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

【5-6月主題徵文】母親節禮物

母親節,想好送什麼禮物給最摯愛的母親了嗎?什麼能讓媽媽感受到你的感謝和關心?除了鮮花、蛋糕、大餐、卡片……或許承擔一天家務、陪她散步看展、種花,母親便已滿足。寫下你的曾經或將預備的母親節禮物,來稿六百字內,請寄副刊郵件信箱:mtnart7@merit-times.com.tw

MORE

【詩】發光的星子

文/丁口 夜是大於或等於夢 夜裡的陣風吹落花滿地 捨不得你將離去背影 舞台劇無法表達自我生活 你的抉擇,我的情緒 還沒準備好日子的腳本 我不曾為人們上妝 將最美的夜色留給自己: 「還沒學會如何點菸 咖啡已經戒了 珍珠奶茶不甜了 零嘴哄過大半生的孤獨」 閱讀窗外的月光 將開始打理部分記憶 烏雲遮住會發光的星子 我相信著生命的力道 展開擁抱那些慈悲的心靈 不帶有任何雜思,想著 寧靜的城有間小屋 它沒有太多慾望 它有微弱的燈光打開夢想 我們的青鳥將要到來

MORE

【阿三在美】噢嘛獎

文/文外 近來華人活動中心頻頻傳來聽上去是「噢嘛、噢」此起彼伏一老群幼的怪聲。很多人好奇心大起,四處尋找發聲之源,一旦找到不由都忍俊不住。 原來聲源來自新開的幼稚班,只為解決班中新請的小老師的難題。 二十來歲的小姑娘當老師,畢竟經驗未足。最難的是讓孩子們集中精力,叮囑事情時,三四歲的孩子多數卻連應答都做不到。只有一個女孩例外,那是本棱的侄外孫。每當小老師說出什麼要求,女孩兒會立即「噢」地應答一聲,注意力也能立即轉過來;其他的孩子卻只瞪著兩眼堅決不肯張口。開班未久小老師已身心俱疲。 問題擺到中心負責人小秋面前,小秋第一個找阿三想轍;當阿三得知始末,第一個則是去找好友本棱;本棱卻徑直將他們帶到棱妻面前:原來他的侄外孫現由棱妻照看。 棱妻其實也只有一個簡單招數:每當叮囑孩子什麼事,結尾馬上來一句「噢嘛」?意為「聽見的話就答應一聲『噢』」。孩子果然立即答道「噢」,久之便養成了應聲而答的好習慣。 無疑這是他們家教的一種,且無疑是對高情商的一種培養。 僅陪本棱一家包了頓餃子,一切便水落石出;且棱妻同意小秋阿三的請求,令他倆大喜過望。 第二天起,幼稚班中所有遊戲都安排為有獎活動。 小老師但凡叮囑孩子們什麼事,棱妻便在一旁演雙簧似地插一句「噢嘛」?之後並不解釋。棱妻的小侄孫卻立即應道「噢」、並隨之按囑行動,自然占足先機總能獲勝。 孩子們沒多久便從「榜樣」身上明白了一切,紛紛效仿。每次棱妻「噢嘛」出口,像一聲令下,四下已一片「噢」的應答、並爭先恐後參加到活動中去。 優勝的獎品,是大孩子那邊的學生手工班做的小成果:紙疊長頸鹿,布製小娃娃等,大受幼兒歡迎;大孩子們得知自己的小成果成了獎品且倍受珍重,同樣興奮不已。 當然最大收獲,還是幼稚班孩子學會了即時應答和注意力的集中。 阿三後來還對應答做了改進:除了可以以「噢」應答、也可以英語「Yes」、「OK」、「Alright」、「Sure」等,甚或以各家方言應答。 小老師也突發奇想,叫道:「這就是大合唱的領唱,誰先答就是優勝!」 後來對「噢嘛」的指令也做了些改進,使用了中英文乃至不同的家鄉土話……這大增了即時應答的難度和樂趣,很快便成為幼稚班甚至圍觀者尤其家長們的一大遊戲。幼稚班一片歡聲笑語。 該年年底小秋設了個新獎項。阿三將獎杯遞到棱妻手上時,不由贊歎:「嫂子妳大大縮短了這些孩子從腦到口的距離、為他們一生的順利打下了基礎,功德無量!」 小秋則即時將獎杯正面轉了過來,那上邊刻著三個金色的大字:「噢嘛獎」。

