 大家已經了解,自然善終者在臨終前不進飲食的過程中,體內會產生一種「臨終脫水現象」,同時血氧濃度會隨之提升,因而刺激腦幹分泌「腦內啡」(endorphin),這是人體內自行分泌的天然嗎啡,具有超越嗎啡五、六倍的止痛作用,等同於天然的鎮定劑兼止痛劑,能夠令自然善終者心生一種欣快、愉悅的感覺。接下來,我再作進一步的深入分析,以增強大家的信念與實務能力。 上周談到我們的肉體即將進入「自然死亡」的過程之際,會先從體內的一些生理系統開始逐一關閉,有如電腦作業系統進入關機程序一般,接著我再做進一步的解析。當電腦要關機時,其作業系統會按照順序從一些應用程式及附屬程式開始逐一關閉,然後關閉主程式,最後關閉電源。 現在的電腦(包括平板以及智慧型手機)的製造,愈來愈先進,功能愈來愈多,也愈加強大,作業系統也愈來愈複雜,無論是開機、還是關機,都要執行幾百個程式的啟動或關閉。電腦與手機的開機,當然需要有電力供應,關機時亦同,也必須要有電力;萬一在關機的過程當中,作業系統還沒有將程式跑完,而電源卻中斷或電池衰竭,就會導致不當關機,會嚴重地影響下次開機,甚至於當機。在關機的過程中,萬一有不當的指令強行介入阻礙關機,也會導致不當關機,甚至於當機。 我們的色身肉體可以看做是個極其複雜的硬體結構系統,而身體內部的組織運作,有如一個極其複雜的軟體作業系統,其軟、硬體的組合系統包括:循環(心臟血管)系統、呼吸系統、消化系統、腎臟泌尿系統、內分泌系統、新陳代謝系統、血液淋巴系統、皮膚系統、神經系統、肌肉骨骼關節系統、生殖系統、免疫系統等等。當我們的肉體在進入「自然死亡」階段時,就有如電腦要準備關機一般,其軟硬體作業系統會開始逐一關閉,最先關閉的是「消化系統」以及「泌尿系統」,做為逐一關閉其他系統的前奏。 這也就是為什麼自然善終者,會在臨終前的一段時日,自發性地不吃不喝,因為其消化系統及泌尿系統已經準備要關機了,這也是他們能夠自然善終的寶貴契機。 接下來,我引述一則廣欽老和尚禪修入定的逸聞,來旁證肉體自然關機時,不進飲食的必要性。廣欽老和尚早年在福建清源山的石洞中禪修,有一次因為他禪修入定長達四個月之久,被上山砍柴的樵夫無意間發現,誤以為他已坐化。於是樵夫到廣老的寺廟裡通報,住持師父就帶領了弟子們,並且準備好了柴火,準備將廣老就地火化。但此事輕率不得,住持師父為了慎重起見,特地寫信請弘一大師前來鑑定生死。當時弘一大師正在福建永春弘法,得知消息後,立即回覆不可輕舉妄動。等弘一大師到了以後,在廣老的周遭觀察一番,讚歎道:「此種定境,古來大德亦屬少有。」然後在廣老面前輕輕地彈指三下,過了不久,廣老就出定而與大眾見面。 這一則廣老禪修入定的逸聞,帶給我們的啟示是什麼?大家會覺得不可思議,或者感到納悶、好奇:廣老入定長達四個月的時間都不進飲食,如何能夠維持生命?答案是:在甚深的禪定境界當中,身體層面進入類似「關機」的「休眠」狀態,而精神意識層面則是「禪悅為食,法喜充滿」,不但幾乎不消耗能量,還可以維持能量。此外,還有極為殊勝的一點,就是在這種定境下,禪修行者的意識可以自由出入身體。因此,善終者在不進飲食自然關機的情況下,當他的意識脫離肉體捨報時,會十分順暢、愉悅而沒有痛苦,所以根本就不存在「四大分離」的問題。 基於以上理解,再來看詹爸爸最後 的生命示現,就可豁然開朗。中西醫都說詹爸爸紅光滿面,氣色非常好!中醫師說詹爸爸的脈象氣若游絲,不像有生命的樣子,但氣色又不像要往生的人。醫學與醫師不能理解的生命現象,只有佛法才能解釋!(待續)

MORE

