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訪使君子

文與圖/王岫 |2016.07.26
1603觀看次
字級
使君子真正開花在晚上,花朵在夜晚初開時為白色,然後漸漸變成淡粉紅,待翌日再從淡粉紅轉至鮮紅色。 圖/王岫

文與圖/王岫

行路去紀州庵文學森林看席慕蓉的攝影詩展,經過廈門街隱地先生的爾雅出版社,大門雖因是端午連假而關著,屋簷上卻開滿著垂吊著的使君子花,綻放出豔紅的色彩。

每隔一個月,總會去紀州庵看看藝文特展,也大多會經過爾雅出版社,卻不曾發現它的屋簷上種了使君子。或許短短花期,開花時我不一定路過吧,正如爾雅門前的一幅文字:「在有限的生命裡,種一棵無限的文學樹」,隱地先生耕耘文學出版社,生命力再強,總不過百年,但在文學史上,已留下不朽後蔭;屋簷上的使君子花,花期或許只一、兩星期,但只要根種留存,仍然年年會盛開花朵。

其實我看到爾雅屋簷上的花,會知道是「使君子」,還是近一、兩年來經常走過植物園綠廊的關係。植物園著名荷塘邊的綠廊曲徑,雖都有藤枝鋪滿上頭,以供遊客避雨、防曬,或供鳥兒前往休憩、駐足;但記得二、三十年前,這綠廊上種的是九重葛,花期雖較長,但總不免單調些。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綠廊分區塊種了紫藤、野薔薇(多花薔薇)、凌霄花、使君子等不同花種,因此,從春天到夏天,不同時期,就有不同花開,繽紛燦爛些了。

去年開始,老妻常去植物園賞花、拍照,跟班的我,自然也開始留意到各種花朵的花開花謝,也因此知道了使君子。但也只是知道它花朵豔紅而已,未曾去了解它的特性。我亦只知道旁邊的解說牌上,印了一首宋朝翁元廣有關使君子的詩:「竹籬茅舍趁溪斜,白白紅紅牆外花。浪得佳名使君子,初無君子到君家。」

今年,我發現凌霄花開的初夏,和使君子花的盛開,有些重疊;初夏,凌霄花開過,尚有餘花時,使君子花就爭著要對遊客展露新生命的來臨了。如今,經過爾雅出版社,竟發現這裡的屋簷也種了使君子,不禁激發了我的好奇心,終於查了資料,才知使君子花其名出自北宋一位叫郭使君的醫生,他發現這種原名叫「留球子」的植物果實,可治腹脹和為兒童驅蛔蟲。而且,使君子真正開花在晚上,花朵在夜晚初開時為白色,然後漸漸變成淡粉紅,待翌日再從淡粉紅轉至鮮紅色。

唉!怪不得翁元廣的詩中說:「白白紅紅牆外花」,使君子的花顏,會依照時間而不同呢!不管是植物園,或爾雅出版社屋簷上的使君子花,我們大抵都是白天看的,怪不得都是鮮紅色的紅。

好奇心之下,於是,隔天,我們特意在天色昏暗後,趁著僅餘絲微幽光的時刻,到植物園夜訪使君子。

也的確看到有些粉色或白、紅相雜其間的花了,相信到真正夜晚,新開的花朵是白色的。而且,似乎鮮紅色時,她就垂吊展花姿,若是粉白的,她就平行延伸;含苞待開的白花,就昂然向天了。真是有趣呀!不僅顏色朝晚有別,連花的姿態也因時間有異而不同呢!

雖不是第一次晚上到植物園,卻是第一次去造訪名叫使君子的花兒呢!•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