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人間學堂
  自由作家羅智強
  2016/8/26 | 作者:阮愛惠 | 點閱次數:6950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三年前卸下總統府副祕書長、發言人重任,而回歸民間的羅智強,近三年來他的工作行程仍然滿檔,而且比起當發言人時還更多「發言」,透過臉書、報紙專欄及出版實體書,他保持著對新聞時事的評論及對社會現象的關注。

比起那段清晨五時即起床查看電子媒體新聞,及至半夜十二時才能上床睡覺、每天都要作各種危機管理的發言人生涯,羅智強現在的生活,除了作息比較正常外,基本上,還是在做很多媒體新聞事件的判讀和評析工作。「比起七、八年前,網路更時時刻刻、方方面面介入我們的日常生活了。網路流傳的速度更快,影響面更大,基本上已帶動了媒體的革命。」他說。

事業多轉折 朝著興趣走

不擔任公部門的職務後,羅智強以在野的身分觀察媒體,反而有更大的視察空間,也有更自由的發言尺度,他非常享受目前的生活型態,除了漫遊網路,他也赴美國哈佛大學法學院擔任訪問學人。在訪學的後期,他還租車開了兩萬公里長路,拜訪美加三十一個城市,回台灣後,他又以一個月的時間「一月雙塔」,走踏台灣土地。接下來,他想把旅行的重心放在中國大陸和歐洲,複製在美國走透透的經驗,去體會各地的風光與風土人情。「這也算是另一種旅行人生的實踐吧!」羅智強說。

羅智強能動能靜,對很多事物都有探索的興趣。他的事業生涯和一般人很不同,才四十五歲,已經歷過很多工作角色,其中高低起伏,充滿戲劇性的轉折。用世俗的標準來看,熟悉他的朋友常形容他「放著眼前的康莊大道不走,偏喜歡找大家都沒有走過的小路。」他笑說:「我大學念的是企管,畢業後同學們都去銀行或企業工作,但我的第一份工作卻是到地下電台。後來我考上公務員,大家都覺得那是最穩定的工作,家人都很高興,以為我終於安定下來,但我卻以無黨籍身分去參選市議員。」

雖然常做一些一般人不太容易理解的事情,但羅智強認為只有自己最清楚,自己最有興趣的事情是什麼,而他也一直在做真正想做的事。從只有三千票的落選議員,到後來的國民黨政治金童;再從權力核心毅然請辭成為自由工作者,別人看羅智強的處境好像迭有落差,但他心中卻覺得自己做的始終是差不多的事。

創作力豐沛

囊括各體裁

羅智強說:「我最有興趣做的事,大概就是兩件事,我很早就知道是哪兩件事,這應該是一種幸福吧!第一,我對公共事務一直都很有熱情,期許自己能在公共議題上對社會有一些貢獻,這是帶動我一直往政治方向走的很大動力;第二,我對寫作有很大的熱情,不管我在做什麼工作,閒暇的時間都用來寫作,特別是三年前離開公職後,我所有的心力都放在寫作方面,這件事也帶給我很大的快樂。」

參與公共事務的過程中,有很多變數,很多事情的抉擇往往不是操之在己。「但寫作是百分之百操之在己,只要投入時間和熱情,之後看到作品一個一個完成,那種心情是很喜悅的。政治得隨緣,但寫作可以是一輩子的事。」羅智強說。

不只在報紙專欄上寫嚴肅的時事評論,羅智強也寫過很多軟性的作品,他寫新詩、散文、小說等,著有《琥珀色的夢境》、《法律人,你為什麼不爭氣》、《生命沒有過渡》、《沉默的魄力》等書,日前他更出版第一部長篇小說《荒謬獸》,接下來還在進行下一部長篇,創作力非常豐沛。

有人問羅智強下一個階段的工作規畫是什麼?具有企管和法律雙重專業的他,對於目前自己正在進行的媒體觀察和研究,以及文學的寫作,都覺得是可以一輩子進行下去的工作。「我的下一階段就是我的這一階段,我非常喜歡這樣的工作,這也是我經歷很長時間摸索出來的成果。」他說。

大學辯論社 危機處理養成班

羅智強小時候不太愛講話,所以當他當上總統府發言人時,很多親戚都有跌破眼鏡之感。羅智強有一兄一妹,排行中間的他,形容自己是個性沉靜憨厚的牡羊座,具有敢冒險的特質,父母可以單獨留他一個人在家而很放心。

後來安靜的羅智強為什麼成為口才辨給的發言人?這與他在大學參加辯論社有很大的關係。「我念中山大學時,辯論社因為缺人參加,我等於是被『拉伕』進去的,進去之前根本不曉得什麼是辯論社。後來我差不多參加過上百場的辯論比賽,拿的獎項不多,算不上知名辯手。但辯論帶給我的受益卻是一輩子的。」他回憶說。