MORE

一天

文/周盈君 我等的那群人仍未到,心裡沒慍怒,想起周末對彼此而言都可親友善,便往停車棚走去,想想,轉動車輪,似也轉盡了一天。 今晨買了最愛吃的客家菜包,南瓜做成的金黃色外皮,看了就十分討喜,然而咬下幾口,外皮如麻糬,蘿蔔絲與從前的口感一毫不差,但竟無欣喜之感,想是不愛了。也許有些東西,過了就不愛了,世上總有數不清的新鮮事排隊著,等待領受人類的愛。味道沒變,但人心是變了。 轉進辦公,中餐原要到某間素食餐廳打菜,但想起它昂貴,常常我夾了幾道,秤一量便輕易破百,遂騎車到飯捲店,停妥車,走到對街,瞥了眼貼在檯身的價目,撈取袋底零錢,叮叮噹噹作響,卻仍然無法打斷正在與人閒聊的老闆娘,便在騎樓站了會,再次細看菜單:泡菜牛肉豬肉鮮蝦可製成素食,又見販售牛軋餅(餅乾夾峙牛軋糖)、雪花餅,想想兩周後故友將訪,於是放進心底作為贈禮備案。 老闆娘回過神似的,兩眼浮在過高的櫃檯(那櫃檯高過我的頭頂,想像是卡夫卡的城堡圍牆),倒是她親切問我要點些什麼,點餐後只聽見櫃檯後開盒、舀料的聲響,不一會,長如竹筒飯的飯捲乍現眼前,心滿意足地走至機車旁,電話旅行社問了出國的事。 回到辦公室果真餓,打開頑強抵抗我的塑膠飯捲袋,入口的白飯熱騰不纏黏,帶點甜味,又與筍乾、甜玉米、牛蒡重奏成幸福的滋味,是微微淡雅的甜(非妝點過度的蛋糕甜點)。帶起耳機,輕易地將洽事者、閒談者阻隔在外,聽廣播時正是抒情搖滾,美式的老歌,輕輕擺盪如夏季搖扇、唧唧疊唱的蟬,我的肩頸頭首竟也款擺,歌罷,電音上場,快節奏,我跟不上,便被甩出頻道。隨後偷偷開啟英文頻道,說偷偷,是不願成為精英者口中的「他總是(就是)學不來英文」,所以我偷偷瞄了幾眼聽不懂的單字文句,作賊似地學了點,好對得起習於浪費時光的墮落心志。 眼痠,小睡後,讀了以香港為背景的愛情短篇,適婚年齡、領取低薪、娶不到老婆的規律上班族與游牧四方的背包作家在餐廳初次見面;或旅行中偶遇,以為會噴發愛情火花的旅人最終交錯而過,她熱愛搭乘規律的地面電車,旅途上的愛畢竟難以逆料;或一對各有家室的情人到北地旅行,一個心想與妻、情婦分手,另個則在旅行即將靠岸時說出懷孕的事;或那因愛慕而窺探美女鄰人的少年,終於在城市的咖啡廳和她邂逅,共度一個夢幻似的下午茶時刻。書頁後方謄上作者喜歡的詩句,幾張黑白快照。我喜歡那筆觸,閱讀中盡是享受。 離開書頁,不為眼睛,而是久坐,但竟又帶著書到圖書室站著讀了起來,沒能像義大利人喝一杯濃釅的黑咖啡即飲輒盡,就著檯燈一句句地又看了幾頁,後來膩了,翻閱報紙,酣讀散文。 有人說我乾脆當個圖書館管理員,我愣了會,不知該笑或該皺眉,這陣子隱然封閉唇舌,大約疲憊,便懶惰對談。有時學習不開口,不也美善?又或許有社交恐懼症,只是不自知?揣想名人也有內向性格者,但與人交談總也流露開懷阿。 下午忘了到組長那領錢,被再次提醒後奔跑而去。此事前幾天已在心底,但代墊的金額不到一百,於是無心領取,拖延至今。 離開時,在升旗台旁的步道上停留,靜候鐘聲響起,盤算學生會前來打掃,但沒有,不死心地再等十分鐘,仍不見人影。倒是風好,輕柔陪伴,斜陽未斜,幾位揹書包者走進周末,我在草坪旁聽鳥語、賞垂掛細瘦椰子樹身上顫顫巍巍的大葉,遠方教學大樓前的紅白杜鵑花如去年一樣鮮麗綻放,搶足鋒頭。轉頭乍見遠處的A與B也朝此一睨,我們彷彿夏季大三角、扎進公務的座標上,各自盡力也各自隨緣,也許同在這片藍天白雲下懷藏的心事,總是任由風送去又拂來。 我等的那群人仍未到,心裡沒慍怒,想起周末對彼此而言都可親友善,便往停車棚走去,想想,轉動車輪,似也轉盡了一天。而當我的車身離開校園,突想起,罹病住院的朋友未傳檢驗的指數,我的心兩只水桶打在一起、繫繩纏鎖扭曲,夕陽在望,射入雙瞳,一陣陣的刺痛轉為不安,直抵心底的摺頁。

