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

人生如戲,人間如劇—大家來過更好生活

文/黃丙喜(國家公益發展協進會理事長) 人生如戲,從古至今,看戲、看劇、看電視、看電影常能給我們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奇、驚喜和驚醒。短短數十分鐘到一、兩小時悲歡離合的劇情,也是一場人間實境的喜怒哀樂。 人生的有趣在於人生如戲,不少人認為人生的劇本早已寫好,只是我們不能偷看。而人間是眾人的人生及其時空的交相組合,也是承載人類悲喜的生命共同體。 21世紀以來紛紛得諾貝爾獎的行為經濟學印證,人的本性雖然自利,卻不全然自私,在困難時刻,經由適當的理性兼感性的溝通,是能犠牲小我,成全大我。而人的幸福快樂的感知,固然經濟是一基石,但跟財富的擁有並非成正比,值得大家深思。 《人間衛視》的「嘻笑看戲曲」每周選一齣京劇進行導讀,無論悲劇或是喜劇,總能發人深省。台泥創辦人辜振甫先生喜好票戲,他說:「京劇裡存有許多人生哲理。曲型的場景是上台時鑼鼓喧天,下台時影暗音稀。人生的智慧在於幕落下台的身影。」尊嚴有如一頂皇冠,要戴得起,也放得下,而且上下之間都能自由、自主和自在。 生活在台灣的幸福是,託企業贊助之福,平民百姓也經常有些好戲可看。「台泥劇場」最近演的京劇「膏藥章」,光是他被送往刑場殺頭時的那段場景及人物對話,就能激滿你悲天憫人的心懷,超脫人間的世俗和冷暖。 辜振甫生前鼓勵作者好事不一定要出席,白事卻要經常出席,一是善盡情義,向親朋好友道別,二是從中可參透人世無常和人間冷暖。悲也是喜,無也是有,人生的幸福快樂也在那轉念之間。 看電影呢?在台灣也是性價比超高,不少電影院有五星級的設施裝備,卻只收二輪價。《亡命機刼》改編自南韓1971年「大韓航空F-27劫機」的真實事件。人的一生總會面臨生死交關、榮枯交伴的兩難抉擇,你怎麼辦? 《亡命機劫》的故事發生在戰爭高度對峙的南北韓。擊射被劫的客機,或為機上乘客性命而抗命?儘管全數存活且多數被遣返回國,但仍有多人至今都被綁架在北韓回不了家。「你的人道情懷會讓他人付出多少代價」是纏繞全劇的核心主題。 而代價怎麼計算呢?射中客機的其中一架引擎,迫它下降南韓?如果射偏了,全機乘客和機員無一倖存呢?機長說:「結果最重要,大多數人只看結果。」這有道理嗎?道德和倫理的定義很明白,做起來卻是說易行難。這也就是為何人要有修為和智慧。 同時,另一個疑問是,在當時冷戰氛圍下,如何權衡全員「墜機罹難」是否比「淪落北韓」更差的南韓民眾心理?這些內外因素所交雜出來的道德困境更值得大家探討。 玄奘西域求經,苦行萬里,旨在解「佛性是本性,或是修得」之惑。人性的善惡,倫理的對錯、好壞、是非的選擇,正如我從那裡來?將往何處去?簡單的兩題,加上其中的我應該過怎樣的好生活?看似簡單,卻是人類從古至今仍在修行的功課。 西班牙中央大學哲學教授薩巴特說:「倫理學就是探求人如何生活的更好的一種理智行為。如果它值得人感到興趣,值得追問下去,那是因為都渴望過好生活。」好的生活就是讓自己和別人都自由、自主、自尊、自在,有意義和有價值地活著。 「如何讓它的人待我,像我對待他一樣,以仁、以禮、以愛以義、以信相待」是人間的倫理課,而它的核心理念是,居住在地球的是人,更是人類,而多樣性是大自然的遊戲規則。讓我們一起寬心地來學這堂人間課。

