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人間佛教學報‧藝文綜合版
  【星雲大師全集252】海天遊踪1-28
  2018/7/11 | 作者:星雲大師 | 點閱次數:360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大師於新德里住宿的印度寺前留影。圖/佛光山提供
  • 位於印度新德里的印度門廣場公園,這座高43公尺的大型凱旋門,是印度獨立的國家紀念碑。圖/資料照片
    
文/星雲大師

1963/7/18

到印度首都新德里

昨晚就乘火車,一直到今日上午十一時才到新德里車站,這印度的首都,給人的第一個印象,就是其熱如焚。下得火車,全身汗如雨下;熱鍋上的螞蟻,好像形容我們初到新德里的感受。到車站來接我們的有我國學者現任印度國防大學教授楊允元先生等,承他告訴我們,已向摩訶菩提協會連絡好,我們可住在那裡。

錫蘭的摩訶菩提協會真了不起,每一個聖地都有他們的分會,都可供給國際佛教朝聖人士居住,甚至新德里也有他們的分會。

我們乘了汽車,向摩訶菩提協會開去,路上,見到這裡的街道都很寬大,房屋都很整齊,走路的人,也都挺起胸膛,都像很匆忙的樣子,比起印度其他地方,果然大不相同。

我們抵達摩訶菩提協會時,一位錫蘭比丘出來接待我們,他一見我們有九人之多,訪問團六人僑領三人,連忙說:「新德里的摩訶菩提協會,因沒有預備給大批朝聖者居住,三、五人是可以住的,八、九人可就嫌擠了。印度寺旁有個比拉公房,專供給國際朝聖賓客居住,不收費用,我去為你們聯絡一下。」

熱忱的錫蘭比丘,看著我們,等我們回答,我們當然悉聽尊便,隨他為我們怎麼安排。

錫蘭比丘去了不久,就來領我們住進比拉公房。

比拉公房

所謂比拉公房是印度一位大慈善家,名叫比拉,他為了給予朝聖者的方便,在每一個聖地都建了旅館式的「公房」,供給朝聖者居住,就是你住一月半月,也不收一文費用。這在菩提場、鹿野苑等處,我們都見過這種公房,二層樓,每個房間有四、五坪那麼大小,像鹿野苑的「公房」,就是上百的朝聖者,都可容納。

比拉,是印度教信徒,他目前擁有工廠三十多家,熱心慈善事業,他每年用於救災卹貧的上面就要數千萬盧布。我國旅居印度的出家二眾,每人每月都由他供養五十元盧布,作為零用,一元盧布要折合台幣六元。

聽說本來泰國、緬甸、日本等在印度的佛寺,所有出家人都有每人五十元盧布,後來因他知道他們吃葷,所以就不供給零用了,中國出家人都是素食者,非常使他尊敬。

印度教至今都保持素食,全印度的鐵路飯店,都是供應素食,沒有葷菜,吃素在印度本來是非常方便的,可惜印度每樣菜中都有咖哩,我們吃不來。

這位印度教的慈善家比拉,在佛陀聖地造了許多公房以外,在有名的印度寺旁也建了不少公房,所謂公房者,專供給公眾住宿也。

我們現在住的公房,在印度寺旁,是二層樓上。大家才將行李放好,劉梅生居士和葉僑領等就忙著去訂二十一日赴曼谷轉馬來亞的飛機票,以及聯絡其他諸事等,我們則被留在比拉公房中等著吃午飯。

下午一時,還不見劉居士等回來,記得還是昨天下午四時在中華佛寺吃的晚餐,於今已二十小時沒有滴水裝進肚子裡去了,又飢又渴,看到淨心法師買了汽水回來在吃,真叫人羨慕。我約了朱斐居士也出外買了五、六瓶汽水,拿回來大家解渴。

下午一時半,劉居士、葉僑領等回來了,他們也非常辛苦,飢渴交迫當然是不用說的。不知誰傳出來要到中華飯店去吃飯,隔壁的一位德國比丘(在加城曾會過的)雖然他已吃過飯,但也高興要和我們同去吃中國飯菜。哪知我們吃飯的地方仍是在一家印度大餐館中吃了印度的咖哩。我們肚子雖然高唱空城計,咖哩做的菜,仍是無法下嚥,德國比丘也連連皺眉,這一頓除了兩片麵包和幾杯冷水外,當然吃得是有名無實。

飯後,劉居士和葉僑領等又去忙飛機票的事,我們在比拉公房中,像被關禁閉一樣,由於語言不通,什麼地方也無法去。尤其印度安全人員每隔一會兒就來調查一下,他們只要看一下我們的護照,而我們的護照給劉居士去買飛機票了,沒有護照證明身分,安全人員始終用懷疑的眼光看待我們。朱居士用簡單的英語和他說,他聽不懂,朱居士學飛機飛的樣子給他看,意思是告訴他我們的護照去買飛機票了,但這種表演他怎麼能懂呢?語言不通之苦,苦到了極頂!