MORE

二十四小時賞梅茶席

文/江心靜 山居門口有一棵梅樹,上半部被野生火龍果和枯枝纏繞,如乞丐滿頭亂髮,看不清臉,直到上周,拜託小樹用長桿剪刀修剪,清爽多了。 移居山林,徒手整理荒廢多年的庭園,買來一車土,自造假山,裸石地上種地毯草,廢棄的鐵缸注水養荷,接手被丟棄的孤挺花、變葉木和蘭花,散步採集虎尾蘭、兔腳蕨,營造自然禪風。門口種了四棵飄逸的桂竹……對老梅樹當然也細心呵護,補土、加廚餘的有機肥、澆水。 第一年,花況寥落,結了些梅子,第一次自家產梅,小樹興奮爬梯子上去採,做了一小罐脆梅,外表鮮綠,吃起來又脆又甜,用米酒頭釀梅酒,也大費周章做Q梅,沒成功。 第二年多了些梅子,全做脆梅,梅酒改用琴酒為基底。 為了更大作畫空間移居山林,風景如畫,我無暇多看,上午筆耕,下午書畫,晚上看書上課,與時間賽跑。小樹則家事整修一手包,十項全能。 第三年,葉子落盡,梅花滿開,花瓣在枝頭閃爍明滅,如流螢,似星空。 花期最盛的一日,冬陽和煦,前一晚趕到夜間郵局在美展截止日前投件,一千多個日子,瘋狂工作,看到風吹雪,心都融化了,停下熊熊燃燒的腳步。 望花落如雪,不知今夕是何夕,以前不遠千里才能一親芳澤,舟車勞頓,第一次在自家賞梅,輕鬆閒散,準備了杭州的九曲紅梅和大吉嶺的喜馬拉雅春摘茶,舉辦「喜上梅梢」茶席,以詩,以茶,以琴祭祀花神。 梅的幽香,清晨若有似無,午後轉成暖香,到了深夜竟濃郁如夜來香,可以醉人。在永別之前,尋常的早春一日,對著一樹葉落盛開的白梅,痴痴守望一天一夜,花萼在風中伸展,引來滿樹蜂群狂歡,嗡嗡作響如遠方的雷。 舊年諸事如雲煙消逝,夜梅如繁星,何似在人間,生而為人的痛苦和疲憊都讓梅花療癒了……何年無梅?何處無茶?但少閒人如吾兩人者耳。 二十四小時賞梅茶席,那是去年的事了,捨不得入睡,直到夜深,一直想要寫下分享,可惜事繁,一天拖過一天,又到了梅花開放的季節。 去年開完花後修枝,今年老梅樹的姿態更見優雅,單瓣雪白的果梅,一樹繁花,可見梅雨季豐收,一陣風過,梅花如雨點冉冉飄落,濃烈的梅花香氣招蜂引蝶,想見梅花蜜的香甜。 春天散步,處處繁花盛開,山腳有一處梅園,梅樹至少五十年以上,躺在梅樹上賞花,青空上一層又一層的梅幹如網交織,閉上眼睛,清香撲鼻,花瓣飄落滿身,忙,心亡矣;不忙,處處是賞心樂事。 晚上在門口賞夜梅,月光下,銀白色梅花在黑夜中閃爍,與天上的星,遠處的燈火,互相輝映。第一次賞夜櫻是在京都,日本的物哀美學,在充滿儀式感的節慶品味四季的變化。 往後山走,白花是梅,淺粉是櫻,深粉是桃,紫紅的九重葛,尋常的山路,因為這些「粉味」浪漫起來,溪流的水乾了,進入枯水期,石頭露出,令人疑惑,那些悠游水中的魚哪裡去了?大概在水窪相濡以沫,等待雨季,相忘於江湖。 回家,在門口剪了一枝梅花插瓶,壺屋燒方瓶、景德鎮青花梅瓶、京燒小梅瓶和香檳粉紅水晶酒瓶都拿出來用,自家流花藝,自娛娛人。 一夜雨,隔天清晨發現樹下的木桌椅鋪滿一層花瓣,地上白梅點點,綻放了五六分的梅花都被雨打落了,老樹淋得灰頭土臉,本來想等花況更好,再辦一次茶席,付諸流水了。深深感悟——所有機緣都是稍縱即逝,無常,本是日常。

