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好書花園
  【小說欣賞】致賢南哥
  2019/7/21 | 作者:文/趙南柱 譯/簡郁璇 | 點閱次數:340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趙南柱 譯/簡郁璇

你首次向我求婚時,我非常驚慌失措,我沒想到你會像逢年過節時,叔叔見到久違的姪女般說出:「妳也該結婚了吧?」來向我求婚。假如叔叔真的那樣對我說,我肯定會感到無比厭惡。

你說:「妳知道的,那種捧著花束、屈膝下跪的浪漫把戲我做不到,我只說重點,我們結婚吧。」你好像以為自己很有男子氣概,但那是你自我感覺良好,真正被求婚的我一點都不覺得開心。無論是求婚、建議或請求,不是提出的一方自己高興就好,而是接受的一方覺得開心滿意,才可能會答應吧?

我也不期待什麼氣派華麗的求婚儀式,只是我討厭你好像是委屈自己和我結婚、你已下定決心而我只要點頭答應的那種語調,我也很討厭彷彿被風浪吞噬般,還來不及思考就決定人生大事。

附帶一提,我覺得也沒必要把「浪漫」想成是噁心扭捏到做不出來的行為吧?我們對情人節、白色情人節等紀念日嗤之以鼻,從來不曾計算或慶祝過交往幾天或幾年,雖然無法準確記得是從哪一天開始談戀愛,但只要有心還是可以慶祝的。明明可以用有趣一點的方式約會,表達對彼此的愛意,藉這些機會享受一下,為什麼我們就做不到呢?

儘管如此,我們還是經常騎自行車到處旅行,因為我們都喜歡騎自行車。東海岸自行車道很棒,春川天空自行車道也很棒,濟州島登山也很有趣。啊,還有蟾津江自行車道真的很美,在陽光照射下閃爍的河水、迎面拂來的微風和風的味道都還讓人記憶猶新。在罌粟花田小徑時,我們運氣很好,碰上花朵盛開的時節。那是我生平首次見到罌粟花,所以覺得好神奇,吃到的食物也都很美味可口。

除了自行車之旅,好像就沒留下什麼特別的記憶了,平時就只是很制式的約會,吃飯、看電影、喝啤酒……

再加上你說要一起搬到釜山、結婚後要穩定生活。分發後必須南下的人是你,不是我吧?還有,結婚後到釜山,你不僅有工作也有家人,當然很穩定啦,對我來說卻不是如此。「妳也重新分發到釜山不就好了?」公務員不是自己想分發到哪個區域就能去的。說起來,明明只是一知半解,你卻講得斬釘截鐵的情況還真是不少。

如今我才知道,你是基於調職的可能性很高,才要我當公務員。真的很無言,你好像完全把我當成你人生的附屬品了,但我也有自己的人生。順帶一提,我正在準備離職和上課,上課地點在首爾。至少在課程結束前會先住在首爾,之後再按我的想法決定要住的地方。

我原本打算,反正你討厭的朋友只要偷偷聯絡、悄悄見面就好;在餐廳點餐時也是,反正你也從不問我的意見,總是按自己的意思,我也依你,同時用力告訴自己這些都不重要,你覺得好就好,盡量拋到腦後,但內心的某個角落已經產生懷疑。在社會上打滾,遇見各式各樣的人,見識到更寬廣的世界後,我才看見了自己的面貌──原來我的人生,一直都不是遵循我自己的意志。

重新決定自己的職涯,準備轉換跑道之餘,我感到憂心忡忡。我該如何、該在何時告訴你?還是乾脆繼續隱瞞下去比較好?直到聽你提起結婚的話題,我頓時清醒了。和你結婚之後,我們成為家人,共享所有時間與空間,倘若必須遵守法律上對彼此的義務與責任,我還能這樣過活嗎?還能繼續躲躲藏藏、找理由搪塞過去嗎?仔細想想真的很可怕,我好像做不到。不僅無法辦到,也不想演變成那樣。

我再說一次,我拒絕你的求婚,也不願意再以「姜賢南的女人」活下去。你可能會以為是缺少了煞有其事的求婚儀式,我才卻步不前,但並非如此。我都已經鄭重否認過,真不懂你為何老是這樣說。我想過我的人生,不想和你結婚。認真談起結婚話題後,令我反感的一切都變得鮮明起來,包括過去你不尊重我是獨立個體,以愛為名替我套上的桎梏和輕視,還有害我變成了既無能又小心眼的人。

你並沒有照顧什麼事也不會做的我,而是害我變成了什麼事都不會做的人。你把一個人打造成笨蛋,隨心所欲的指揮來去,覺得很開心嗎?謝謝你向我求婚,才能一語驚醒我這個夢中人。

(摘自《致賢南哥》,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趙南柱

1978年生於首爾,2011年以《側耳傾聽》獲得第17屆文學村小說獎,正式踏入文壇。曾獲第2屆黃山伐青年文學獎、第41屆今日作家獎,著有長篇小說《獻給柯曼妮奇》、《82年生的金智英》、《她的名字是》。
  相關新聞
【觀光文化】 策畫台灣專屬的清粥小菜式旅行  
【修身養性】 慚愧精進增智慧  
【經驗之談】 無聊的話讓世界更無聊  
【11月捨離】 太多與富饒的難題  
【學習放手】跨過恐懼 就能改變  
【教育前線】不干涉,給孩子更多空間學習  
【收服人心】 溝通之道在於傾聽  
【植物之美】 象牙柿的故事  
【閱讀心得】 人類世界的一道光明  
【助人為樂】 當了義工後,我變開心了!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