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人物27 金獎影后 法蘭西絲‧麥朵曼的探險人生

文/楊慧莉 |2021.05.22
1580觀看次
字級

文/楊慧莉

好萊塢向來不乏俊男美女,就算顏值不高,也得在「外表」上下功夫。但近年來有一人顛覆這樣的價值。與其在臉上大做文章,她寧可讓人看到更動人的生命底蘊。她是本屆奧斯卡影后——法蘭西絲‧麥朵曼……

生命軌跡
從棄嬰到奧斯卡影后


法蘭西絲‧麥朵曼(Frances McDormand, 1957-)本來叫做辛西亞‧安‧史密斯(Cynthia Ann Smith),單親母將她生下後便棄養;一歲半時,由移民自加拿大的麥朵曼夫婦(the McDormands)將她領養。

養父母是實在而有教養的神職人員,因無法生育,領養了九個孩子,麥朵曼在家排行老三。後來,她有機會見到自己的生母,但她拒絕與對方會面。養比生還大,她只認自己的養父母。

往演藝之路發展

在傳道人家庭長大的麥朵曼,生活自然是無虞,而她也努力扮演好傳道人小孩的角色。十四歲時,英文老師讓學生於課後排演莎士比亞的戲劇,這一演,演出興趣來,不僅大學主修戲劇,還有幾位教授推薦她前往耶魯戲劇學院(Yale Drama School)深造。一九七九年,她順利註冊,在耶魯戲劇學院學到紮實的編劇法。

畢業後,麥朵曼直接前往紐約發展。她騎驢找馬的先從收銀員和賣巧克力做起,後經室友引介,獲得在《血迷宮》演出機會。室友是後來以《鋼琴師與她的情人》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的荷莉‧杭特(Holly Hunter)。杭特當時因投入一個百老匯劇本,分身乏術,而將原本該由自己接演的角色讓給麥朵曼。

《血迷宮》是後來獲獎無數的美國導演、編劇兼製片的柯恩兄弟(the Coen brothers)的首部作品。這部作品不僅成為麥朵曼的發跡之作,她也因此與柯恩兄弟的哥哥喬爾(Joel Coen)結下良緣。

大明星能屈能伸

麥朵曼與喬爾不僅都喜歡電影,還是文學的愛好者。拍攝《血迷宮》時,麥朵曼只帶了一本文學作品打發空檔時間,她請喬爾推薦其他作品,結果後者給她帶來一整箱的書。兩人就在多個夜晚邊談論文學作品邊喝熱巧克力中,激起愛的火花。兩人於一九八四年修成正果,走入婚姻。麥朵曼的婚戒還是喬爾前妻戴過的,但麥朵曼一點也不介意,她很務實的接受,覺得不該浪費。

與喬爾情投意合,但不保證每次都能接演老公和小叔執導的戲。她確實在柯恩兄弟的第二部影片《撫養亞利桑那》中演出,兩位兄弟還特別為她量身訂做了一個角色。不過,第三部電影《黑幫龍虎鬥》沒找她演出時,她有些苦惱。雖然她當時有跟其他導演合作,但好角色不容易碰到,她覺得自己很適合演出《黑幫龍虎鬥》中的女主角。經此一事,她學到工作和婚姻關係有時不能混為一談,一切還是得隨緣。

此外,儘管有深厚的劇場訓練,能在舞台劇中擔綱演出,但麥朵曼到了「外貌」協會著稱的影視業,就算長得並不差,也只能被挑三揀四,演出一些綠葉角色了。不過,就算是綠葉,她也能表現出色,甚至獲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如《成名在望》。

綠葉蛻變成紅花

為了敬業,麥朵曼在《撫養亞利桑那》中戴上義乳,演出大胸脯女生,之後她不僅可以接演這類角色,還隨時帶著各種尺寸的義乳試鏡;義乳對她而言,已成為跟假髮一樣有用的道具。

後來,麥朵曼戴著義乳、裝上假肚子,演活了柯恩兄弟作品《冰血暴》中大腹便便的女警,成為奧斯卡影后。這部作品也讓同是編劇的老公和小叔抱回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

之後,麥朵曼繼續演出許許多多的影視作品,並抱回無數的獎項,演技備受肯定,包括在五次奧斯卡提名中以《意外》和《游牧人生》再度封后。麥朵曼在《意外》和《游牧人生》裡,不再是綠葉,而是片中靈魂人物——《意外》編劇兼導演馬丁‧麥多納(Martin McDonagh)過去作品多以男性角度出發,但創作此部作品時,女性成為故事主軸,且心中浮出麥朵曼的影像;麥朵曼不僅演出,還在角色塑型上提供意見:她告訴麥多納,女主角一定得穿連身褲裝;而今年的《游牧人生》,她不僅以演出一位喪夫又失業、踏上流浪之路的中年婦女,而成為故事主軸,她個人也參與部分創作。

