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癮山人看電影】 內斂溫潤的《臥虎藏龍》

文/楊鈺崑 |2020.10.10
666觀看次
字級

文/楊鈺崑

武俠,無疑是華人電影中極為特殊的類別,甚至香港電影金像獎自一九八三年起、台灣金馬獎自一九九二年起,均設立最佳動作設計獎(曾稱為「最佳動作指導」、「最佳武術動作指導」、「最佳武術指導」等),其特殊性與重要性可見一斑。

但除了各種真刀實槍或後期特效展現的武打招式外,更重要的是其內在精神與價值觀,甚至深層的人生哲理,也就是「俠義」。而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首推李安在二○○○年執導,獲得金球獎、奧斯卡獎最佳外語片,及金馬獎最佳劇情片、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等多項影展獎項的《臥虎藏龍》。

改編自王度廬武俠小說「鶴鐵五部」第四部的《臥虎藏龍》,劇情主要環繞著一把名器——青冥劍,它原是武當名士李慕白所有,因引退而託付女鏢師俞秀蓮轉交友人貝勒爺保管,不料卻深夜遭竊。俞秀蓮本與李慕白互相傾心,鏢師失鏢更是奇恥,故全力追查青冥劍下落,卻意外發現此事與玉大人之女玉嬌龍牽連甚深,甚至逃犯碧眼狐狸就化身奶娘藏身玉府……而在主線之外,另有支線描述玉嬌龍曾受擄於大漠俠盜羅小虎,發展出一段不為禮俗接受的戀情。

有關《臥虎藏龍》賞析文章甚多,就不在此野人獻曝,僅談個人觀影感受。作為扣關歐美電影不如預期成功後重返華語電影之作,李安難能可貴的是始終保持深厚的人文思索,並未因追求票房走向花俏炫技。以其故事的奇情、武打招式的繁複多樣、電影特效的日新月益,《臥虎藏龍》反而顯得內斂溫潤,留白諸多餘緒讓觀眾自行品味。以李慕白與玉嬌龍在竹林對戰為例,雙方動手不多,但言語交鋒間透露的各種思惟與情緒卻豐富滿溢。但這並不意味《臥虎藏龍》在武打招式上沒有展現,在玉嬌龍隻身闖入鏢局與俞秀蓮大打出手時,不過十來分鐘的對峙,俞秀蓮一連使用了雙刀、纓槍、雙鈎、鞭鐧、長劍等,節奏流暢痛快淋漓,除了讓觀眾立刻明暸青冥劍的身價不凡,也觀賞了華人各式武器大展,更玩味其中名為爭劍實為奪愛(李慕白)的寓意。實在是一部值得再三玩味的好電影。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