辯論帶給羅智強的訓練,最重要的並不是雄辯滔滔的口才,而是如何在極短的時間內,快速地獲取資訊、研判情勢、切分問題、提出對策。這對他後來在選戰與政府發言工作上,每天一起床常常都得面對天上掉下來、幾近天塌下來的各式各樣危機,在處理上有很大的幫助。

大學時代,羅智強幾乎所有課餘時間都花在辯論社。「辯論的訓練非常棒,它丟給你一個題目,你必須自己去找資料,比賽前如何準備,完全靠自己,造就了一種自發性的學習,這對我的幫助很大。我後來會轉去念法律研究所,也是因為在參加辯論比賽的過程中,接觸到很多法政的題目。沒有打辯論這一段,我的人生會不一樣。」他說。

走出迷網 好奇心爆表來追夢

羅智強剛從總統府卸任不久就出了一本書,大家本以為他出書是為了要「爆料」,結果他真的是在爆料,只不過揭露的是自己二十八歲時曾沉迷線上遊戲九個月的一段過去。在這本《走出迷網:從網咖青年到總統智囊》中,他坦然回顧九年「網咖青年強哥」的網癮歲月,並分享他如何走出虛擬世界,成為馬總統的核心幕僚的努力歷程。

「當年沉迷最深時,曾窩在網咖三天三夜不闔眼在線上鏖戰,直戰到鼻血長流,才驚覺這樣玩下去,自己可能成為社會版的新聞。」羅智強回憶過去那一段慘白歲月。

既已走出迷「網」,難道羅智強就永遠不再碰線上遊戲了嗎?並不是,他持續關注網路世界的一切,也同時關注網路上流行的遊戲。以最近夯遍全球的「寶可夢」而言,羅智強也是抓寶一族,但他看待「寶可夢」不只是一個遊戲而已,而是從中可以觀察它背後發展出來的社群。

「這七、八年來,我幾乎完全不玩任何遊戲,主要是不信任自己對遊戲的自制力。但寶可夢的熱度實在太高,我實在很好奇,這是一個什麼樣的遊戲。」羅智強笑著說。

懷著忐忑的心,羅智強還是下載了寶可夢,「遊戲的好壞,真的是因人而異。對遊戲的自我控制力不夠的人,遊戲就像毒品,會讓人沉陷其中;但如果自我管理得宜,打一場線上遊戲就像下一盤棋或打一場球,是生活的調劑。我後來決定玩『寶可夢』,其中一個原因是,它和其他宅居案前的遊戲有別,它鼓勵運動,這對我產生很大的吸引力。」

當作運動力 日行2萬步

羅智強以運動導向來定位他和「寶可夢」的互動關係。「我規定自己每天要走兩萬步,抓寶的行動可以幫助我在走路的過程中不無聊。我的目的是在走路,至於抓多少怪或升到什麼等級,相對次要,只是當成一種輔助的激勵。如果我能保持這樣的底線,就繼續玩;如果我覺得生活已受到它的干擾,那我馬上會把之前收集到的所有精靈通通變成糖果,將花費的時間和心血都歸零。」他笑說。

目前羅智強覺得自己和「寶可夢」相處得還可以,在日常生活、工作寫作上,並沒有造成干擾,反倒是讓他保持每天跑加走兩萬步,相當於十五公里,他運動的意志因寶可夢而得到加值。「看起來,對我來說,玩寶可夢目前利大於弊。」羅智強自我評估。

但羅智強也特別提醒,要玩寶可夢,一定慎選場地,他都走在安全的公園、運動場及河邊步道等沒有車輛往來的地方,不讓自己因分神而發生危險。「持續這樣運動下去,我的新目標就是參加馬拉松啦!」他說。

  相關新聞
縱橫演藝界天后胡錦 餘音繞梁數十載 再唱《梁祝》經典  
品牌教父 施振榮 勇氣源源不絕 壯遊青春創人生  
傳藝金曲年度最佳演員 小咪渾身形容詞 演出峰回路轉人生  
自由作家羅智強  
台灣版畫之父 廖修平 刻畫寶島風情 傳承藝道薪火  
音樂家李哲藝 勤耕樂音福田 撥動聽者心弦  
雙金影后 楊貴媚 處世貫徹善與愛 傳承戲骨風範  
攝影家劉振祥 從觀景窗看世界 影像詮釋生命力  
公衛專家 葉金川  
風神寶寶創辦人 陳昭賢 青春無悔 傳承歌仔戲捨我其誰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