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南北】瑞芳瑞亭國小

文/吳鴻霖 |2020.05.04
4681觀看次
字級
瑞池與青楓。圖/吳鴻霖
橙楓樓和黃楊樓之間的花圃。圖/吳鴻霖

文/吳鴻霖

新北市瑞亭國小,位於瑞芳與四腳亭之間的大寮地區。一八九九年,暖暖公學校成立以後,陸續設立七所分校,第一所是四腳亭分校,設於一九一二年(明治四十五年),可見一百多年前已有「四腳亭」的地名;據說,清代即有座涼亭供旅人休憩而得名。暖暖公學校四腳亭分校,於一九一五年(大正四年)正式成為四腳亭公學校,一九四一年改為台北州四腳亭國民學校,一九四五年台灣光復後,正名為台北縣瑞芳鎮瑞亭國民學校。一九五三年,在現今四腳亭增設吉慶分班,一九六一年,吉慶分班獨立為吉慶國民學校;一九六八年,瑞亭國民學校改稱瑞亭國民小學。

八十多年前,未曾謀面的爺爺在四腳亭公學校附近幫地主耕田種水稻,因家裡貧窮,我爸爸無法念這所小學,只能在稻田旁放牛吃草;一九八三年,筆者從台灣省立台北師專畢業,剛好分發至瑞亭國小任教。當時,這所偏遠的小學,全校六班,學生人數不到一百人。

韶光易逝,三十七年的歲月隨著操場下方的基隆河水流走了!今年寒假,我走入「既熟悉又陌生」的校園,眼前的景物,早已不是當年鄉間簡樸的模樣,好像來到美麗的公園,雅致而幽靜,簡直是一座森林小學。

以前瑞亭國小有八景:瑞池魚躍、亭園晨曉、國徽普照、小橋流水、楓樹蟬唱、杜鵑爭豔、茶林飄香和壽松參天。我站在橙楓樓前,瑞池與青楓依舊,都是日治時期的遺物,兩個小小的水池裝滿歷屆學生童年的回憶;亭園內二、三十棵百年老樹,宛如高大的衛兵依然挺直腰桿始終站在自己的崗位上,默默地守護著學童;腰圍比我還粗的香楠,早年即有日本植物學家採集標本並公諸於世,俗稱「瑞芳楠」,樹皮磨成粉狀,拿沾膠的細竹條,在粉末中滾動數次晾乾,就是拜拜用的線香,故稱為「香」楠;國徽和梅花造型的花圃,是我退伍之後,家長用磚塊砌成的……

走到川堂,想起有一天一輛車子要載走廢棄物,一張又舊又髒的大木桌被我留下來習書寫字,它是台北市「京町」(今博愛路一帶)某商店的產品,桌腳上方有個「瑞芳街役場」(鎮公所)的烙印。

大門口兩間平房,那時右側是工友的住處,左側平房內有兩個小房間,退休工友鍾成禮住一間,我在另一間住了三年。蘇軾〈浣溪沙.荷花〉:「天氣乍涼人寂寞,光陰須得酒消磨。」楓紅人稀的雨夜,或是冬天淒風苦雨的晚上,我和老鍾坐在簡陋的客廳小酌數次,品嘗一下寂寞的滋味,他三十幾年沒回大陸老家,酒杯似乎裝著滿滿的鄉愁;閑聊時,關懷溫暖了寒冬的夜晚,臉色泛紅的笑容像燦爛盛開的花朵。平房旁邊的籃球場,過去是一片廢墟,雜草叢生,常有蛇出沒。在校園內看到蛇,我和老鍾會奔跑去抓蛇,唐代柳宗元寫於湖南永州的〈捕蛇者說〉,就是描寫捕蛇人的辛酸與風險。球場旁一樓的木工教室,昔日是大我一屆吳勝學老師的宿舍,他曾任台北市石牌國小校長。

在瑞亭當工友和警衛近五十年的老鍾,生於民國十年(一九二一),比我老爸大幾歲,是一個沒上過學不識字單身的大陸老兵,曾回廣西探親一次,因年事已高,再也沒回去過玉林。他平常省吃儉用,民國九十八年(二○○九)去世前,將畢生的積蓄新台幣兩百萬元捐給瑞亭國小,作為獎助學金幫助需要的學生。

民國一○四年(二○一五)瑞亭國小舉行百年校慶,紀念老鍾等人新建的涼亭「瑞亭」落成啟用。如今,瑞亭全校學生雖未達百人,民國八十八年(一九九九)成立的太平鼓隊已成為學校特色,參加新北市和全國舞蹈大賽屢獲佳績。太平鼓是一種結合舞蹈和音樂的民俗活動,明清盛行,流傳於中國大陸北方各地,演出形式活潑多樣,象徵太平盛世。清代宮廷中除夕要擊打太平鼓,北京的太平鼓也稱迎年鼓;東北太平鼓則用於祭祖、酬神等儀式。

今年清明節前,我和賴金河博士、許慶昌校長、瑞亭國小梁榮仁校長,到南港山上台北市軍人公墓(忠靈堂忠義二室)祭拜前室友──老鍾。他的善行,嘉惠台灣學子。一位大陸老兵人性的光輝,仍在人間照耀著,持續綻放愛的光芒!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