MORE

【詩】強震後──致敬搜救人員與搜救犬

文/曾美玲 搖不停的強弱餘震 落不完的大小落石 阻擋不住 比猛虎勇敢比風迅速 每一顆緊急救援 滿懷慈悲的心 不捨晝夜地搜索 與時間飛馬賽跑 及時拯救,飽受驚嚇 承擔苦難的生靈 以生命守護 遍體鱗傷 頻頻喊痛的家園

MORE

【生活百味】其來有自

文/余薇 自從某政治人物自稱有「亞斯柏格特質」後,好些朋友三不五時也會分享家人的一些特殊、怪異的行為,似乎已見怪不怪了。只是當發生在自己親人身上,一開始真的難以瀟灑面對。我們家的男人們雖未就醫確診,但個性中擇善固執,擇不善也固執的特性,我受困其中,苦思面對之道。 猶記孫子四歲多時,健康活潑反應靈敏,每每和他互動讓我們滿足、滿意又驚喜連連,真的很感恩有這樣含飴弄孫的享受。只是他有自己堅持的一面,如果沒有事先講好,他要,就是要;不要,就是不要,當下完全無法溝通。在領教幾次後,我只好先妥協,等他情緒平穩,也感受我的善意後,他通常也會做些修正。如本來堅持要玩五遍的願意只玩三遍,或是玩到吃飯時間就停止;天熱不肯脫衣服,我只好說沒關係,等流汗你覺得不舒服時再脫(其實早已汗流浹背,滿臉通紅),順手拿毛巾擦去臉上的汗水。通常我一轉身就聽到:奶奶我流汗了! 這天他們該回家了,但孫子要求和爺爺玩遊戲,偏偏外子抱著電話不放,兒子媳婦不好說什麼,我出面提醒外子先結束電話陪一下孫子,好讓他們回去。外子不理我,從客廳到書房繼續講,我再追去書房,他瞪我一眼跑去主臥室再講。我和兒子、媳婦三人都傻眼,面面相覷,一向溫文儒雅、彬彬有禮、親切慈祥、與人為善,被嘲也能自嘲的「好男人」去哪了?而孫子仍在那邊哭鬧:我要和爺爺玩! 兒子望著他老爸的背影,低頭看著抵死不從賴在桌底下的兒子,若有所悟的對我說:「媽媽!因為妳教得好,所以我沒有像他倆一樣!」 外子已是古來稀的年歲,無法寄望了!我雖哀怨無措,仍對兒子說:你要加油! 事隔多年,孫子今年已四年級,這學期被選為班長。他很樂意的和我分享當選過程,是經過兩輪不記名投票全班同學選出的。我很高興,表示人緣不錯,且能力受到肯定。他很聰明,課業表現不用擔心,甚至超前學習,我們慶幸也感恩上天給他不錯的資質。但,我們更希望的是配合高IQ(智商)的高EQ(情商),畢竟,良好的人格特質,合宜的態度表現,才是伴隨我們一生做人處事是否順利圓滿的重要元素。 感謝歲月的累積,周遭長輩和師長的言教、身教與境教,潛移默化中,孫子的行為表現讓我開心也放心。繼續努力,我們暗自期許!

