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好書花園
  歷史回顧 憶七七初戰
  2014/7/6 | 作者:星雲大師 | 點閱次數:147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忠烈祠內的七七事變紀念碑。 圖/常誠容
  • 民國三十七年,前總統蔣中正巡視蘆溝橋。圖/國史館提供
  • 我們生命裡的七七
    
後來我到了台灣,塵空法師託煮雲法師寫了一封信給我,裡面提到:「我們佛教青年,要有『佛教靠我』的心理,不要存『我靠佛教』的想法。」這在我亂世流浪的途中,像一把火炬,又像黑暗中的燈塔,給我的鼓勵最大。

民國二十六年,一個民國十六年七月在南方出生的十歲男孩,什麼也不懂,忽然聽說中國北方的蘆溝橋發生了戰火。多少年來,早已聞說日本人蓄意要侵略中國,做了多年的預備,終於假藉一個日本士兵逃亡為由,強烈要求到中國的軍隊裡尋找,國民政府領軍的陸軍二一九團吉星文團長斷然拒絕。就這樣,七月七日,蘆溝橋槍響,震動了中國,甚至全世界。

全國動員求勝利

蘆溝橋在哪裡?一個身處江蘇南方的孩子,對於那麼遙遠的事情一概無知,但每天離家不遠的大馬路上,都有「過兵」(軍隊調動)日夜穿梭不息,透露著前線的戰事正在發生。現在回想起來,應該是要把這些南方的軍隊調往北方參加戰鬥。

我們老百姓在這個時候,好像人人愛國的情緒也隨之高漲起來,家家戶戶,對於這些日夜往來的過兵不但不討厭,甚至送茶送水、簞食壺漿,大家都心甘情願。可憐那許多青年男兒,披星戴月、跋山涉水,即使為國捐軀,也都認為自己英勇無比。在我幼小的心靈裡,由於跟外婆長住,已經有了親近佛教的心性,但這時候,心底不禁又有一念,覺得將來要從軍報國。

從來沒有看過汽車的孩子,這個時候,也天天看到公路上不斷的有卡車載著軍隊行進;一向平靜的天空,偶爾也有飛機低空掠過,我想,那大概就是在南京機場或是杭州筧橋機場的空軍部隊開始演習了。每當看到車隊呼嘯而過,揚起漫天的煙霧,站在路旁的我,從早晨看到中午,從中午看到晚上,一點兒也不知道疲倦。

全國的婦女界好像也忙起來了,時近寒冬,我看到婦女們都在趕製軍衣、棉襖,準備運往前方;我們鄉間小鎮上一些平常洋洋自得的老闆們,都也紛紛站出來,或宣傳抗日,或從事募捐。真是全國總動員,好不熱鬧。

南京大屠殺慘烈

我記得,在民國二十六年十二月十五日這一天,南京的火光沖天,連在一百公里外的江蘇江都仙女廟,都能看到漫天的烏雲和紅火交織,可以想見南京那邊的殺戮非常嚴重。所以,當地的家人長者,就想把老幼婦孺送到後方躲避戰事。這時候,在家鄉的兩旁道路,已有不少扶老攜幼的難民潮擁擠著往北方撤走。在那大雪飄飄的冰天雪地之中,饑餓是一回事,寒冷的天氣也會凍死人。

記得那一天下午黃昏,我的母親叫我扛著兩條棉被,跟著難民潮往大後方移動,我開始了逃亡、流浪。背上的這兩條棉被大概也有十公斤左右,對一個十歲的男孩而言,雖然不會感到負擔沉重,但在茫茫的人群中流浪、逃亡,真不知道要逃亡到哪裡,流浪到何方?只聽到大人們口中不斷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當晚深夜,走到一個新建的神壇,我們想在那裡借宿一晚。但神壇那邊的人說人太多了,連插足之地都沒有,不得已,就介紹我們到離神壇不遠處,一座像蒙古包的車水棚,讓我們住進裡面。在嚴寒的雨雪之中,終於找到一個棲身溫暖的地方。

