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清供

文/敖古仁 |2021.03.10
847觀看次
字級
圖/敖古仁

文/敖古仁

聽說,古人過年時喜歡在廳堂或是書齋裡,壁掛一張自己書畫或是街肆買來的「歲朝清供圖」,以此彰顯屋主的品味,同時為屋子增添一些辭舊迎新的喜氣。「歲朝圖」的定名,起因於乾隆皇為北宋畫師趙昌的寫生畫所寫的題詞,又稱「歲朝清供圖」。

歲之始,經過年末的大掃除,一屋清淨。梁柱門窗和瓶瓶罐罐已經換貼嶄新的桃符春聯,案几櫃架上還擺出時蔬果菜,花瓶水盤插上當令的花花草草,左近再陳列屋主平時慣用或把玩的文具、金石彝器和古董,這樣的民俗是為「歲朝清供」,相傳源起於秦漢的「文房清供」。來到北宋,畫師將那樣的年景描繪成圖,因此成為「歲朝圖」節令畫的濫觴。元明以後,宮庭和民間普遍流行清玩,「歲朝圖」的畫作方式漸成定型。到了清朝中期,因為皇帝的雅好,上行下效,更推動了「歲朝圖」的創作,因此質量並行,蔚成風尚。經由「歲朝清供圖」,可以窺見畫師或是屋主日常玩賞的器物,了解他們的胸臆和習性,藉此想見過年時的歡樂氣氛。

︽禮記︾一書記載:「父殁而不能讀父之書,手澤存焉爾。」其中的「手澤」即是手汗的意思,意謂父親死後所遺留的書冊,彷彿仍有父親往日反復翻閱的手汗,因此子女不忍取出再讀。據此,「手澤」一詞,日後衍伸出「先人或前輩的遺墨、遺物」的意思。由此可知,即便長先人輩告誡再三,玩物容易喪志,但是凡人,不論老少古今,閒暇時誰能免除把玩、拆解、研究、甚或清潔玩物時帶來的樂趣。

每個玩物,總是牽絲縈帶物主當初搜羅它們時的興奮,還有彼此陪伴時的喜怒哀樂。斯情斯景,總在每一次的摩挲中相互沁染物我的體溫,因此人與物都清淨通透了。所以,要我說,玩物才是最療癒的放鬆方式。

每年歲末的大掃除,不趕時間時,我總能回溫許多逝而未失的記憶。

像是,那隻咧嘴微笑的青蛙鬧鐘,就是好多年前我到中部出差一個禮拜,臨時買來催我上工的喚起鈴。從小我沒有戴表的習慣,那時也還沒有手機,當時的工作需要黎明即起,壓力比較大,所以極需一個鬧鐘,避免我因為晚起緊張而引發「消化性胃潰瘍」。那隻小青蛙,買來後,果然準時哇哇叫,因此伴我度過那段心不安體不寧的時光。

等到鬧鈴不響,指針不再轉動之後,那隻小青蛙就此打入冷宮,移居到書櫃的邊陲養老去了,每年拿下來一兩次,揩去灰塵,再擺回原位,來來回回,捨不得丟,可是也不再重視它存在的價值,如此不經心,或許就像我對待青春年華的態度。直到去年,當我再次取下這隻小青蛙時,想起一張收藏的日本賀年卡,想起看過的「歲朝清供圖」,霎時我已經預知這隻青蛙的來年將有的裝扮。

首先,拆下青蛙肚腹中不再跳動的機芯。將空心蛙放進清水裡,想要徹底洗淨,但是因為過於用力,又搓又擦,蛙嘴附近竟然掉漆,還將白眼眶染綠。於是我只好停止清洗,把剩下的,不易清除的汙漬當成歲月走過的足跡。

接著,找出仿古的小銅鈴,用桐油擦去卡在隙縫的油灰,再用小掛鈎,將銅鈴吊掛在青蛙的空腹中。完成後,搖一搖蛙身,那個鈴鐺就會發出清脆的聲響,彷彿小青蛙又能開始鳴叫報時。

回頭一想,那個銅鈴的來歷其實更為久遠,那是我國中時路上撿來的無用之物,總是隨意懸吊在屋子裡的某個角落,或是塞進某個櫃子裡,從未刻意為它找個安身之所,其間經過好多次的搬家仍未遺失,只能說是宿緣未解吧。如今,幾十年過去後它終於也可以安心,頤養天年了。

拆開扭蛋,將透藍的塑膠底殼嵌進青蛙的腹背,當成銅鈴的依靠,如此小青蛙的新裝已經大致完成了。

對於那個扭蛋的底殼,其實我有些不捨,因為我對它的結構和設計感到十分好奇,先前玩耍時曾將底殼擺在桌上,無論如何用力,怎麼推都不會倒,搖啊搖,晃啊晃,比不倒翁更牢靠。所以我一直想為它安上一個適當的小公仔,當成地動山搖的場景,但是因為形狀、大小和顏色,這次只好先挪給青蛙來使用了。

擔心過於單調,於是在青蛙的腹中,再裝進一些多肉植物──「初鷹」,長了白羽毛的花絲。「初鷹」養在我的陽台,十幾年了,開過四五回的紅花,我搜集它們開花過後乾燥的花苞,一段時日後,花苞開裂,變成一球渾圓長毛的白花,輕輕一吹,花球就會飛散,變成無數輕飄飄的白花絲,模樣十分潔淨夢幻。我猜想那些花絲的頂端預藏著我看不見的種籽,於是試種過幾次,但是始終不見它們發芽,長成新苗。

基於造型的需要,我再為青蛙的右手安上一枝公園裡撿來的,帶苞或是結果的枯枝,如此這隻小青蛙已經完成最終的裝飾。望著新裝的青蛙,腦中忽然閃過一個「父」字。甲骨文的「父」字刻寫成一隻抓著棍子的手臂,其義不言自明。

最後,我用厚紙裁成一個淺盤,當成小綠蛙的活動場域,安座在前些日子才裝飾過的文具盒上。遠一點看,紅配綠──狗臭屁,卻是喜氣,正應過年的節慶;但是如果貼近一些,就可以看見青蛙身上粗糙的,剪黏的痕跡,所以心中不免有些沮喪,但是再一回頭,又寬慰自己,這本是素人手作聊以自娛罷了,拼貼過程中能有少許心得便已足夠。

自省,我應該是個惜物不惜時的人,所以蹉跎人生大業仍不知悔改,甚至還沾沾自喜,自詡福緣深厚,所以有閒,可以輕忽歲月,於是華麗的青春就這麼悠悠地褪色了。但是凡人,平凡人,一生所求不就是這麼平淡的況味嗎?量入為出,錢夠花,還能無憂無病,無痛無災,不就是我們經歷過眼的繁華後最大的福報嗎?就像網路上看來的,一張〈山齋清供圖〉的題詩:「山家除夕無他事,插了梅花便過年。」

歲月沉澱歷史的物事,能夠留在身邊的玩物皆屬有緣。與多數現代人結緣的玩物,諒非古人古時的清玩,我想,手機、公仔、模型,或是電玩遊戲機等等才是二十一世紀現代人的歲朝清供吧。

於我,那些仍未捨的「廢物」,譬如這隻新裝的小青蛙,就是給我當頭棒喝的「歲月清供」。謹致那段無功無咎的光陰,以及活動暫停的二○二○年。♣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