【生死自在】如何解脫末期生命困境——生命延畢生的解套之方(二十二)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講座教授) 詹爸爸往生事蹟的因素分析與經驗借鏡 詹爸爸在最後一周的寶貴生命示現(續): 在上周的文章中,我特別提到善終往生者的兩個重要的臨終生命現象,其一是他不再需要任何飲食,其二是他的面容詳和,氣色正常,甚至於臉色紅潤,而不是一臉「死相」──也就是閩南俗語所說「死人面」的樣子。上述這兩點,大家不可以不知道,也不可以不了解其背後的意涵與道理,以免因為誤解與誤判,而做出致命的錯誤決定與處置,導致親人錯失善終往生的寶貴機緣。詹爸爸在往生前最後一周的生命示現,就是一個極為難得的真實範例,可以做為大家效法的經驗借鏡。 我曾經當面請教過大林慈濟醫院林名男副院長,是否每一位臨終與往生者都是一副「死人面」的樣子,根據他的實際臨床經驗,他很肯定地說不是的,有不少往生者的面容是非常詳和愉悅的。以下我將進一步解析這兩點背後的深刻意涵與道理。 臨終的過程就是「肉體關機」以及「意識轉化」的過程 為什麼臨終者不需要飲食?又為什麼臨終者在不進飲食的情況下,面容氣色仍然很好?有關臨終者是否要用鼻胃管餵食這個問題,我們先從醫療科學的臨床角度來說明,根據國際研究,已有大致的結論:一者、鼻胃管不能降低病人吸入性肺炎的風險,二者、沒有明顯改善病人的營養狀況,三者、沒有增加病人的存活率。歐美許多國家已經不建議給末期病人插鼻胃管餵食,臨終病人更是如此。 其實,當病人進入臨終(瀕死)階段,他對於營養及水分的需求會銳減。臨終者的身體開始進行「無氧代謝」,這時候若給予葡萄糖營養劑等,會造成代謝物無法排出,反而會增加他的疲憊感。當末期病人開始出現吞嚥困難的情況時,就應該考慮停止經口飲食,在理論上,靜脈注射也最好能夠停止。 從大乘佛法的十方三世生命觀點來看,臨終的過程就是「肉體關機」以及「意識轉化」的過程;換言之,真正的「捨報往生」不是生命要「斷滅死亡」,而是「意識的轉化」與「生命的永續經營」,也就是這一期的肉體生命即將「謝幕」,而邁向下一期生命的開展。 我們結合佛法與科學觀點綜合來看,臨終者在意識轉化之際,為了讓意識能夠順利地脫離肉體軀殼,然後進入中陰狀態,或者直接往生——也就是佛法所言的「捨報往生」——因此他的身體要進入「關機」的過程,所以飲食的部分會自動地開始逐漸減少,終至完全不需要任何飲食。 但不幸的是,絕大多數人不知道、也不了解這個過程與道理,當臨終者無法自行進食的時候,就為他插鼻胃管不斷地灌食,以為是幫他的身體供給營養,其實是一種違反生命自然歷程的干預及破壞,最後害得親人無法順利地「自然關機」,甚至於「當機」,在身心衰竭的情況下痛苦而終,也讓家人終生遺憾。 我運用電腦關機的道理做比喻,就是讓大家了解,為什麼欲如願善終往生,千萬要避免醫療的不當干預。肉體生命的自然謝幕,就如同電腦作業系統關機一樣,會先從一些作業程式開始逐一關閉,最後才關閉主程式。同理,理想的善終——自然死亡,會先從身體的一些生理系統開始逐一關閉,最先關閉的是消化系統與泌尿系統,然後是神經系統,最後是大腦關閉。如此在不遭受任何醫療干預及干擾的情況下,將養分與精力集中保留到大腦,臨終者才能夠保持意識清楚,而且「正念現前」,輕鬆愉快地往生。 有福報能夠自然善終者,在臨終前的不吃不喝,還有一個極大的好處,根據醫學的研究,臨終者在這一段不進飲食的過程當中,身體內會產生一種「臨終脫水現象」,同時血氧濃度會提升,因而會刺激腦幹分泌一種稱為「腦內啡」(endorphin)的物質,亦稱「安多酚」或「腦內嗎啡」,這是一種具有強力止痛作用的腦內物質,具有超越嗎啡五、六倍的止痛作用,可以說是人體內自己分泌的天然嗎啡。它是由腦下垂體和丘腦下部所分泌的氨基化合物(肽)。它能與嗎啡受體(Opioid receptor)結合,而產生與嗎啡、鴉片劑一樣的止痛效果,以及欣快、愉悅的感覺,等同於天然的鎮定劑兼止痛劑,這是生命的奇妙自然機制。 因此,能夠享有「自然死」的善終者,是不會痛苦而且很愉悅的,這一種愉悅會很自然地呈現在面容上。由此可知,當年詹大哥對於詹爸爸不進飲食的擔心與罣礙,是一種不必要的誤解,而玉蓮師姐對佛法的信心與堅持是正確的。(待續)