MORE

【震後餘思】安全回家的路─並悼念花蓮地震罹難者

文/高健和 在最特別的薰風夏夜,雲霧盤旋在洄瀾的夜空,我在花蓮太巴塱豐年祭,驚見妳溫柔的美,深信妳必來自輕盈出奇的雲霧。 我倆一見鍾情、兩情相悅,我們一起參加豐年祭,響亮的天籟歌聲、輕快的舞步、開懷的歡笑,彷彿置身在無憂的淨土;我們攜手遊玩在花蓮的雲山水、林田山、光復糖廠、瑞穗牧場;你我登上赤科山、六十石山金針花海;我倆在池南森林浴、鯉魚潭邊散步,在磯崎海濱、七星潭吶喊! 我們渴望翱翔的心,蜿蜒在北宜公路的九彎十八拐,敞開在綠油油的蘭陽平原,漫步在藍澄澄的太平洋海濱,讚歎在蘇花公路的清水斷崖,起飛在花蓮光復的富田……原住民族的熱情與好客,是我倆無盡的信賴與思念;每年夏天我們一定來豐年祭,開心的跳舞,開朗的競賽,品味後山的好山好水、好人情與好風景。 如今往返東部的交通,雖然不再蜿蜒也不再九彎十八拐;然而後山的居民和旅人,需要的是真正「安全回家的路」。妳我有幸一起走過好幾十年,恩愛依然;不幸的是好多人的愛已消逝;因為在後山回家的路上,仍然潛藏危險,有人在回家路上失去至親、至愛。 而,四月三日花蓮又發生大地震,天地同悲、山河同泣! 祈願罹難者,一路好走,一路安全回家,回到無災無難的無憂國土。

MORE

【分享時刻】越南看護

文/知春 陪爸爸住在急診室第五天了,他燒燒退退,時而清醒時而昏睡,急診室的忙碌與吵雜,偶爾會被隔絕在小拉簾外,在我為爸爸擦澡與大小便之際。 買了一個行軍床,白天可當椅子,晚上拉平是我的小床。 清晨六點,急診室的空氣活絡起來,將床折成椅子、小棉被小枕頭收在大包包內,到女廁去刷牙洗臉綁頭髮,用洗臉盆裝了溫水回來。拿出爸爸的電動刮鬍刀,將他新長出的鬍渣刮除,幫爸爸刷牙完用毛巾將頭臉耳朵擦乾淨,換上乾淨成人紙尿褲,他一身清爽。 再替他按摩頭部穴道,這是昨天書中看來的,雙手畫圓打太極、雙腳屈膝按壓、拍拍他躺僵的背部,用拳頭輕壓他的脊椎兩側,用精油將他的手指與腳底推一遍,爸爸看起來舒服許多。 「想吃小魚粥嗎?」將他衣服拉平、枕頭墊高。「好,胡椒粉要多一點。」他小聲要求。我摸摸他的頭:「沒問題,要皮蛋嗎?」他點頭。七點半,父女一起吃早餐。 上班前來探病的家屬陸續報到,有幫父母帶早點的,替外籍看護帶生活用品的,交代這提醒那,時間一到,他們也離開。十點,護理師將抗生素加在爸爸的點滴中,洗了五顆妹妹帶來的麝香葡萄給爸爸,他說這是他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葡萄,我吃了一顆,我認同,好吃,極貴。 傍晚,爸爸拉肚子了,拉簾拉上,清理乾淨後裝來熱水,保潔墊舖上,用小毛巾替爸爸擦澡、洗頭,再細心擦上潤膚乳液,防止皮膚乾燥搔癢。換上乾淨床單、枕頭套,穿上媽媽帶來的乾淨衣物,他又是一個香香的老人。 五點半媽媽提晚餐來了,是爸爸愛吃的粉蒸肉與絲瓜麵線,媽媽還炒了我愛吃的米粉炒,六點妹妹下班直接過來,外帶鼎泰豐炒飯與湯包,買了我的最愛的奶酥炸彈當明天早餐,一家四口在急診室吃起晚餐。 八點,媽媽將爸爸的換洗衣物與餐具收進大袋子,與妹妹一同回家。 十點過後,急診室異常熱鬧,酒後鬧事受傷的、車禍的、家暴的、精神異常的,人世間的俗爛戲碼輪番上演,爸爸睡著了。 抗生素打到第十二天了,我們還在急診室。梳洗完,按照慣例開啟按摩儀式,我聽到對面病床家屬的對話。 「妳看,找看護就是要找這種勤勞又聽話的,她每天早上都替阿公按摩身體,動作溫柔又仔細,將那個阿公顧得好用心,看她皮膚白白的,應該是越南來的。」原來我是越南看護。 晚上媽媽與妹妹來時,將白天聽來的對話轉述,妹妹不假思索地說「下次換我來顧,可能會被說成是印尼看護。」妹妹逛東協廣場,皮膚黝黑的她常被當成同胞。 「呸,呸,呸!黑白講,沒有下次了啦。」媽媽輕輕打了妹妹一下。 妹妹沒有機會當印尼看護,無常趕走了日常,我們沒有順利出院,直接轉進安寧病房,陪爸爸走完人生最後一哩路,溫柔善終了。