MORE

新聞的自由、自制和自主—對錯、好壞和是非的倫理選擇

文/黃丙喜(國家公益發展協進會理事長) 誰控制了報紙、電視、廣播和雜誌,誰就控制了國家。美國法律學者漢德對新聞在自由或放任之間游移的疑慮,正是當前社會大眾對於新聞傳播在對錯、好壞和是非之中擺盪的擔憂。 電視台每晚政客、名嘴當道,一些資深媒體人在其中插科打諢,把政論節目錯當肥皂劇演。新聞記者的社會公信力隨之遭殃,這是台灣傳播媒體的錐心之痛。 新聞自由的保障來於自制和自主。「無國界記者組織」2023年報告指出,台灣媒體普遍自由,但一些媒體以羶色腥與利潤為導向,新聞呈現兩極分化。 台灣的大眾傳播生態在過去20年間遭逢劇烈的衝擊,新聞記者的工作和地位也面臨社會廣泛的爭議。大眾媒體是社會的公器,國家的第四權,在當前政商勢力更形複雜、虛假訊息更為氾濫之下,如何有為有守、有知有覺地掌握住新聞自由、自主和倫理的最大交集,重新贏得社會的尊重,刻不容緩。 自主,新聞自由的前提 法國哲學家孟德斯鳩在《論法的精神》中說:「自由是做法律許可事情的權力。」自主是言論自由不能丟掉的基礎,也是大眾媒體和新聞記者渴望的追求。關鍵是,自主不是神權或法律的當然授予,而是必須經由本身相對的自制、自尊,並且對社會做出相對的貢獻,以為事實,才能贏得。 西班牙倫理學者薩巴特說:「自由就是說行或不行,做或不做的決定。但別忘了,你一定要對你的決定心知肚明。」這句話也指出了新聞記者在工作時應有的堅定。自由伴隨著責任,它更是自制和自主的回報。 有關自主權的行使,德國哲學家康德認為自主的人能依照道德原則自己制定行為規範。英國哲學家米爾認為在無妨礙他人的選擇自由及傷害他人之情況下,自主的人有權力依據自己的信念做出行動、思想與其他任何自主性選擇 。 醫護倫理的可貴在於它在職責上,講究救人、救命,也救人心靈;在工作上,重視醫病關係的公平、公正、透明的相互尊重及對待。而病人自主權值得新聞界重視的是,知情同意是指在某人被告知且知道事實真相後的自願同意。 任何的醫療照護都有利與弊,醫護倫理要求從業人員在進行診療前,依據病患自主權的要求,提供專業的正確訊息,並充分告知治療可能產生的問題,以協助病患出做自我決定 。更重要的是,保護病人必須納入優先考量,任何醫療都要以不傷害病患為前提 。 社會大眾天天接觸傳播媒體,但對接受採訪後被報導、刊出的可能情況並不熟悉。針對重大的爭議性事件的新聞處理,新聞記者應該保護受訪對象不受傷害外,並應告知新聞可能報導的情境,以免受訪者事後驚慌失措,受到傷害。 自制,新聞自主的基石 美國政治學者亞當斯說:「權力是貪婪的嘴巴,它伸出翅膀,隨時毀滅自由的思想、言論和寫作。」台灣當前的新聞自由受貪婪的政商汙染的情況正日益惡化。 「如果記者沒有權力對消息來源保密,重大的調查報導就會枯竭。」正如美國故副總統洛克斐勒所說,新聞媒體在揭露政商醜聞、司法腐敗和社會的不公不義事件上確實令人敬佩。但是,保護新聞來源,不能淪為造假消息的變相捷徑。當今不少所謂的資深媒體人自甘淪為某些政治或利益團體的傳聲筒,甚而胡亂假借「根據可靠的消息來源」的說詞,成為打擊異己的惡犬。 信任是倫理的核心,也是大眾媒體和新聞記者受人尊敬的價值;因此,新聞報導和專欄評議應該明確界線和分際。專欄評議現在產生的爭議是,新聞報導被要求平衡對待和查證責任,專欄評議卻經常過分放大言論自由,對於明顯的爭議不求查證,也不予平衡,置公眾人物應受的平等對待於不顧。這是媒體另類的傲慢和霸淩,很不足取。 信託,社會公器的委任 英國牛津大學網路研究中心的報告指出,2018 年至少有48 個國家的政黨或政府機構於選舉期間利用社群媒體散播虛假訊息。民意調查的統計數據灌水常是政黨借外圍團體玩弄的帶風向遊戲。可怕的是,不少新聞媒體卻便宜行事,不加追查即予照登,甚或專欄評論也以此為據,完全違背職業倫理。 社會公器是公眾對於媒體的一種信託,新聞工作者都是受託人。信託和受託人的建立都是為了確保公共利益。面對可預見的未來,人權將高於主權的世界普世價值的新時代,台灣媒體的表現將更受全球矚目,也影響著世人觀感。媒體擁有人和新聞工作者在對錯、好壞和是非的兩難決策中更要有為有守了。

MORE
追蹤我們 訂閱《人間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