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新世代的煩惱
  2019/8/22 | 作者:文/廖玉蕙 | 點閱次數:3332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廖玉蕙

司機說:「就是這個兒子,也真害,已經四十二歲了,都還沒結婚。」我安慰他:「無關係啦,這陣的少年人都結婚得晚,我家的女兒已經三十八歲了,也沒結婚。」

其一,講究義氣的老街友

一家五口搭高鐵回台中。從東三門進去車站時, 看到好多街友蜷曲著身子在廊簷下或坐或臥,狀甚狼狽。我急去售票口取在網路上訂的車票,外子、女兒和兩小孫女在售票口附近候著。

取了票,一起往裡走時,忽然追來一位婦人,支支吾吾問我們是否是剛才給她一百元的人?我納悶著,不知所以。外子回說是的,那位婦人拉了另一位老太太過來,說:「她也很可憐,年紀很大了,你們好心, 能不能也給她一百元?」

我還沒搞清楚狀況,外子就急問女兒和我,誰有一百元?女兒先從皮包裡找到,遞給她。她們倆千謝萬謝回頭走了。在候車室裡坐定後,外子才說:「剛剛,我看到這婦人可憐,天寒地凍的瑟縮著,順手給她一百元;沒想到她介紹稍遠處另一位老太太也需要;又把我帶到另一位老先生旁邊,說:『也請給他一些吧,他前陣子車禍,無法工作,年紀又大了。』」我僅剩的零鈔三百元都給光了,沒料到她又帶了朋友追過來。」我說:「這些街友還真講義氣,有錢大家一起有。」

孫女海蒂問:「這些人為什麼跟你們要錢?」阿公說:「不是他們跟我們要錢,是阿公看天氣太冷,想請他們喝一碗熱湯。」海蒂說:「他們為什麼穿得破破爛爛的?」阿嬤開始人道精神及惜情愛物教學,最後告訴兩位小孫女,她們有多麼幸運,有人連屋子都沒得住,只能躺在路邊。海蒂聽完還自動引申:「而且我們還有姨婆會送給我們衣服穿哪,好幸運。」

其二,候診室

與摩托車店裡的應答

候診時,領的是五十六號。我抬頭看燈號,才到四十號,心想有得等了。

這位家醫科醫生很有耐心,每個患者進去幾乎都可暢所欲談。有時,光是一個患者就用掉十五分鐘。診所還接受網路掛號,時不時還要過號一下。沒多久,患者都滿出到外頭走廊。

這時,坐在我左邊的老太太忽然起身走到前方櫃台,緊接著,我右邊的中年太太用非常高亢的聲量喝斥:「還沒輪到妳!妳起來做什麼?」老太太轉身訕訕然問:「我幾號?」「妳不需要知道幾號!還沒輪到妳。」中年太太不耐煩地回。老太太又坐回我的身邊,側身越過我問那位大聲公太太:「那妳看了沒?」「我又不看。」中年太太負氣答。我一下左、一下右地兩邊端詳,確認兩張臉孔應該是同一家公司的產品,是母女無誤,想讓座給她們母女倆坐一起,兩人都拒絕,她們寧可隔空對話。

「我幾號?」老太太問。「妳煩不煩!六十一啦。」老太太乖乖坐著,眼鏡裡的右眼還纏著繃帶,我不知她是要看眼睛還是其他的哪個部位,總之,她露出萬分委屈的表情隱忍著。

有一度,我想把我的五十六號讓給她,年紀那麼老的人,她的女兒待她那麼粗魯,應該有人對她好些。但我隨即理性衡量。診所人口外溢到廊下,顯見網掛的,都趁著這快要午餐時間湧進了,而我早餐還沒吃哪,肚子咕嚕咕嚕的,感覺餓到都快翻白眼了。心裡掙扎了一陣子,還是決定放棄當好人。

中午,我回到家後不久,女兒也垂頭喪氣回來。說是早上摩托車爆胎,她牽去修理,遇到摩托車店老闆跟她老媽媽吵架。老闆的娘太熱心招呼客人,結果弄巧成拙,把新舊零件混雜了,害老闆多費心。老闆大聲咆哮:「媽!叫妳只要坐在前面幫我收帳就好,妳幹嘛老聽不懂!妳這樣,我事情會愈做愈多啦!」聽女兒說,那位老太太也不是省油的燈,立刻回嗆:「講話一定要這樣大聲嗎!我佇遮是按怎,食飽換枵是麼?」

兩個媽媽,一個女兒和一個兒子,劍拔弩張的。妳若願意傾聽,恐怕他們都有說不完的故事啊。

其三,計程車裡的對話

在台中文學館舉辦的《文學市集》賣完書後,文化研究科工作人員好貼心,幫我們預約了四點的計程車。從台北來的,除了我之外,還有詩人顏艾琳,為了減省,我們兩人同搭一班高鐵,以便合搭一班計程車,替文化局省一趟車資。