MORE

【生死自在】如何解脫末期生命困境——生命延畢生的解套之方(二十一)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講座教授) 詹爸爸往生事蹟的因素分析與經驗借鏡(續): 在上上周的文章中,我已經敘述完詹爸爸的往生事蹟,然後從上周開始,進一步分析其過程中的重要因素,現在接著分析詹爸爸在最後一周的生命示現,以及捨報往生後的瑞相顯現之關鍵細節。 詹爸爸最後一周的寶貴生命示現 時間到了一九九一年七月分,詹爸爸因為感冒引起併發症,送到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治療。因為臥床經年而器官功能微弱,所以做了氣切,接上呼吸器,靠著呼吸器維持生命。如果按照一般社會大眾多數人的常識反應,是會再送進加護病房,進行不斷的救治,以求盡量延長生命跡象,但這不是詹家人的期望與選項。後來遇到一位佛學社的醫師,好心建議他們可以將詹爸爸接回家中念佛,如果將呼吸器拿掉可以很快往生。於是全家人開會討論,最後形成共識,決定將爸爸接回家中,大家為他念佛求往生。回到家中安頓好之後,就將詹爸爸身上所有醫療管線都撤除了,然後大家一心一意地為他助念。 這是非常正確的決定,因為詹爸爸已經臥床四年,瀕臨肉體生命的最後階段,如果再繼續進行醫療干預及救治,表面上看起來是延長生命,其實則是不斷地消耗他僅有的精神與體力,最後會導致多重器官衰竭而死,反而不利於善終往生。詹家人決定不做這種無效的救治,而將爸爸接回家中念佛,這是值得稱許讚歎的,唯有如此,才能有效地運用他最後的精神與體力,作為往生佛國淨土之用。 不過,情況卻出乎意料之外,大家一起助念了一天一夜之後,詹爸爸不但沒有像醫師所說的那樣,很快就捨報往生,反而氣色愈來愈好。看樣子詹爸爸一時之間還不會往生,所以全家人(包括親朋好友)就開始排班,一班接著一班沒有間斷地輪班助念。到了第三天,詹大哥心中開始起煩惱了,因為已經過了好幾天,爸爸都沒有吃東西,也沒有喝水,他擔心照這樣子下去,爸爸會不會被他們活活餓死?是不是應該要給爸爸餵食、飲水,他心裡感到很困惑、也很害怕。所以才想到要去找懺公(懺雲法師)請示,卻在路上無意間誤打誤撞,再度遇到之前他在溪頭小木屋中看到的老和尚,老和尚開示他不用擔心,所罣礙的問題會自然解決,詹大哥才放下心來。 其實,臨終者在一期生命的最後階段,也就是捨報往生前的一段時日,是不需要任何飲食的,通常是一周,也可能長達一個半月。但是絕大多數人都不了解臨終以及捨報往生的過程,所以不能夠怪詹大哥過度憂慮,那也是他的孝心使然,不過我們可以從詹爸爸的最後生命示現中汲取非常寶貴的經驗。 我在本系列前面的文章中,已經提示各位讀者要參閱幾篇相關的重要文章,其中一篇〈一期生命自然謝幕的歷程〉,收錄在《生命的永續經營》下冊,頁102~136。在這篇文章中,我引述了洛杉磯朱寶秦師姐所分享有關她同修的往生實例:二○一八年六月四日,她的同修Ronald H. Chausse在家中往生,高齡九十六歲,她謹記我在演講中所強調的臨終關懷內容,沒有將同修送到醫院急救,而是溫馨地陪伴照顧、念佛回向,最後同修很安詳地捨報往生。 然而,同修在往生前六日,因為咽喉肌肉已經不能運作,無法吞嚥,甚至於不能喝水,所以一直都不吃不渴。