朱居士也真膽小,不時朝樓下看看,和我說:「那兩個安全人員還朝我們這裡看,假若把我們抓去怎麼辦呢?」整個下午就在這麼緊張中過去。

不但是安全人員要看護照的威脅,最大的威脅還是新德里太熱,熱得令人受不住!

我去沖涼,自來水流出來的水是熱的,坐在椅子上,椅子是熱的,睡在床上,床上也是熱的,這樣的日子,像住在蒸籠裡一樣,使人悶得透不過氣來。俗語說「度日如年」,我們簡直有度時如年之感。

炎熱的新德里,實在受不了,掛著的電風扇,也不知開關在哪裡,想找個人問問也找不到。大家都感到坐立難安。我把自己的面巾拿出來擦水泥地的走廊,朱居士幫我的忙,擦了半天,擦乾淨了一大塊,我們只有躺在地上才稍為感覺得好些,其實地下也仍是熱的,睡是無法入睡,打開稿子,就伏在地上寫我的海外日記,以及還寫了幾封信回台灣。

我的海外訪問日記,內容雜亂無章,而且掛一漏萬,都因不是在匆忙中完成,就是在汗流浹背下寫就。

束緊褲帶待天明

時間終於慢慢的過去,五點多時,劉居士回來了,那兩位安全警察看了我們的護照,才安心而去。我們等著葉僑領回來吃晚飯,時已九點,還不見回來,印度的食物很難買,我們真不知哪裡才能買到東西吃。印度的商店門面和台灣不同,有不少的商店是從窗子裡賣東西,在門外看不出這是什麼商店。當餓得實在沒有辦法時,我就向劉梅生居士說道:

「劉居士!印度人總有懂英文的,請你查問一下,我們究竟如何才可把肚子填飽?」

劉居士回答道:

「印度能有多少人會英文?英國統治過的殖民地,是奴化的愚民政策,印度人懂英文的實在為數也不多。」

劉居士雖然感慨似的這麼說了以後,但他仍走下樓去,我知道他是下去為我們找吃的東西,好久,他上來了,對我們說:

「樓下隔壁是朝拜印度寺的信徒的食堂,已和他們聯絡好,他們要我們下去吃飯。」

「叫他們送上來給我們吃嘛!」我說。

「他們不肯。」劉居士回答。

我們聽後,對印度人沒有絲毫不滿,原因是我們知道熱的厲害了,在炎熱的氣候下,熱得人什麼都懶洋洋的,多走一步路,都覺得嫌多,誰還有心去上樓下樓來送飯呢?為了肚子餓,不得已,仍想再去一試印度的咖哩。辛辣辣的咖哩,在印度好像我們中國燒菜用鹽一樣,他們的每一樣菜都用咖哩,若你叫他們不要用咖哩,等於在我國叫人燒菜不要放鹽,這不是要成為笑話嗎?

我們下得樓來,走向食堂門口,在昏暗的燈光下朝裡一看,嚇得我們趕快回頭就跑,原因是裡面不少印度人正在吃飯,他們坐在一塊木板上,盤著腿,前面放了一盤飯菜,一個個正在用手抓著飯吃,看得我們毛孔直豎,怎敢進去吃飯呢!

我們回到樓上,雖然很餓,大家仍然笑得非常開心,坐在窗前,看著這座巍峨的印度寺,不少朝拜的信徒住滿了院子裡的每個角落,他們好像都是全家旅行,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一堆堆的,橫七豎八的躺在院子中。這印度古老的民族,給英國統治了一百多年,雖然獨立也快近二十年,他們還須快馬加鞭,才能趕上時代哩!

吃是沒有得吃,但看不能不再去看了,白法師等都疲倦的睡去 ,我約了劉梅生居士、朱斐居士一同出去乘了一台馬車遊觀新德里的夜景。這才十點鐘左右,新德里的大街上已很少人走動,商店也大都打烊,看是看不到什麼東西,在馬車上聽到劉梅生居士講說趕馬車的故事,倒蠻有意思。我們繞了兩條街,靜得使我們不敢多玩,回到比拉公房,葉僑領等還未回來,我們倒下來就睡,只有束緊褲帶等候天明了。

(待續)
  相關新聞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82  
《海天遊踪》讀後回響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81  
【星雲大師全集1】六祖壇經講話 般若品第二 問題講解 4  
【星雲大師全集1】六祖壇經講話 般若品第二 問題講解 2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80  
讀者回響 運動弘法 願心成就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9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8  
讀者回響 用籃球弘揚佛法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