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縱橫古今
  【八個日本的美學意識】「並」之日本美學意識
  2019/7/18 | 作者:文/黑川雅之 | 點閱次數:627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黑川雅之

如果要做到在細微的人事地物中包括到整體,就表示必須從一開始就在細節中考慮到整體。以「人」為例,就是要去重視身旁的人;以「家」為例,就是要考慮鄰家的感受,而不是在自己所持有的土地上蓋滿房屋,而是要注意保持合適的間距;再以「打鼓」為例,打鼓時也會留意前一個音符的餘韻,再斟酌下個音符敲擊的時機。也就是說「個別」都不只是「全體」的一部分,「個別」都擁有其自主性,雖然如此,個體仍同時對社會與全體付出關心。

由於日本美學意識的整體是從細微之處開始發想,甚至細微處本身已經包括了全體所蘊含的概念,所以,有可能將所有細節集中起來,便會產生整體性。以「人」為例的話,就是人與人之間相互理解的話,就有可能促成沒有上下支配關係之平等與調和。

假使有某個體想虛張聲勢的話,就無法「並列」。所謂「並」之美學意識的思考背景,在於只需要沒有上下支配關係的單純複數微個體,光是聚集起來便產生調和。

風神雷神

西洋繪畫與日本繪畫在構圖上有極大的差異。在西洋繪畫中,通常以神或人,偶爾是其他生物作為構圖的中心,西方非常強調這個中心點的重要性。而日本繪畫,不只是這個〈風神雷神〉圖,在其他眾多作品中也不見所謂中心點的存在,因為日本的美學觀推崇的核心不是神明,而是大自然,因此中心點構圖的呈現方式也就不常見了。

十七世紀俵屋宗達(註)的作品〈風神雷神〉屏風是以兩幅畫構成,即使兩幅畫被分別裝裱到兩副框之中,作為單一的畫也能夠各自被鑑賞。這樣的畫在我所知,並沒有出現在西洋畫之中。西洋繪畫通常就是由單一的要素所構成。像〈風神雷神〉這樣的構圖,從西方世界的角度看來,被視為異常也並不奇怪吧。

此作品的特徵,可說是發生在風神與雷神的視線交會之處,也就是中間空白的地方。在這空白處雙方的視線衝撞,因而營造出獨特的緊張感,使得〈風神雷神〉看來並非由兩幅畫所構成,其實視線交會處的留白,那特有的張力形成了第三幅畫。這幅多出來的畫就是空白之處,絕對眼不可見,但又確實可以感受到那不可見之處有什麼正在發生。藉著視線交會所營造的衝突感,留白部分彷彿沸騰。藉由衝撞的視線定義了二神的關係,祂們是並存的,這顯然又是「並」之美學的展現。誰是主或副?其實並不重要,祂們是對等的形式且不是相互沒有關係,祂們的關係是憑藉某種不可見之力在維持著。

彥根屏風

這個屏風的不可思議之處,在於登場人物在同一畫面中的重複出現;存在於右邊的人物居然也在左邊出現。也就是說,此屏風在一個畫面中,試圖同時表現出時間軸不同的兩個場面,兩個不同時間點以「並列」的形式被描繪出來。在此,留白的部分也發揮了極重要的功用,場所的轉換或是時間的流逝都需要憑藉這個留白處來做連結。

如此的繪卷或屏風,連上述時間的流動都可以用並列的形式來表現,兩個時間點甚至是三個時間點都可以並列地被描繪在一幅畫之上,而繪卷的設計本來就是連續的繪畫,隨著紙卷的漸漸展開,我們可以欣賞情節的發展,就像翻頁一樣,足以呈現時間軸的流動。

雖然有時間上的推移,但它又是表現在一幅連續的畫面之中,不同的時間點卻莫名地讓觀者感覺同時發生。它不像現代漫畫採用一個又一個的方格來表現人事時地物的差別,而是運用留白的部分來區分畫與畫、時間與時間、場面與場面的不同,但同時又相連在一起。這留白部分的含意著實饒富趣味。留白──可說是為相異的東西創造並列關係的祕密訣竅吧。

複數的人物或物品各自擁有其主體性,但又以某種不可見的關係相互連結著,這種關係即為「並」。

(節錄自黑川雅之著、李柏黎譯《八個日本的美學意識》雄獅美術出版)

註:俵屋宗達(Tawaraya Sotatsu, 生卒年不詳)活躍於十七世紀前後(江戶時代初期)的畫家、裝飾藝術家。本書內文所述之著名作品〈風神雷神〉屏風為日本國寶級文物,目前存於京都國立博物館。
  相關新聞
【時光走廊】世界文明系列:塔吉克斯坦(4-3) 冬暖夏涼的氈房  
【我的青春我的歌】 雷氏父女的藝術人生  
【生命的姿態.遇見幸福鳥──紀委佟、劉彥伸雙個展】生命的姿態.幸福鳥  
【行走人間】佛朗明哥之舞  
【王陽明帶你打土匪112】神出鬼沒破山賊(上)  
【禪門語彙】瓦解冰消  
【行走人間】草簪寄真情  
【海嶠人物萬象】 魏清德與龍山寺楹聯  
【豐子愷.護生畫集】 打掃  
【文詞探源】 晦氣本是人名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