這讓寶秦師姐非常擔心,認為這樣子完全不進飲食,身體怎麼受得了?本來師姐以為至少應該要為同修打個點滴什麼的,但是來家中協助照顧的安寧護士卻告訴她說:「不需要了,看他的情況,他已經和另外一個世界連上線了,所以不需要我們人間世界的食物了。」 那位美國護士還特地送給師姐一本有關臨終關懷的小冊子,裡面對於臨終病人身心變化的跡象、徵兆與症狀,有很清楚完整的描述,可以幫助那些照顧病人的家屬,知道如何因應臨終的現象與情境。其實臨終的人是不需要任何飲食的,他所需要的養分是另外一種靈性的能量,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所以不吃不渴是正常的現象,完全不用罣礙,師姐聽了護士的說明之後就放心了。 在最後那六天當中,師姐完全用佛法陪伴照顧同修,不可思議的是,同修身上的黑斑都去除了,而且臉上的皺紋也都沒有了,看上去非常的平靜,而且非常的高興,好像從禪定中剛剛出來的樣子,讓師姐不得不相信護士的話。詹爸爸與寶秦師姐同修的臨終情況一致,完全沒有大眾所誤以為的「死人面」樣子,這一點我會作進一步的分析。(待續)

MORE

【生死自在】如何解脫末期生命困境——生命延畢生的解套之方(二十)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講座教授) 詹爸爸往生事蹟的因素分析與經驗借鏡 在上周的專欄文章中,我已經將詹爸爸的往生與感應事蹟述說完畢。非常感謝玉蓮師姐的無私分享,這是在當代的現實生活中,一個非常難得與寶貴的善終往生實例,可以實質而且具體地鼓舞及幫助社會上許許多多遭遇同樣難題的個人與家庭──在面對長輩親人陷入末期生命困境時──不論是痴呆、失能、失智,還是陷入重度昏迷,乃至已經成為植物人,家人都仍然能夠運用佛法為親人解套,只要同心協力、持之以恆,都能幫助親人脫離末期生命困境而如願往生,最終能夠生死兩相安。 接下來,我要以詹爸爸從車禍、手術、臥床到往生的事蹟作為範例,就其過程中的一些重要因素與關鍵細節提出分析,以幫助各位讀者做為借鏡,汲取寶貴經驗,當自己的長輩親人陷入末期生命困境時,知道如何因應與解套,而更加有能力幫助親人如願善終往生。 1.詹爸爸的善根福德因緣深厚 當詹爸爸騎機車被另一輛機車撞倒時,他既沒有怪罪對方,也沒有任何怨懟,反而說那是他自己的業感,這就是一種善根深厚的修養與表現。詹爸爸沒有學佛而只是民間信仰,但是深信因果,這也是能夠往生佛國淨土的重要資糧。 根據《無量壽佛經》所述,若有眾生雖然不明了佛的無上廣大智慧,但是仍然相信罪福因果,修習善本,願生佛國,仍然可以往生到阿彌陀佛極樂世界的蓮花宮內,猶如安住於母胎內,故名「胎生」。在蓮花宮內薰習五百歲後,就可以花開見佛,親聞佛法而悟道證果,詹爸爸就是這樣的實例,而且在他往生三年後,還託夢給詹大哥透露此一訊息。 2.家人接回家中照顧的正確決定 詹爸爸在動了腦部手術之後,一直都沒有清醒過來,住了三個月的加護病房以及一個多月的普通病房,也依然沒有醒過來,成為一般所認知的植物人,因此沒有必要繼續住院了。這時家人面臨一項重大的抉擇:是將詹爸爸接回家中,還是轉送到長照中心。這個決定至關重要,因為涉及詹爸爸的後續照顧品質,以及最後能否善終往生的課題。 如果是送到長照中心,就形同將他拋棄了,因為長照中心只能維持植物人的基本生命跡象,不可能針對個別病人特別照顧,家人也只是偶爾去探望一下,在某種程度等於任其自生自滅。 如果是接回家照顧,就需要家人付出極大的耐心、精神與體力,包括人力與物力。詹家人不忍心將詹爸爸送到長照中心,於是決定將父親從醫院接回家中,可以由家人來主導照顧的模式。 3.