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昔文化】 古代也崇尚遛狗

文/冬梅 |2020.07.16
1646觀看次
字級

文/冬梅

狗與人的關係是很親密的,歷史更是淵遠流長,可以上溯至近萬年前的新石器時代。

古時人們就傳說狗是神話中可禦凶除害的吉獸,這很容易理解。在遠古時代的野獸很多,對較弱小的人類和狗來說,那些野獸都是威脅,因此當弱小的狗受到威脅就會發出狂吠,不論出於防備或抵抗,狗的吠叫都能給人類帶來警惕和防備,於是被傳說為能禦凶除害的吉獸也是可以理解的。

之後,人們將狗馴化,藉狗的能力用於田獵和護衛家園,甚至在漢代,狗也被用來祭祀、狩獵,王室貴族還用於玩賞和戲鬥,朝廷甚至專設官員,開專門場所,定期舉行鬥狗會,犬馬聲色,熱鬧堪比樂舞盛宴。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狗愈來愈多地走進人們的生活,逐漸脫離過去田獵和護衛家園的作用,而成為可娛樂自己的象徵,遛狗也就變成愛狗人士的日常。

漢晉時期,各種娛樂生活就十分精采了。《三國志》中曾記載劉備「先主不甚樂讀書;喜狗馬、音樂、美衣服。」後人也說,劉備喜歡遛狗,如果我們仔細觀察從漢代出土的狗陶塑藝術品,牠們的脖子和胸口都有類似今日遛狗的皮鏈,其製作的精美更遠勝今日。

在唐朝,許多人也會養一些寵物,這是他們生活的一部份,小到鸚鵡之類的鳥,大到貓狗等,就連當時的楊貴妃身邊都養著一隻從西域進貢而來的名犬,名叫康渦,通體雪白。

有一次,唐玄宗和一名親王下棋,眼見快要輸掉了,這時在一旁觀棋的楊貴妃卻適時放出懷裡抱著的康渦,讓牠跳到棋盤上攪亂棋局,但這一鬧卻也令玄宗龍顏大悅,因為棋這一亂了也讓他保有了皇上的顏面,事後楊貴妃和康渦都得到了賞賜。由此看來,這隻康渦顯然是隻小狗,所以才能讓楊貴妃抱在懷裡,所以遛狗也就不見得是人拉著狗鍊才算是遛狗。

到了宋朝,民間養狗才變得常見,在城市裡還出現了專門的寵物市場。寵物市場的生意很興旺,有銷售各種小商品和寵物服務,還有做寵物美容的生意,宋朝人把這行當叫做「改貓犬」。

有一種改貓犬的做法,是把鳳仙花搗碎,過濾出胭脂顏色的汁液,然後,用這些汁液給狗的毛染色,這些染了胭脂紅色的狗,在路上就被主人牽著跑啊跳啊,這個遛狗方式不但能展示狗的酷炫,同時也能顯示狗主人愛現的一面,這意味宋朝的愛狗人士不但喜歡打扮自己的狗寵物,還會把牠們當作家庭的一員。

史料記載,有個人養的小狗忽然走失了,那主人還到街上貼出啟示,表示願意懸賞尋狗。這是否很像今日的尋狗啟事?

我們看看清代畫家郎世寧畫筆下的《十駿犬圖》:〈霜花鷂〉、〈睒星狼〉、〈金翅獫〉、〈蒼水虬〉、〈墨玉璃〉、〈茹黃豹〉、〈雪爪盧〉、〈驀空鵲〉、〈斑錦彪〉和〈蒼猊〉,這十隻狗中,除了〈蒼猊〉看不清脖子上是否有皮項圈外,其他都有,這意味,清皇宮中的康乾皇帝或其他負責養狗的人,也會有遛狗的日常,甚至有人嘲諷說清朝靠八旗打天下,百年後卻玩鳥遛狗鬥蛐,最後把江山都丟了。

在歐洲,德國考古學家於沙烏地西北部山區發現一幅可能有八千多年歷史的岩畫,畫面中是一個人帶著十三條狗狩獵的場景,其中兩條狗的脖子與這個人的腰間各畫有一條線,據考古學家推測,這是迄今發現最古老有狗圖案的畫,也是最早有人使用狗繩的畫。

《科學》雜誌官網報導,岩畫上拴狗繩的兩條狗可能是珍貴的嗅探犬,也可能是訓練時間不長的「新犬」。把狗繩拴在腰部是為了讓人騰出手來彎弓搭箭;除了牽狗做為狩獵,他們也可能平日就用來遛狗。

從現代的角度看,現代人遛狗更多樣化。筆者住的社區,養狗遛狗的人不少,其中有個小女生天天抱著那腳似有傷的狗出去遛,有時還用遛狗車,照顧得無微不至;有時將狗放在類似嬰兒抱巾的物件裡,如抱嬰兒般抱著,其遛狗的方式已不限牽著狗鍊狗繩了。

甚至對所養的寵物狗疼愛有加,任何病痛都得上專業的寵物醫院去治療保養,那就別說用各種狗衣服或美容美髮方式來讓自己的寵物狗更別具一格。這自然是古代遛狗遠遠比不上的。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