兩、三日後,距離我們故鄉只有十、十五公里的地區,就聽說已經被日本占領了。南京大屠殺還在繼續,家鄉遭到日軍的肆虐,殺人放火,奸盜邪淫,可憐我們貧窮的家庭,縱有一些物品糧食,也都付之一炬。最掛念的是,六十多歲留守家園的外婆,生死存亡,不知如何?直到又過了兩天,才看到氣極敗壞的外婆竟然逃出來跟我們聚會,戰事危險中,真虧她還能找到我們。那時候也不知道什麼悲傷,只覺得家人能團聚總是好事一樁。

占領區滿目瘡痍

沒有幾天,外婆掛念家鄉的情況,想要回到日軍占領區去看看。全體家人,尤其我母親的幾個兄弟,也就是我的舅舅們都不贊成。但外婆執意回去,於是選了我跟她一起作伴,我們祖孫兩人就這樣投身到敵人的占領區裡。

回到家園左近,遍地死屍,奇怪的是,冬天的河水非常澄澈,水裡的死人,有的頭朝下腳朝上,有的沉在水底,眼耳鼻舌都看得清清楚楚。家裡養的兩條黃狗,本來像隻小豬,才這麼幾天,怎麼忽然長得像頭小牛?粗壯、凶猛,兩隻血紅的眼睛瞪著我們。

原來,牠們這幾天吃的,都是死屍的五臟六腑,路上看到的死人,肚子都給狗子啃光了,只剩下頭顱和四肢而已。我很害怕牠們會撲了上來,不過畢竟是養過的狗子,忠心的本性未變,看到我們,竟然也會搖頭搖尾起來。一時之間,人狗相對,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

回到占領區看到的景況,真是一片滄桑。我們家已經燒光,尤其外婆他們的家當比較多,幾個兄弟聚積的財物,也都被燒掉了,還有一些餘物還在冒著火煙。外婆跟我想辦法把家裡還在燃燒的火燼撲滅,還叫我把那許多燒壞掉的銅鐵撿起來,留著將來可以賣錢。有時,看到遠處三三兩兩的日本人,持著槍往我們走近,嚇得外婆趕緊拖著我,找一處死人堆往裡頭一睡,不敢和他們照面。等到日軍遠離以後,我們祖孫兩人才又爬起來工作。我花了兩天,撿了許多的破銅爛鐵。

有一天,外婆忽然不見了,我等了她一天,也到街巷裡四處尋找,就是不見她的蹤影。孤單、恐怖,一下子通通向我湧來,我猜想她可能遇難了。

我趕緊回到後方車水棚,找到家人告訴他們外婆失蹤了。母親一聽大吃一驚,急著要到鎮上尋找她的媽媽,我的幾個舅舅都不敢前往,母親只有叫我帶路,往日本的占領區前進。

母親雖不到四十歲,但到底是一名婦女,日本軍一見到女人,總是蠻橫無理,處境可以說非常危險。幸好,母親到了鎮上,人頭熟悉,很快就知道外婆是給日本人逮捕,在一個軍營裡幫他們洗衣煮飯。我不知道她們是用什麼方法聯繫上,總之,我們祖孫三人連夜逃出,平安回到後方和舅舅們團聚。

出家修行的因緣

在我們家中,有一個嚴重的問題沒有解決,那就是我的父親不知到哪裡去了。他說他在南京、上海、杭州一帶幫人做素菜,但這麼久了都沒有連絡,一定是途中遇害了,因為那個時候,日本人強制抓伕,常常一不高興,就把這許多抓來的人殺死,真是「寧為太平狗,不做戰時人」,一點也不錯。母親想盡辦法尋找父親的下落,想要知道他在哪裡。她經常向從外地回來的鄉人打探消息,但時值亂世,戰火瀰漫,人人逃命要緊,誰會知道誰在哪裡呢?