家人的護持與全程照顧 環視當今社會上絕大多數的情況,一般家庭都會迫於現實考量,而不得已將親人送往長照中心,即使勉強接回家中,也可能只是僱請看護照顧,家人的實際參與是很少的,結局多半是拖到多重器官衰竭而過世,既談不上善終,更遑論如願往生。 詹家人對詹爸爸的照顧模式不同於 一般,除雇請每日三班護理看護之外,詹大哥、三位弟弟以及師姐也輪班參與照顧,除了身體層面的照顧──例如幫詹爸爸按摩、活動四肢等等,還有佛法層面的照顧──例如為他誦經、念佛、持咒,扶他起來拜佛等等,這些難得的佛法薰習與佛號加持等等,都是詹爸爸最後能夠與佛感應道交、如願往生的關鍵要素。 我想一定有讀者會顧慮或擔心自己與家人沒有這樣的能力(包括人力、物力)來照顧末期親人,我一再強調:人有誠心,佛有感應,如果深切認知到這件事的關鍵性與重要性,進而集合全家人的力量,還是可以克服困難,讓親人善終往生,最後不會留下遺憾。如果認知不到其關鍵性與重要性,即使有能力也不會去做,最後多半會遺憾終生,後悔莫及。 4.玉蓮師姐的孝心感應與功德回向 在詹爸爸從醫院回到家中之後一年多的時候,玉蓮師姐應地皎法師的建議,發願誦念十萬遍的〈地藏王菩薩滅定業真言〉回向給爸爸,但是因為師姐還有其他的日常功課與家務事要做,加上要照顧小孩十分忙碌,持咒的進度比較緩慢,沒有很積極。沒想到三個月之後,師姐突然在凌晨兩三點夢見爸爸打電話給她,說道:「玉蓮啊!你要趕快匯十萬塊錢給我。」夢境的意涵就在於,師姐發了願,承諾要念十萬遍〈地藏王菩薩滅定業真言〉回向給爸爸,但是進度緩慢,所以爸爸特別來託夢提醒她。 這個案例帶給我們的啟示為:佛法真言咒語的功德與菩薩的慈悲行願,是絕對真實與不可思議的。(待續)

MORE

【生死自在】如何解脫末期生命困境 ——生命延畢生的解套之方(十九)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講座教授) 本專欄讀者的回響與無私分享(續): 在家人的至誠誦經、念佛下,植物人仍然可以預知時至、感應道交、往生淨土 上周的故事講到,詹家人將詹爸爸從醫院接回家中助念,到了第六天晚上十一點整,老人家安詳捨報往生。接下來全家人又繼續助念一天一夜整整二十四小時,前後一共七天七夜,等於是為詹爸爸打了一個往生佛七。家人租用了一個冰棺來保存遺體,準備一周後才出殯,竟然在第三天,透過冰棺的上面頭部位置的玻璃窗口,發現詹爸爸的遺容竟然紅光滿面,接下來臉頰兩邊一天比一天更加氣色紅潤,好像抹了腮紅一樣,這樣的感應事蹟,家人和來弔唁的親朋好友看了,都覺得不可思議。 最後,在詹爸爸的事情處理圓滿以後,全家人最好奇的,也最想要一探究竟的,就是詹大哥最先在溪頭小木屋裡看到,然後又埔里山上的一座茅棚遇到的那位老和尚。 詹大哥前後兩次,在不同的時間、空間,見到同一位老和尚。在溪頭小木屋裡的第一次相遇,近於靈異事件,讓詹大哥覺得十分恐怖;而在埔里山上的重逢,則讓詹大哥覺得震驚且不可思議,老和尚的慈祥態度與慈悲開示,不但讓詹大哥心安了,也徹底放鬆了,所以在回程的路上,就先在車上睡了一大覺,回到家中已經晚上十點了。 全家人都很想要知道那位老和尚究竟是何許人物?因此,在詹爸爸的後事處理圓滿之後,全家人決定走訪一趟埔里,去尋訪那位神祕的老和尚,想要當面謝謝他,再跟他結法緣。於是在十天之後,有二十幾位家人一同前往埔里尋幽訪勝。循著詹大哥走過的路徑,來到同樣的地方,欸!玉蓮師姐就覺得好像不太對,茅棚還在,可是當他們靠近以後,發現門窗的玻璃是破的,就像是廢棄的工寮,而且非常破舊。他們再走進裡面一看,只有一些木頭廢料,就像有人丟棄不要的廢料,裡面既沒有佛像,也不見老和尚,也沒有小沙彌,什麼都沒有。 師姐就問大哥說:「你有沒有記錯地方?」