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電影】 不願再傷害任何人《亂世浮生》

文/張純昌 |2021.06.05
640觀看次
字級

文/張純昌

英國黑人士兵裘弟被北愛爾蘭共和軍以美人計誘騙綁架,費格斯負責看管被監禁的裘弟,兩人逐漸建立起友好的情誼。共和軍的交涉最後失敗,費格斯主動要求擔任最後一夜的看守人,以及最後的處決者。裘弟在處決時逃跑,卻在路上被迎來消滅共和軍的坦克撞死,共和軍也被毀滅了基地,費格斯逃到倫敦,去尋找裘弟提到的女友黛兒。

《亂世浮生》的背景是愛爾蘭島上的「北愛爾蘭問題」,發生在北愛爾蘭的動亂暴力衝突,起因於愛爾蘭內部民族主義者要求獨立於英國統治的運動,電影上映的一九九二年,距離一九九八年愛爾蘭政府與英國政府簽訂和平協議後動亂的終止,僅僅六年的時間,實際上已經預示了運動中共和軍以武裝鬥爭為主的運動方式將被時代所淘汰,也就是,愛爾蘭島上的居民,將得以用公投的方式決定是否脫離英國的統治。

善惡定義非常模糊

事實上,比起毀滅共和軍基地的坦克、直升機,在電影中,IRA(北愛爾蘭共和軍)的武器僅僅是幾枝手槍,他們面對自己同仁被抓的方式,竟是以美人計誘拐落單的英國士兵,他們的敵人無動於衷,只好殺害好不容易抓到的人質以防資訊洩漏,但結局仍是輕鬆地被殲滅。在戰爭中(即使是這種強弱完全不成比例的屠殺),善惡的定義是很模糊的,共和軍綁架人質看似是惡,但他們被英國軍隊無情殺害又似乎令人同情,更不用說後來劫後餘生的同黨,也在試圖暗殺政治家的行動之中完全消滅。

看似《亂世浮生》並不是在討論「政治」這種規模過大的命題,費格斯在倫敦遇見黛兒,基於愧疚感,他想要代替裘弟照顧黛兒的餘生,卻情不自禁愛上黛兒,最後,費格斯發現,黛兒竟然是男扮女裝的男性。

故事由此開始,所有的界線都變得模糊不清。

費格斯剛發現時驚訝地極度抗拒,甚至開始嘔吐,因為他是個徹頭徹尾的異性戀,這讓愛上他的黛兒傷透了心。然而,也許是對裘弟的愧疚或責任感,裘弟投著板球的影像不斷浮現在他的腦海中,也許是對黛兒的感情慢慢超越了性別帶給他的抗拒感,他終於開始接受與黛兒的相處。

此時,費格爾往昔共和軍同伴出現,要求他進行刺殺任務,否則就殺掉黛兒,費格爾為了保護黛兒,一方面答應了任務,一方面將黛兒的頭髮剪短,並幫他換上了裘弟過去穿著的白色板球服,讓黛兒的外表恢復成男性。費格爾最後甚至頂替了黛兒的殺人罪,進入監獄服刑。

蠍子青蛙同沉河中

電影中最為核心的,也許是裘弟在聊天時說出的故事:蠍子為了渡河而找上青蛙,卻在渡河中刺死了青蛙,蠍子與青蛙同樣沉入河中,蠍子無奈的說,「這是我的本性……。」在這個故事中,「本性」是什麼?裘弟為了求生,他希望費格斯違抗共和軍殺人的本性,讓自己與對方都能活下來,但本性被違抗後所表現出來的,還是本性嗎?能被違抗的能稱之為本性嗎?

這個故事隨著費格斯的蹤跡滲透到他的心中,性別的本質是什麼?即便黛兒擁有男性的身體、男性的穿著,他就是男性嗎?而費格斯以為自己喜歡女性,這就是本性,就無法更改嗎?無論是對裘弟的愧疚與逐漸認同,或是對戰爭及共和軍理念的疏遠,費格斯與黛兒兩人之間,純粹的互相吸引,費格斯最終都真正的愛上了黛兒,並為之犧牲。

這也許體現了導演對於北愛爾蘭的政治問題的立場,無論是與愛爾蘭共和國南北統一,或是繼續作為英國的自治區之一,都無所謂本質問題,電影並沒有給出回答。就像什麼決定了費格斯的行為?也許是環境促成了他的選擇,或僅僅是為了反駁裘弟說的故事的悲劇結尾,他僅僅是不願再傷害任何人。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