但我的母親非常英勇,她不肯放棄,她對我說:「走,我們去找你父親!」就這樣,我和母親從仙女廟搭上一條只能載幾十人的小輪船,經過揚子江運河到了鎮江。在鎮江、金山、焦山等許多寺院,沒有人聽說父親其名,於是我們又離開鎮江,往南京進發。途中經過棲霞山,山上有一個廣場,其時,正是汪精衛預備組織和平政府,想在那裡訓練維持秩序的和平軍隊。

我一時好奇,觀看那許多軍人如何訓練,遇到了一位棲霞山的知客彌光法師,他問我:「小朋友,你要出家嗎?」為了專心看那些軍隊操練,我點頭稱:「要啦!」就這樣一段因緣,改變了我的一生,出家做了和尚。

出家後,也是和戰時苦難的生活一樣,上山砍柴、到江邊挑水,有一餐沒一餐的,不過大家倒也心甘情願。偶爾,還要到後山躲避空襲,那時候,經常有飛機在我們頭頂上盤旋,甚至都能看到機上的駕駛員,還可以和他揮手講話。但假如不幸一個砲彈下來,塵土飛揚,屍骨粉碎,這都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我的師父志開上人比較懂得世事,有一次,我見到他從外面回寺,口裡歡喜的宣布說:「檀香山戰爭開始了,我們有辦法了,我們有辦法了!」當時的我也不懂,我想大概就是美國開始參戰,幫助中國了吧?在日本投降前一年,我負笈焦山,到這個時候,飯菜都能吃飽了,偶爾也有好的老師來教學,才真正感覺到,自己是在一個不以打罵教育,而是以現代的科學思想教育的優秀學府讀書。

另段苦難的開始

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由於美國的兩顆原子彈,讓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終於結束了這一段八年抗戰的慘事。抗戰勝利後,國軍陸續從大後方回來接收各地的淪陷區。據說接收的問題很複雜,我們也不懂,但是有一天,有一隊國軍要來搜查焦山,抗戰不是勝利了嗎?為什麼還要來搜查呢?

不過,在八年戰爭洗禮中長大的青年,也不在乎這樣的事了。這隊國軍一來就下令,把我們所有的出家人全部集合在大雄寶殿裡,二十分鐘後才能出來。出來後一看,焦山已經面目全非,連肥皂、毛巾、教室裡學生桌上的鋼筆,還有手錶等都不翼而飛。不用說,一定是剛才他們在搜查的時候,把許多東西都搶走了。

我們一位老師介如法師想要向他們理論,一名國軍上前就給他兩個耳光,另外一位士兵馬上把槍枝的子彈上膛,接著﹁咯、咯、咯」的掃射示警。一陣驚嚇之後,他們呼嘯而去。我雖年紀小,卻也感受到,中國是勝利了,但看起來前途坎坷,不容易有好日子過。

我們並不灰心,等待太虛大師前來焦山組織「中國佛教會會務人員訓練班」,焦山的學生可以參與訓練。一想到能見到太虛大師,生死都置之度外,這些都不算什麼了。從太虛大師的開示,認識了很多太虛大師的弟子,像塵空法師等,雖然我與他們只有一面之緣,但他們卻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塵空法師。

後來我到了台灣,他託煮雲法師寫了一封信給我,裡面提到:「我們佛教青年,要有『佛教靠我』的心理,不要存『我靠佛教』的想法。」這在我亂世流浪的途中,像一把火炬,又像黑暗中的燈塔,給我的鼓勵最大。之後,就是第二波的國共對陣開始,而這又是另外一齣時代的劇本上演了。

時光飛逝,今年就是七七事變的七十七周年了,回首往事,雖然已過了七十多年,戰火的無情,人命的危脆,這裡頭都寫著我青少年歲月的生活,想來,真是不勝感慨兮之。

(摘自《我們生命裡的七七》 ,天下文化出版)

  相關新聞
【借花獻佛】永遠說不完的故事  
【同病相憐】癌症教我的事  
【聖戰報導】恐懼潛入家園  
【求助技巧】如何讓人心悅誠服的幫你  
【創業之道】企業的理想和初心  
【成功模式】主動出擊找答案  
【練習中道】努力與頹廢  
【愛的課題】樂善好施 其來有自  
【聆聽內心】人人皆有自我療癒的智慧  
【台灣特產】愛玉的故事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