MORE

【王文靜看世界】太上皇特別多的朝代──二張皇椅的故事

文/王文靜 太上皇與皇帝坐在一起,誰坐大位?是政治上的掌權者,或倫理上的父親?博物館裡的這張畫,兩張皇椅,引起我的好奇。中國歷朝,皇帝提前傳位不多見,但是南宋的退位皇帝特別多,退‧退‧退,前三任皇帝連續禪位。 煙花春天,我至大陸演講時,順道在杭州看幾座博物館,其一是開幕一年多的南宋太上皇的皇宮──德壽宮遺址博物館。 杭州除了絕美西湖,還是一千一百年前的南宋首都。我以前不愛碰宋朝──這積弱不振的朝代,老是打敗仗。 可不是? 南宋的第一個皇帝是──宋高宗。話說他的父親與哥哥被金人挾持後,他逃難到杭州定都,開啟南宋。他是延續宋朝社稷的皇帝,也是縱容秦檜、殺了岳飛的那個皇帝;他不想北伐,只想偏安江南,成為南宋第一位退位的皇帝。 外患連連,南宋的退位皇帝,都先後住進德壽宮。 德壽宮是由被沒收的秦檜宅邸改建。宋高宗退休後在這住了二十五年,直到八十一歲過世。這段期間,兒子每五天過來請安,順便報告朝政。開頭提到的兩張皇椅,就是兩位皇帝的位子。 兒子來請安,即便是當朝皇帝,位子擺出來,還是要讓太上皇坐大位。不過,這是獨特的存在,這對父子的關係和睦,才會有五日一問安與兩張皇椅的故事。 到了第二位太上皇宋孝宗與他的兒子(南宋第三位皇帝),關係緊張,請安之事就不復存在。連孝宗去世時,兒子都不願主持喪禮。這很不可思議,也很大逆不道,終至引爆皇室與朝臣的不滿,第三位皇帝被逼退。 宋朝的鄰國強悍,皇帝的位子真不好坐,不小心還會被擄走,北宋的欽宗與徽宗就是因此失去皇權。高宗逃到江南都沒被金人放過,有一陣子,逃無可逃,他只好長時期逃到海上,在船上住了許久。大時代的驚心動魄,壓力太大,不難理解他會主張議和並對主戰派不悅。 德壽宮是特殊的存在,反映一個「動盪、多產太上皇」的朝代。之後,德壽宮毀於一場大火而荒廢,宋朝亡後更消失於灰燼。 八百多年來,歷經了元、明、清、民國等,一個時代又一個時代的建築疊於上,人們逐漸遺忘腳下踩著近千年宮殿遺址,甚至,在上面蓋工廠。 近三十年前 ,一支考古隊在杭州玩具廠遺址發掘出德壽宮遺蹟。幾經折衝,原本要興建的商業案喊停,正式展開大規模的考古發掘。二○二二年底,在南宋德壽宮遺址成立為博物館。走入博物館的一樓,建築設計還保留有開挖時遺蹟,輔助先進的光投影重現當年宮殿。 宋高宗被罵為「逃跑皇帝」,但他的求和也正給予社會人民適時的喘息,而促成經濟繁盛與許多發明。包括讓知識傳播普及化的「中國四大發明」之一──畢昇活字印刷。這項印刷術的突破,比歐洲足足早了四百年。 宋朝還出現世界最早的「水運」天文鐘,這是繼二千二百年前希臘機械天文鐘儀器的革命。還有,指南針、造紙、火藥等技術。因指南針與天文觀測技術的進展,南宋曾主導世界遠洋貿易。英國學者李約瑟在《中國的科學與文明》說:「每當人們在中國的文獻中找一種具體的科技史料,會發現它的焦點都在宋代。」 宋高宗是怯懦的領導者?還是,奠定一個偏安繁榮時代的識時務者?應該兩者都是。如今,走在大片遺址的宮殿,感受不到戰火味,更多的是八百多年前的文明輝煌。

MORE
/138
追蹤我們 訂閱《人間福報》