詹大哥說道:「欸,我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親眼所見,怎麼會記錯地方。」的確如此,因為他在山上遇到老和尚之後,一下山就打電話給師姐和詹大嫂,述說這件奇遇的經過,所以他們知道這件事情的發生不假。然而神奇的是,當他們再度走訪原址一探究竟,卻發現人事全非,既沒有佛像與老和尚,也沒有小沙彌,空空如也。 當年悟達國師用慈悲三昧水洗滌人面瘡之後,回頭一望,之前輝煌的殿宇都消失不見了,乃知聖賢混跡世間。非凡情所能測度。 接下來還有最後一樁感應事蹟,在詹爸爸往生之後兩、三年間,家人都沒有夢見他,而在第三年後,有一天一大清早,詹大哥打電話給師姐說,他昨天夢到詹爸爸,師姐問道:「你夢到爸爸怎樣?」大哥說道:「我問爸爸說:爸爸!您怎麼這麼久都沒有消息,您去哪裡了?」詹爸爸(用台語)說道:「我佇天上啊,我佇上懸的所在(台語:我在最高的地方),我佇遮足快樂(台語:我在這裡很快樂),五百年以後才能見到佛祖」。 師姐說:這就實質印證了《佛說無量壽經》中所說的「胎生邊地」是真實不虛的,詹爸爸託夢給詹大哥,就是現身說法,他已經往生到了阿彌陀佛極樂淨土的蓮華宮中了,而且沐浴在快樂中,再薰習個五百年,就可以見佛聞法了。 根據《佛說無量壽經》所說,下品生的凡夫眾生,即使沒有學習大乘佛法,但是相信罪福,修習善本,願生佛國淨土,憑藉自身的善根福德因緣,以及家人與善知識的護持、助念、回向,也能夠往生到阿彌陀佛極樂淨土的邊地七寶蓮華宮殿,於其中受諸快樂,猶如忉利天一般。往生者住在蓮華宮中薰習佛法,猶如處於母胎中,故名「胎生」,五百年後可以花開見佛。 從事臨終關懷近三十年來,我一再強調:「人有誠心,佛有感應。」即使當我們的親人已經陷入失智、痴呆、重度昏迷,乃至植物人狀態,我們仍然能夠運用佛法,為親人開導、發願、誦經、念佛、持咒、懺悔、回向,如果家人能夠同心協力、持之以恆,必然會有不可思議的感應道交。 詹爸爸的往生事蹟是一個極佳的真實案例,非常感謝玉蓮師姐的無私分享,可以鼓舞許多遭逢親人陷入生命末期困境的家庭。下周我會再做一些細節的分析,以幫助各位讀者對於臨終關懷的實務──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有更為清楚的認知,而更有能力與信心來幫助末期親人如願往生。(待續)

MORE

【生死自在】 如何解脫末期生命困境 —— 生命延畢生的解套之方(十八)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講座教授) 本專欄讀者的回響與無私分享(續): 在家人的至誠誦經、念佛下,植物人仍然可以預知時至、感應道交、往生淨土 上周的故事講到,家人將詹爸爸從醫院加護病房接回家中助念的第五天,詹大哥找了西醫師和中醫師來看爸爸,想確定是否還需要為他進食、飲水?結果醫生們都勸家人說:不要再給他吃喝了。 助念的第六天一大早七點多,玉蓮師姐認識的一位比丘尼,突然從台北趕到台中來告訴師姐,說她看到詹爸爸穿得很漂亮去找她,請她轉達二件事給師姐,首先是他要往生了,而且一定會往生(佛國淨土),其次是要當面轉告詹叔叔(詹爸爸的弟弟)一定要學佛。事情交代完畢之後,這位尼師就告辭離開,臨走前她還說,不管醫生怎麼說,全家人念佛就對了,詹爸爸時間一到,他自己就會走了。家人沒有特別將這句話放在心上,就繼續念佛。 家人念佛念到當天(也就是助念的第六天)的下午兩三點左右,詹爸爸開始發高燒,體溫上升到三十九度半,那時候詹大哥和弟弟又開始緊張了,就想要為爸爸做點什麼事情,拿冰毛巾給他退燒什麼的。 