至此,麥朵曼的演藝生涯已到達一個巔峰,爐火純青的演技有目共睹。相信,未來還有很多角色等著她好好發揮。

人生如戲
活出好萊塢另類價值


大銀幕前,麥朵曼演出精采;螢光幕後,她的家庭生活亦幸福美滿。不僅如此,看似平行的兩種「生涯」有時交錯,相互輝映。

身兼賢妻與良母

麥朵曼與喬爾結婚至今,已邁入第三十七個年頭。像他們這樣因工作結識、相戀,進而成為銀色夫妻的藝人,在好萊塢比比皆是,但能持久且歷久彌新的,可就寥寥可數了。

麥朵曼表示,過去的幾段關係讓她處於一種男尊女卑的不對等處境,但跟喬爾在一起不會這樣,「我可以真正的去愛、去生活,而無須對抗任何事、動不動就該道歉或隱藏任何事。」她也透露兩人關係長長久久的祕訣在於「兩人雖有影片合作關係,但彼此演藝生涯獨立自主,各忙各的,才有許多新鮮事可以跟對方分享。」

除了是賢妻,麥朵曼亦是良母。由於無法生育,她與喬爾於一九九五年領養了一個來自巴拉圭的男孩。領養前兩個月,他們正在拍攝《冰血暴》。片中最後一幕有句對白:女警官的丈夫摸著老婆肚子說,再兩個月就要生了。對照現實,兩個月後,麥朵曼的養子即將報到。

儘管非親生子,但麥朵曼視如己出,「我見到他時,他才半歲大,但從我抱起和聞到他的那一刻,就知道我要好好養活他了。」

麥朵曼與丈夫善盡為人父母之責,包括適性教養,只是當兒子對體育熱衷時,沒有運動細胞的夫妻倆有點難以招架。幸好,兒子似乎傳承了麥朵曼對時尚的喜好,兩人常一起逛街。

原本就喜歡低調過生活的麥朵曼,有了兒子後,更重視個人隱私了。對於送兒子去上學途中,被人攔下要簽名之事,感到有些惱怒。而擔任母職的經驗,讓她後來出演《意外》中一位女兒遭殺害的憤怒母親時,能感同身受,將「為母者強」的一面發揮到淋漓盡致。

把老化看作禮物

麥朵曼喜歡時尚,卻是從舒服的角度出發。她崇尚自然,除非劇情需要,多半脂粉不施,也不染髮。三年前,她以《意外》二度封后,出席頒獎典禮時,也完全素顏。

當許多好萊塢名流為外表動刀整形,麥朵曼可不來這套,且不諱言「整形後的樣貌其實差不多,自己對他人刻意打扮年輕、拉皮除皺等逆齡之舉感到恐懼與些許憤怒」。她認為人們該視老化為一份禮物、把頭上白髮看成智慧象徵。

此外,麥朵曼也坦言自己其實不愛參加頒獎典禮。有趣的是,夫妻倆生涯中在各種獎項中所獲提名多達三百零八項。不過,不管他們喜不喜歡,該與會時,可能還是逃不掉。

不注重外表的麥朵曼,自然是不介意在《游牧人生》中裸妝呈現一位飽經風霜、歷經滄桑的失落婦女。

美國另類西部片

今年的熱門影片《遊牧人生》改編自潔西卡‧布魯德(Jessica Bruder)的同名作品;透過布魯德對流離美國各地的「車居族」的實地探訪、考察,檢視了美國經濟的黑暗面──金融海嘯過後,一群被人力市場淘汰的族群只能開著他們的露營車,四處漂泊,靠著打零工糊口度日,成為現代版「游牧族」。

麥朵曼看完作品後,找上西部片《重生騎士》的導演趙婷開拍。片中的多數演員,私下就是「遊牧族」,他們把自己的故事搬上大銀幕。不過,由麥朵曼所飾演的主角「芬恩」卻是一位虛構人物,由她和導演一起創造出來。

為了逼真演出,麥朵曼在開拍前,開著改裝貨車,親自成為游牧族,四處打工。

其實,早在她四十來歲時,麥朵曼就跟老公說,「等我六十五歲時,我要把名字改成芬恩,要開著一台露營車上路。」沒想到,二十年後一語成讖,以一種更有意義的方式呈現在大銀幕。

由於影片取景細緻,拍攝調性恰到好處,布魯德看到影片時,有種似曾相識感。過去,美國早期電影有不少西部片。《游牧人生》卻是以女性角度出發的另類西部片。麥朵曼解釋,「芬恩類似當年約翰‧韋恩(John Wayne)所飾演的西部英雄角色,不同之處在於,那些男人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只有現在,他們及時出現,又瞬間消失;芬恩卻有一堆家當及一卡車的回憶。」事實上,這些游牧族即便居無定所,卻是有希望的存在,他們有各自的理想,內心且嚮往自由。影片不僅擺脫傳統個人英雄主義思想,也傳遞游牧族彼此支持和互助的情思。

改寫好萊塢文化

顯然,麥朵曼是一位重視內裡之人。與其在臉上大做文章,她寧可將注意力放在對周遭環境的關懷,既在《遊牧人生》中成為部分創作者,也讓這部半紀錄式的影片成為她一部分生命的寫照,更以重內涵而輕外表的做法改寫好萊塢文化膚淺的基調,證明演員不僅可以被動的把戲演好,更可以主動出擊,以表演方式參與社會改革行動。

曾經,麥朵曼在接演《意外》時礙於超齡,差點拒演。幸好,老公鼓勵她「去演,就對了」,結果她不僅演出,還封后。由此可見,夫妻倆之所以有說不完的新鮮事,正因為兩人常鼓勵對方去探險人生。

麥朵曼演什麼像什麼,不拘一格的演技讓她猶如演藝界的變色龍。但從她勇於嘗試、探險的角度來看,或許,在眾多台上和台下角色中,她演得最盡興的角色就是「麥朵曼」。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