因為車子是老早預定的,而時間有些倉促,艾琳收拾慢了些,讓司機等了幾分鐘。匆匆上車後,大家都呼了口氣。可能因為下雨,道路有些堵塞,我買了五點多的高鐵票,時間充裕,不急。

這時,親切跟我們對談的司機在十字路口接了通電話,因為是擴音,我們都共同聆聽了內容。電話掛斷後,我為了禮貌性的寒暄,問他:「聽起來好像是女兒齁!」司機巴不得我問他似的,很興奮地回答:「是我女兒,去英國四年多,今天才回來。現在搭統聯客運快到台中的終點站了,要我去接她。」

我聽了,好替他心急。跟他說:「快五年不見,應該趕快去接女兒才是,幹嘛來載我們。」如果不是外頭下雨,而且車上還有艾琳,我真想直接跳下車,讓他趕去接多年不見的女兒。

感覺司機滿興奮的,卻假裝鎮靜,他回:「你們這是預先訂好的,不能改。沒關係!我叫她在車站內等一會兒,我先載你們到高鐵後再過去接她,讓她等一下沒關係。」我接他的話說:「說得也是!讓女兒等一下,她才知道爸拔有多辛苦!」司機的話匣子打開了,停不住:「我有一個女兒、兩個兒子。他們都很爭氣,除了這個在英國外,還有一個在科技公司當經理,另一個兒子……(這裡沒聽清楚,總之都不用爸爸操心)我從小嚴格管教,他們都靠自己……真害咧!到這陣猶未結婚,都三十幾歲了。」艾琳和我都是好乘客,聽他講得興起,也不忍掃興,一旁不時提問,協助一個父親抒發內心的欣喜。

這時,電話又響起。從擴音器裡傳出一位男士的聲音,很溫吞的樣子,慢條斯理地問起那位英國回來的女孩:「爸拔會去接她嗎?」司機說起他被堵在路中央,但會去接女兒。司機接著問:「那你是要去接她嗎?」男子溫吞地說:「可以啊!」於是兩人達成共識,由電話裡的男人去接。

放下電話,等不及我們發問,司機說:「就是這個兒子,也真害,已經四十二歲了,都還沒結婚。」我安慰他:「無關係啦,這陣的少年人都結婚得晚,我家的女兒已經三十八歲了,也沒結婚。」

說完,腦子居然一閃,艾琳看我說:「乾脆讓他們兩人認識一下。」司機興奮了,開始介紹他的兒子:「我這個兒子就是閉思(害羞),看到查某面就紅。一擺,跟一個較開放的查某見面,彼位查某拽著伊向外口走,阮囡予伊拖咧走,哎呀!轉來幾若工(好幾天)攏毋敢出門。」我說:「那是因為沒遇上對的人啦!」司機說:「講起來也很奇怪,他當經理,在公司裡聽講跟部下講話真大方的,看到查某就歹勢到講不出話來。」

我明人不說暗話,直接提醒他:「說不定你兒子喜歡的不是女生,是男生喔!」司機斬釘截鐵說:「袂!伊佮意查某,我知影。伊脾氣極好,活到這麼多歲,我猶毋捌(不曾)看過伊生氣。伊竟然跟我講:『萬一我和一個較強的查某結婚,我去予伊欺負,恁會心肝足艱苦的。』」聽到這裡,艾琳和我二人面面相覷,不知所以。司機接著說:「我看伊可能較適合我和伊媽媽結婚的方式,毋免交往,直接送入去洞房。」我張口結舌。

他反問我女兒做什麼的?在工作單位擔任什麼工作?會計嗎?你們住台北?她工作的地方在何處?他聽完後有些失落。說:「你女兒在台北,我兒子在台中。這樣遠,結婚怎麼辦?」我本來應該問他:「八字都沒一撇,就已經想到這麼遠啦?」但我卻很無厘頭地附和他:「沒關係!我們在台中有老家的房子可以住。」他很快接口說:「我也已經給兩個兒子各一棟房子了。」(喂!這兩位在說什麼啦!真是什麼跟什麼啦!)

車子終於到了台中高鐵站。艾琳說:「你們趕快交換電話或名片吧,這樁婚姻若成功了,會是一篇好文章。我先下去拿行李……」男人有點慌亂,他一直念電話號碼要我抄起來,一下子找筆、一下子找紙。我說:「別急!剛才你不是用電話聯絡我嗎?你有我的電話了……」

等等!現在是怎樣了?我們兩個無良的長輩是要把兩個年輕人直接送入洞房了嗎?
  相關新聞
想 念  
【詩】 手打烏龍  
【展讀自然】 輕輕走在步道上  
【閃文集】 永遠的拿鐵  
【9-10月主題徵文-- 詠月】 王陽明看月亮  
【憶曲心聲】食酒歌  
【9-10月主題徵文-- 詠月】 老天爺的眼睛  
【樵言悄語】九久的天橋與山路  
【詩】中秋  
【中秋隨筆】 文人筆下的中秋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