玉蓮師姐就不管這些,她想到人臨終時可能會出現的瑞相,經典上有說「頂聖眼生天」,師姐認為爸爸發燒的現象,就是體內熱氣往上沖,應該是能往生淨土的瑞相,所以那時她就想到要去拜佛,替爸爸懺悔業障,希望佛菩薩慈悲加被,讓爸爸能夠臨終無障礙。師姐就去拜佛懺悔,一直拜到了晚上十點多,因為大哥和弟弟要換班回去休息,師姐就去接他們的班繼續助念。大哥離開前還特別對師姐說:爸爸今天發燒,你要注意喔!師姐回應道:會啦,會啦!然後,師姐就轉身坐下開始念佛,到了十一點整,欸!詹爸爸就安詳地走了。 因為詹爸爸已經捨報往生了,所以師姐就將全家人統統都叫回來,大家一起助念,就這樣子再繼續助念了一天一夜,一直念到第二天(也就是助念的第七天)晚上。也就是說,在詹爸爸捨報往生之後,全家人又再繼續念了一整天二十四小時的佛號,前後一共是七天七夜,等於是為詹爸爸打了一個完整的「往生佛七」。 在家人繼續念佛二十四小時圓滿以後,才開始為詹爸爸擦澡、換衣服,發現他的身體非常的柔軟,連手指頭和腳指頭都比生前更加柔軟,師姐為爸爸戴手套、穿襪子,都感覺到他的身體比生前還要柔軟,真的很不可思議,反而他在臥床末期身體都是僵硬的。 因為台中蓮社學長的建議,家人就比照李炳南老師後事的做法,租用了一個冰棺(冰櫃)在家裡來保存詹爸爸的大體,一個星期之後再行入殮、出殯等後事處理。雖然詹爸爸走了,但是家人每天還是一樣固定的,都在他身旁念佛誦經。那具冰棺上面有一片玻璃窗,可以透視看到詹爸爸的面容,到了第三天,詹大哥對師姐講:「妹啊,妹啊!你去看爸爸,他的臉色紅潤喔!」師姐說:「怎麼可能啦!人冰著,臉色怎麼可能會紅潤?通常屍斑都會出來。」大哥回應道:「那你自己去看!」 因為詹大哥每天都會去擦冰棺的玻璃,跟爸爸說早安,所以是最早發現爸爸的臉色紅潤。師姐去看了之後,果真爸爸的臉色紅潤,就像是塗了腮紅一樣,直說:不可思議啊,不可思議! 到了第五天,悟明長老來為詹爸爸拈香,師姐就這個現象請問悟明長老,他說這是佛力不可思議。詹家也有不少醫生的朋友,也來為詹爸爸拈香的,家人就詹爸爸臉色紅潤的這個現象請問醫生,他們的回應:這是宗教感應的事情,我們醫學界是沒有辦法解釋的。 最後,在詹爸爸的事情處理圓滿以後,全家人最好奇的就是,那位最先出現在溪頭小木屋,然後又出現在埔里山上,在一座茅棚前面迎接詹大哥的老和尚,究竟是怎麼回事?在不同的空間,不同的時間、地點出現的老和尚,是否同一個人?全家人都想要再去一趟埔里,一探究竟。 【註:《雜寶藏經》云:「頂聖眼生天,人心餓鬼腹,旁生膝蓋離,地獄腳板出。」經文的意思是,臨終之際意識離開身體的部位,表示來生的去處,如果頭頂出現煖熱,表示已證聖果,或往生佛國淨土。如果眼睛最後冷卻,表示上升天界。如果心窩最後冷卻,表示再度轉世為人。如果腹部最後冷卻,表示墮入餓鬼道。如果膝蓋最後冷卻,表示淪入畜生道。倘若最後冰冷的是腳底,表示墮入地獄。不同的經論之間,說法稍有不同,以上所述僅供參考。】(待續)

MORE

【生死自在】 如何解脫末期生命困境 ——生命延畢生的解套之方(十七)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講座教授) 本專欄讀者的回響與無私分享(續): 在家人的至誠誦經、念佛下,植物人仍然可以預知時至、感應道交、往生淨土 上周的故事講到,詹大哥向老和尚述說自己心中的疑慮及恐懼,就是家人與蓮友明為詹爸爸助念,已經念了整整三天了,詹大哥很擔心爸爸這樣子都不吃不喝,很害怕家人會讓爸爸活活餓死,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老和尚很慈悲,聽了之後就對詹大哥說:「假使千百劫,所造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這是你爸爸這一生的業感,我相信你們對爸爸的這分孝心,不是你爸爸這輩子不好,而是過去生中的業感,到他這輩子成熟了,所以他的業報現前,你們這麼孝順,我相信你爸爸是很好的,你是世間法的孝心,你妹妹是出世間法的孝心,你們都沒有錯,你們都對父親很孝順,你回去吧,你回去問題就解決了。」 