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印象】 朝開夕落木槿榮

文/黃聰哲 |2021.10.19
434觀看次
字級
粉紅木槿花 圖/黃聰哲
黃色木槿花 圖/黃聰哲
紫色木槿花 圖/黃聰哲

文/黃聰哲

槿字,始於篆書,形聲字,從木堇聲;堇與僅通,堇,少也,衍義為短暫的。

木與堇字組合成槿字,《玉篇》:「木槿,朝生夕隕,可食。」其別名自古多樣,《詩經》名為「舜」通借為「蕣」,皆謂英華,至於「橓」字,古同蕣,然其義指槿木。

《爾雅》在「釋草篇」指出,椴、櫬、木槿其名雖異,然實同一物。《本草綱目》稱木槿為日及、藩籬花、朝開暮落花;《群芳譜》則名之為瘧子花。若以地域而言,南方稱赤槿,齊魯謂之王蒸,閩南一帶則名為喇叭花。

《爾雅‧釋草》載:「椴,木槿。櫬,木槿。」將木槿歸類於草本植物解釋。樊光《爾雅注》:「其花朝生暮落,與草同氣,故在草中。」古人以氣本論詮釋萬物,這是儒學特色,但以氣來區分草本、木本植物,似乎失之偏頗。王夫之《詩經稗疏》:「舜字或作蕣字,從草,草類非木。」以蕣字從艸義來推論,殊不知椴、櫬、槿皆從木,以蕣字的本義去推論草木之別,難免失之千里。

晉‧郭璞注:「似李樹,華朝生夕隕,可食。」木槿似李樹,應是目視。事實上,木本植物具有宿存性的莖幹,莖內木質部發達,且質地較為堅硬,依現代植物分類,木槿屬木本植物落葉灌木。

觀其形,莖木如李,耐寒落葉灌木,可種可插,叢生地上,生之易者,莫過斯木,枝葉繁茂,樹樹相連,枝與技相交。夏至之月誕英,五瓣成一花,發灼灼之殊榮,朝開暮斂,深秋結實,唯台灣罕見。

次審其神,進而會其意。木槿雖僅是鄉土花木,然經過各朝代文士心理投射,含蓄抒發了複雜的內心世界。將木槿的神韻意境,以聯想、比興的手法,因物喻志,托物寓情,在中國文學史上一路鋪陳傳頌,已深植人心,與民族情感匯流,自有其象徵意涵,茲分述如後。 

一、灼灼英華如美人:《詩經‧鄭風‧有女同車》:「有女同車,顏如舜華……有女同行,顏如舜英。」該文敘述屬於賦的表現手法,時當夏秋之際,木槿花盛開,詩中的男女一同出行。他們一會兒趕著車子,在鄉間道路上飛快奔馳;一會兒下車行走,健步如飛。借木槿灼灼英華,比喻女子美貌,以寫意的筆法,人花相互暉映,歡樂氛圍令人心曠神怡。

二、舜英朝發夕落是本性:木槿英華,晚爭辭蕊,朝鬥發花,夏末蕊纍纍,深秋即寂寞,非關桃李後,為欲繼年華,此乃物理現象。

三、生命力強韌:槿花一日一回新,未若桃李,須到明年春。木槿深具頑強生命力,從仲夏綻放到深秋,蕾不斷,花不斷,花開花落花如舊,換舊添新底用催。因此韓國以木槿花為國花,並於國歌的歌詞中寫下「華麗江山三千里,無窮花遍野盛開」,無窮花即木槿花,以表達大韓民族與文化的傳統象徵。

四、木槿籬形成田野景緻:持錢買槿栽,木槿成籬落,成蔭又得花,花開亦可觀,引來蜂蝶動,夏牖竹稍風,田野好風光。

五、小人心志不堅如槿花易變:孟郊詩云:「君子芳桂性,春榮冬更繁。小人槿花心,朝在夕不存。」同是木槿花朝開暮落,孟郊用來比喻人的感情易變,小人持志不堅為「槿花心」。

六、以槿花不爭春比興君子品德:戎昱〈紅槿花〉:「花是深紅葉麴塵,不將桃李共爭春。」不與百花爭春,超然物外,象徵君子美好的品格。

七、從木槿看世道,盛景轉瞬空:木槿花朝開暮落,形容韶華易逝,生命短暫的心理投射,引發儒士「須臾淹冉零落銷」(南朝宋‧鮑照〈擬行路難〉)及「暮落實堪嗟」(唐‧白居易〈和微之嘆槿花〉)的喟嘆。進而思「生命幾何時,慷慨各努力」(魏‧阮籍〈詠懷八十二首〉)甚至思勸「未央宮裡三千女,但保紅顏莫保恩。」(唐‧李商隱〈槿花〉)

終究流年似水,今朝舜華已非明日舜英。禪師聽風觀雨,應知槿花殘,悟世幻化,如木槿之謝,應物現形,如水中月。

木槿籬在古代就很普遍,從歷代詩文中,可以看到中華民族的槿籬文化,淡素樸實、芬芳幽雅,對木槿花朝發夕萎的比興,在中國文學史又穿梭幾千年,成了華夏民族歷史共有的文化記憶。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