老和尚沒有教詹大哥怎麼做,只是勸他放心下山回家,老和尚還講了一個偈子,但是詹大哥忘記了。老和尚還告訴詹大哥說,將來遇到任何的挫折與困難,無論如何都不要怨天尤人,那是過去世的因緣果報。老和尚還講了一個因緣果報的偈子送給詹大哥,然後詹大哥就下山了。 詹大哥那天去山上是在午後時分,光天化日之下就下山了,之後他也沒有再去懺公那裡,就在路邊睡了一大覺,回到家裡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詹大哥回到家之後,玉蓮師姐就跟哥哥說,明天去找醫生來看爸爸好了。請醫生來看爸爸,由醫生來確認及決定到底是要給他吃、還是要給他喝,師姐都沒意見,她就不管了。師姐知道如果他們這麼做,也是詹爸爸的業報和障礙,師姐就稱念佛號替爸爸懺悔業障。 第二天一大早,這已經是詹爸爸從醫院加護病房接回到家中助念的第五天了,詹大哥找了西醫來看,也找了中醫來看。中醫師說詹爸爸的脈象氣若游絲,不像是有生命的樣子,但是他的氣色又不像是要往生的人。中醫和西醫都這麼講,因為詹爸爸紅光滿面的,氣色非常非常好啊! 所以醫生們都勸家人說:你們就不要再給他吃喝了,但是水分的部分你們打點滴就好了,用打點滴的,不要再給他喝水,因為管子都拔掉了。另外也怕詹爸爸有褥瘡在床,因為要再躺多久還不知道?所以你們還是要為他翻身,為他擦澡比較好,要不然身體躺久了,怕褥瘡又長出來。 也真的是不可思議,就在醫生走了以後,一個弟弟和詹大哥就開始忙碌了,幫詹爸爸擦澡啊、翻身啊,然後,詹爸爸的神色就黯淡下來了,就沒有之前那樣的紅光滿面了。本來是念佛念到詹爸爸紅光滿面的,但是後來被他們這麼一番折騰,整個面容氣色變差了,這個時候其實不應該動他的身體的,但是哥哥和弟弟他們不信啊,他們說這樣做他們才安心。師姐就說:沒關係,你們安心就好。他們做完以後,下午全家人一起在詹爸爸身邊念佛。到了晚上,詹爸爸的氣色又變得很好了。 隔天早上,也就是詹爸爸回到家之後助念的第六天,一大早七點多,師姐在台北認識的一位比丘尼,突然到台中來告訴師姐,她用台語說道:「玉蓮、玉蓮!你爸爸來找我,你爸爸來找我!」這位比丘尼年紀大了一點,有七十多歲,是玉蓮師姐認識的,但是詹爸爸並不認識這位比丘尼啊,怎麼會去找他呢?所以師姐就不懂了,心裡覺得很納悶。這位比丘尼跟師姐說,他看到詹爸爸穿得很漂亮,然後用台語對比丘尼說道:「我欲來去矣,我欲來去矣,這個娑婆世界足艱苦,但是我一定會去,一定會去。」 詹爸爸還拜託這位比丘尼轉達兩件事情,一件事情就是跟他的弟弟(也就是玉蓮師姐的叔叔)說:「一定要學佛,一定要學佛!」另外一件事情就是,要交代孩子們,凡事都不要計較!比丘尼跟師姐講完之後就說,看能不能請叔叔過來,師姐說好,因為叔叔跟他們不住在一起,師姐就去請叔叔過來。叔叔來了之後,比丘尼就當面轉達詹爸爸講的話。 在比丘尼要離開之前,師姐說:醫生說不會那麼快,爸爸氣色那麼好,什麼時候往生還不知道,比丘尼就說:沒有關係啦,醫生不管怎麼說啦,你們念佛就對了,詹爸爸時間一到,他自己就會走了。 這位比丘尼講了這段話之後就回去了,詹家人也沒有特別放在心上,他們就繼續念佛。(待續)

MORE
/4
追蹤我們 訂閱《人間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